第1章 离开就封

小说:天下归齐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无声的风铃 字数:2826

身白衣孝服的俊美少瑜刚从王宫藏书室借出九部以前无比熟悉的道经回到为母妃服孝修建的小祠堂里,放下书籍在母妃灵前好香后才退后几步坐下盘坐于木垫之开始重新温习已经两不曾翻看过的道家经典,不是痴迷道家经典而是个谁不知道的秘密是从这九部道家经典中得到的,所以才再次借翻看看别的发现使进步。

其实少瑜三先是早去王宫藏书阁借书然后立马祠堂服孝这是必做的两件事,今天服孝三的最后,过今天可以回自己的宫殿

边琢字琢句翻看等读饿然后从怀中拿出个像窝窝头样的东西啃食充饥每天如此,时间飞逝转眼过去瑜起身磕头三大拜然后拿起已经看完的九部道家经典准备先回自己宫殿明天再去还书。

瑜刚推开祠堂门走到外面,看夕阳已经开始慢落下去,霞光照耀下只见个面白无须的蓝衣英俊中男人快步向这里而看清认出,这父王身边的贴身宦官刘大监不知何意。

“九王子瑜接诏听封。”尖尖的声音响起道。

瑜立即放下书籍跪拜听宣。

王诏:封九王子瑜为品侯爵齐风侯,封于北境边城齐风城,划齐风城方圆六百里为其封地,接旨之时起立即携其妹十二公主和老仆封不得误。

“儿臣接诏听封,谢王!”

瑜起身接过王诏。

刘大监看着英俊无比的脸突然又道:“差点忘,九王子你虽才十二离及冠差八不过已经册封而且马要去,于是王提前给你起字让我告诉你叫拙云!”

“谢王取字!大监可还事!”

“嗯!没事!赶紧回去准备明天必须离开封。”

“拙云知道。”

“好,那奴才回复王命。”

“嗯!”

瑜打开手中王旨又看遍后俊美少笑,这笑让人分不清是苦笑还是高兴,知道这个本被那个不喜的父王终于赶出王都抛弃,不过能得自由离开这樊笼好。

对那个高高在的男人在母妃三前的今日莫名病逝这件事的不作为不调查过极大的怨恨外再无别的感情,因为无论是这具身体的前主还是两人总共十二都没见过那个男人几面,何谈什么父子感情。

现在终于要离开这座樊笼这不正中下怀,只要逃离这国王都这三所受的屈辱打骂以及自己的种种忍辱负重都是值得的,只要逃离这里犹如龙离浅滩,鸟出牢笼,可归大海青天,可自由翻覆自由翱翔去打造自己心中的蓝图才能为那个苦命的女人讨回公道找出凶手还她个公道。

当这纸诏书下达表示拙云从那刻起自由,而且还未及冠得封品侯爵自己的封地这在诸王国中算非常少见的

不过这封地对这个受封为侯爵的王子说亘古未的小,六百里的封地座边境小城作为封城更是颇为荒唐可笑。

因为据莫名借体重生这多,通过身份之利从王室藏书阁中解到这个时代背景类似于华夏春秋战国时代却又诸多不同的世界,八百诸侯王国林立是以分封奴隶制为主,生产工具和武器基本还是以青铜为主,铁器刚出不久使用极少,大体权当作贵族观赏物件,还是这个世界大米和玉米都已经出现,还后世常见的些蔬菜水果都已经,只不过还不是主要粮食蔬菜罢

而这个类似华夏春秋战国时期的世界土地面积却大蓝星世界百倍不止,光中土生活着近二十亿人口无论未知的其地界

瑜这些从各种书籍中知道这世界贵族士卿六等爵位从高到低依次为王、公、侯、伯、子、男,每等爵位又分三品,品最尊,三品最低。

为啥觉得自己这封爵可笑还是因为王公之下的第三等爵位是侯爵,般侯爵非贵族中的卿王子大功者不授,现在拙云授封的品侯爵没错,按礼制起码六千里封地,其封地最起码还要不下十座大小不等的封城才行,而现在无论封地面积还是拥的封城都少十倍六百里封地和座小封城不觉可笑才怪,爵位与封地严重不符这个在这个分封奴隶制为主世界是严重违背世袭礼制的是完全可以驳重封的。

拙云当然知道自己是这权力但不会驳,王国层无人支持基本不会成功,驳失败更可能重封到更小的爵位和封地那得不偿失,二是这次贬封边境基本王和后宫外戚势力博弈妥协的结果,如果还不知足可能难再活着,所以即使封地再小只要能逃离这里都是百个愿意的,所以不会傻着去驳要是真那样

拙云回到自己的宫殿然后立马去通知临近旁的同母妹妹和老仆白爷爷吃完晚饭又回开始起收拾自己的行李

其实拙云兄妹俩落到这种境地说到底还是因为母妃去后,与自己七岁的妹妹落雨没最大依靠,加之们的母妃是白贤妃这个历不明的美丽倾城的女人生前什么强大显赫的母族可作依靠,死后她所生的两个孩子当然无外戚母族可以庇护,见此王后当然早看不顺眼那个绝美女人被独宠后生下的两个孩子心想要下手打压要不然这服孝三怎会许多王子公主甚至些王都贵族子弟都王宫等去借书的路欺辱打骂兄妹俩,好在为保护妹妹绝大多数拳脚都让承受

这不她逝去刚满三拙云兄妹服孝期刚过,她已经不满打压欺辱,于是她又想办法让那个男人下纸昭书,势要把那个让她嫉妒的女人的孩子被贬至王国最西北的边境小城齐风城封受罪去,虽然最后还是给品侯爵的爵位但封地只六百里和座十万人口的边境小城,要靠这些这辈子估计别想再回,因为没人希望兄妹回,当然没实力和资本再回

第二天拙云去做最后告别不过父王没当然不会等啊求见之类的既然不见礼仪到准备离开拙云再看眼自己莫名重生这个世界生活国王宫之地,看着这些金碧辉煌奢华大气的宫阙笑笑。

十二岁白衣少转身离开向王都城外北大门走去,再回头,对这带给温馨、快乐、冷漠、屈辱的华美之地再没丝留恋

的确没任何值得留恋的人或事,自从的母妃那个满眼竟是温柔的女人三前无故病逝后,生活无忧无虑过的安安稳稳开始受尽王子公主的嘲笑欺凌只能忍让,算更为过分打骂都没任何反抗任由拳脚相加只是护住自己的头而已,知道人要找麻烦等犯错,所以宁可装作软弱无能要百般隐忍这样们才可能放过们兄妹。

这三让这个重生于这个异界大陆六载的俊美少体验到王族之家的冷漠无情,勾心斗角。

王都城北大门百米外停着辆不算华丽的暗红色马车,车旁个头发花白的驼背老者在其侧望着那扇高大的城门,会只见白衣绝美少背着个明黄色小包袱走,老者沧桑的脸庞终露出丝笑容

“白爷爷是哥哥吗?”马车里传出银铃般好听的少女童音。

“是的公主,是殿下回。”

听到肯定的回答后,双雪白的小腿伸出马车踩着个小板凳跳,看着马车后已经快走到马车这的绝美少郎冲过去。

“哥哥!”

天蓝色碎花裙的小人下扑到怀中,少紧紧抱住她。

“小雨儿听话!”极其温柔的声音问道。

“哥哥雨儿可听话直呆在马车里等哥哥!”

“真乖!”绝美少怀中的漂亮可爱小脸蛋。

“殿下!”

“嗯!白爷爷我们走吧!”

“好!”

拙云牵着妹妹的小手到马车前踏着小凳子抱她同进入到马车里,白爷爷多问便驾着马车开始向西北进发,奇怪的是往常车水马龙进进出出络绎不绝的城北大门外无人,们兄妹的离开人相送,的只是些注视着那辆暗红色马车孤独离去的城墙的银甲执戈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