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夜宴,人心各异

小说:天下归齐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无声的风铃 字数:2782

“你们其他人赶紧继续准备夜宴!”李华对其他躬身候着丫鬟家仆道。

“是!奴婢们。”

看着丫鬟家仆们离李华转过身对身后文武官员警告道:“你们其他人最好今天夜宴别有什么想法对齐风侯提出切有我和城主。”

“我等明白!”摄于李华军威干官员只好恭声回道,自然把才少年孩童般大齐风城主人轻视收了起,不过他们心中有何算盘就不得而知了。

再说路上都跟随着走在他前面带路丫鬟,先是穿过侯府前院然后到了后院,虽然说侯府没有任何与他以前居住王宫比较胜在个大毕竟王宫虽大只有间屋是他居住

路上走过青石板铺设路,路两旁每隔十米都立有两个三米高灯柱照明,在个清秀丫鬟带领下抱着妹妹终于到了侯府后院西厢,映入眼帘栋大院,只见丫鬟快速在前面打开了院朱红色大门,随后跟了进

步进丫鬟已经快速用手中灯点亮了院里分布六跟灯火柱,暗暗灯火通明起

在灯火照亮下看到里面犄角之势分布着三间屋,大门正前方间最大两侧些,丫鬟在前面又打开正前方那间最大门,进点亮了房间里蜡烛,见此才抱着妹妹进入了看以后属于她阁院主屋了。

里面很大,前面家具俱全摆放整齐,中间看面很大水墨荷花屏风遮挡着,后面肯定是床塌无疑了。

他绕过荷花屏风到后面,他看见有个大床周围布置颇有女孩闺房样式,他才轻轻把抱着妹妹放在了大床上,帮忙盖好淡粉色被,然后才对身后丫鬟轻声道:“公主如果醒就先帮其准备些吃食,然后立马前院叫我。”

清秀丫鬟闻言轻声道:“奴婢知道了殿下。”

“嗯!那我先走了!”

“殿下慢走,奴婢会看好公主!”

“嗯!”

九王殿下真好看,眉目如画,面容俊美对公主非常温柔,可惜被贬到里遭罪了,好可怜啊!”丫鬟脸色微红已经看着出殿下身影声叹道。

按原路回到了前院通亮个很大大厅中,刚进就只见意气风发身着淡红色城主官服二十挺拔英俊青年立马迎上躬身道:“属下齐风城城主浮拜见九王齐风侯殿下,属下没有第时间亲自前迎接殿下多有失礼,望殿下责罚原谅。”

“没事!我想城主是有事才没第时间,再说不是多大事你无限自责。”

“谢殿下谅解!请殿下入座,属下已经叫人为殿下准备好夜宴为殿下接风洗尘了,时间紧迫,准备不周之处望殿下多担待。”

城主有心了,在此谢过。”

“殿下客气了,本是属下该做。”城主边客套悄悄打量着位侯爷。

眉目如画,俊美无双,自持齐风第美男他都远远不如,果然不愧是国第美人要是再长几年怕是要被王都那些贵女们踏破门楣了吧!可惜是白贤妃突然无故病逝让他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现在服孝期满立马又被贬封至北境边界城,以后别说联姻了就怕能不能活到加冠都是个问题。

浮看着那个已经走进背影又是微微叹,随后快速走了进

径直走向大厅上首坐席上,看见白爷爷已经被安排落座在左起第随他进城主浮身旁,城主浮坐下会见坐之后,才又与众人同起身齐声道:“我等齐风城下属欢迎九王齐风侯殿下就封!”

“免礼,拙谢大家了,都坐下吧!”

“谢殿下!”众人回道后才坐下。

会各种吃食开始被丫鬟们陆续端了上

看吃食摆差不多了于是对他们说道:“大家辛苦了不晚了都放开吃吧!有事我们明天再论。”

众人见少年如此说都只好应道声:“是!”

于是众人都开始埋头吃了起了,每个人桌上并没酒水,只有些白开水毕竟九王殿下才十二岁他们不好在匆忙准备接风宴上喝酒于是没有让人准备。

虽然他们个个埋头吃着但时不时抬起头看主座上那天蓝色着装俊美少年,看他吃相优雅大气贵族王室气质尽显让他们叹服。

他们每个人心中时间都有了所想,毕竟他们虽处边境但多少还是知道点位为何被封于此

宴席上在坐每个人心中都有了自己打算,有人想任期到赶紧离开里另调他处,要不然旦在呆久了贴上座上少年齐风侯属臣标签以后恐王国之内再难有出头晋升之日,毕竟他们都想成为贵族而不是陪个毫无希望患难。

人犹豫不决,边想任期到了留下毕竟再差品侯爷属臣,说不定得他信任以后有机会得爵成为贵族,毕竟品侯爷有赐伯爵以下权力,但边又担忧处境安危,时间留变幻甚是苦恼。

还有如齐风文武之首城主浮和守将李华只是心用饭没有频繁打量那少年侯爷,不知心中所想。

观察着在座所有人他们神情活动都被他看在眼里,他没有说句话只是吃着面前桌饭菜,毕竟可是他个月最丰盛顿了。

个时辰后吃喝完毕后就让心事重重他们都离了。

刚让白爷爷自己在前院选间房间下休息了,自己又准备看看妹妹如何,刚走出大厅就听见那个让照顾妹妹漂亮丫鬟声音传:“公主殿下慢点,王殿下就在议事大厅没丢下你离开。”

“我不信我要见哥哥,我要见哥哥。”落雨有些哭腔道。

闻声后加快了脚步走了出眼就看见那个最亲人儿,人儿看见了他,立马挣脱了那个照顾她漂亮丫鬟手向他跑

已经张开双臂就把抱住了跑妹妹。

“哥哥,雨儿还以为哥哥丢下雨儿走了。”刚说完就只听怀中人儿。

呜呜呜!地哭了起,泪水跟决堤样,止不住地从眼眶里流下让人心疼。

“没有,哥哥怎么会丢下雨儿走,永远都不会,只是因为你赶路太疲乏睡着了我让你屋里睡了会,并没有丢下雨儿。”边解释边轻轻地给她擦试着眼泪。

“嗯!”

“快别哭鼻了,你看他们都看着你,你都不羞羞。”

在场丫鬟仆人立马低下了头不敢再看那个在哥哥怀中哭泣粉雕玉制人儿了。

“那有,我跟哥哥说样眼睛进沙了才没有哭呢。”

“是是是!我家公主没哭只是眼睛进沙了。”

“哥哥我饿了。”

再次伸手帮她柔柔地擦干眼泪,对身后个年纪最大有二十个丫鬟平淡地说道:“你让后厨赶紧给公主准备点清淡吃食送。”

“是!奴婢说。”

“嗯!”

“哥哥!雨儿要吃肉肉。”

“不行,赶了么久路现在又么晚了不能吃肉对身体不好,明天再吃。”

“好吧!明天我要吃多多。”

“可以!”

“谢谢哥哥!”说完后。

“啵”下亲了哥哥脸颊下。

见状会心笑又揉了揉她脑袋。

叫丫鬟们上好吃食陪妹妹吃了饭后就送她回休息了。

自己个十五岁左右高出他个头圆脸丫鬟带领下到了自己院,自己独自洗漱后就打发了屋外候着那个圆脸丫鬟离开后就休息了。

第二天大早就听见如黄鹂鸟叫声般清脆声音喊道:“哥哥快开门起床啦!起床啦!太阳都照到屁屁了不要睡懒觉了。”

“知道了,你个丫头片等会哥哥立马起给你开门。”只好起床回道。

“嗯!”

快速起床穿好衣服拉开窗帘看外面太阳才刚露出红脸蛋。

丫头还是起么早,太阳才露出头就跑了,比定时闹钟还准。”

妹妹自从三岁懂事后就每天只要自己就跑叫他起床吃饭然后好陪她玩,她很少有比时候,不知道她怎了那么能起早,精神头不是足。

门外人儿见哥哥开门出立马抱了上,说道:“哥哥快吃早饭,有好多肉肉,我都还没有吃,白爷爷在等你。”

“好!让哥哥先洗把脸立马。”

“嗯!哥哥快点。”

不多时洗漱好立马牵着妹妹了侯府前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