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火戎至,先挫败

小说:天下归齐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无声的风铃 字数:3135

主云浮和守将李华两从昨天震惊中兴奋大半夜,这不导致第二天早上起来洗漱过下铜镜看见自己淡淡黑眼圈苦笑还是去忙自己事务去毕竟离火戎劫掠还有月时间

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主云浮和守将李华除自己办公地去最多地方就是齐风侯府

们俩也从这各种事物中和姜拙云些交谈中更加清楚知被贬王子绝对非池中物,从要扩建齐风和打造各种新式武器来看绝对不会久安于此,更不会如王都期望那样终老平庸生。

现在这小侯爷心中藏着天大野心和不甘,在现在最弱小无助时候追随辅佐绝对是雪中送炭绝好时机,们需要抓住这是巨大机会去赌把。

成则有可能名垂千古,功耀万代,败则也不过顶多让们身死家亡从泥土中来再埋进泥土中罢,在这世卿为主奴隶制社会中每时每刻都有平民被各种事逼家破亡,所以即使失败果对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不

殊不知就是从月前带们参观新式武器过这齐风从那刻起就已经开始踏上搅动天下风云历史台子

“李华将军,这次火戎劫掠马到那。”李华刚从军营出来赶来主府,这不主府就遇到云浮被急忙问

“云主据最新斥候来报据火戎骑已经到齐风外三百里处,而这次们来我们齐风劫掠共出动八千马并且还由左部三大头领亲自率领而来所以我才立马赶来和你商议。”身着暗黄皮甲李华

“这次怎么比以往多来三千马!还让左部三大头领同而来这怕是有蹊跷啊!李将军可要小心谨慎才行,防可都布置好。”云浮招进客厅坐下提醒地问

“放心云主都早已布置妥当,今年们来多更好,这次定让们知我们新式武器厉害,池上十二架床弩已经安置好,这次定叫火戎蛮子难靠近我们池十米。”

“需要去禀告小侯爷吗?”李华说

“不用,侯爷不是早说这次完全交由你我两。”云浮说

“你说这次侯爷何不自己亲自来督战立足功勋威望。”李华有些不解

“李将军可知侯爷现在处境之难,虽然受封高爵但封不配爵实则被贬此小,有借刀杀之意,也有让其终老困守此地之心,远离权力中心平庸才是别希望看到,所以侯爷现在不宜过早出现世面前更不能露出锋芒来,旦露锋难免王都有再想其招数对其不利。所以选择韬光养晦,把现在齐风切事务交由你我二出面即可,等侯爷无惧威胁时侯就是侯爷正式走到明面之日,我想到时候侯爷和齐风定会震惊天下。”

李华听连忙愧疚说:“李华惭愧没看到侯爷用心,还是云主看远,对侯爷用意心领神会吾不及。”

“李将军不必谦虚,你我现在为谋主为将当各有所长竭力辅佐侯爷建立番功业才对,无需妄自菲薄。”云浮安慰

“老云你所言极是,那我回军营去头指挥。”李华起身说

“嗯!切小心里有我无需担心勤工作。”云浮也起身说

“好!”

离开去做各自安排与工作

齐风千米外,最前面有明显不同样魁梧异常大汉身着厚厚土黄色皮甲神采奕奕操着口不同于中土列国听不懂语言谈笑着。

们身浩浩荡荡则是排排骑着高头大马,身着灰衣短袖便服无披甲长长队列八千骑们每排也都神情懒散有说有笑同慢慢悠悠向齐风方向骑马而来。

越来越临近齐风前面三头领面上还是完全没有点紧张感,其大军也懒散地神情,整大军没点战争即将来临紧张气氛和危机感,好像吃定前面小样,们看上去更像是骑马逛街去而不是劫掠攻

这些火戎这样也正常,毕竟们每次来劫掠除带走留下半不言而预好粮食外就是随便在找找躲藏起来来齐风姜国杀掉,同时再抓几百女回去享乐,毕竟这些齐风姜国女细皮嫩肉,肤白貌美,可比们部落好太多

们殊不知这次将是齐风对火戎小部落由防守进入反攻开始,那三年灭掉拥地两万里之大火戎小部落恶梦序章。

“启禀将军火戎骑已经在八百米外。”黑衣传令对身披暗黄皮甲李华

“知再探。”李华回

“是!”

墙上李华向前方望去,确实看见黑压压马,不过军容极其懒散不整,看样子完全没把们放在眼中这也李华很是愤怒同时也暗自高兴。

“很好,传令下去除百来假装守外所有躲在面先别暴露起身,等们进入百米范围内弓箭手立马起身先射击波打措手不及,为自大付出点代价。”李华对身也披甲亲卫传令

“是!将军。”高亲卫得令转身传达军令去。

火戎这边看起来最年轻浓眉大眼壮汉头领对另两:“图力古尔、阿迪立你们看这次们又留下百来送死,这次流到我先率部冲进猎杀。”

“胡巴,放心没跟你抢这次就让你先带勇士们冲杀我俩面压阵。”满脸胡子壮汉头领接着说

“好,胡巴谢二位哥哥,我定快速拿下齐风迎二位哥哥进。”最先开口浓眉大眼头领胡巴抱拳感谢

“行,你先去吧!我们随就到。”

“嗯!”

浓眉大眼头领胡巴出列对身两列火戎骑:“勇士们跟我冲!”

“嗷!嗷!嗷!”两列火戎骑共计三千抽出青铜弯刀挥舞起叫起来,开始跟着三头领之胡巴冲起来,冲起来这八百米距离立马变很近

躲在李华也不得不震惊这三千火戎骑冲锋带给冲击感,马蹄阵阵,尘土飞扬,挥刀声莎莎作响让不寒而栗,寒毛咋起。

李华起码是最高将领瞬间就恢复过来然对身边:“弓箭手准备!火戎骑进入百米之内立马放箭射杀。”

“遵命!”

女墙排排弓箭手箭上弦,弓拉满时刻看着距离。

等火戎骑快速冲进百米,浓眉大眼胡巴和率领三千火戎骑看到不是每次见冲来就落荒而逃留守齐风守军而是迎面而来满天箭雨,没有丝防备火戎骑阵箭雨过起码有二百应声打下马,等们冲进三十米来到靠近两米宽河对面看到前面不远摆放着堆堆密密麻麻从未见过三角交叉尖锐木刺制物拦路,时停下冲锋没有纵马跃过去,而是向齐风上对射波箭雨过见敌还在放箭没有丝毫要弃而逃想法,胡巴边挥刀挡箭边只好下令先撤到箭范围外等待大哥二哥到来再商议对策。

面两带领马也到,那满脸胡子图力古尔问:“胡巴!怎么回事!没破开你又带马退回来。”

“我也不太清楚,这次齐风马好像并不像往常样我们冲这些留守马也弃而逃,轻松入追杀,而且这次墙上布满弓箭手和守军,护河对面下十米范围内我看见还有大量三角交叉木头尖刺制物阻挡我们冲进,我们恐到时候无法越过,刚才我才冲进墙百步范围内只见大量箭雨飞射而来打措手不及,勇士们来不及防备大概有三百多命丧当场。”

“很好,这次齐风守军竟敢坑害我火戎勇士,看来这次胆小齐风守军要跟我们正面,这样话我们破直接屠杀光不留让们知阻挡我们火戎骑代价也让头颅尝尝我们弯刀锋利否。”

“是!”

“阿迪立你带二千去装土筑坡,我和胡巴去摧毁那些阻碍物。”图力古尔对面容相比和胡巴清秀些壮汉说

“好!”

“火戎勇士们跟我踏平齐风。”

“踏平齐风!”

将军们又开始冲锋,先弓箭手射击波然床弩攻击让们见识见识威力。

“是!”

这次冲进百米有防备波箭雨过只有百来骑落马,不过还未等们高兴支支长矛东西飞穿过来,直接把三排骑洞穿过去定死在地上,时巨惊,随着根根巨箭根时不时带走三五们不得不又撤退。

“你说什么这次冲锋死千勇士。”

“是图力古尔头领!敌种射出跟长矛样粗壮巨箭杀伤太厉害,威力惊马可箭洞穿飞出五六米,我们触之必死,时间勇士们都吓肝胆俱裂,不敢再往前冲锋。”虎背熊腰小头领惊恐地说

“姜国何时有这样武器,叫勇士们小心应对,让阿迪立头领带先筑缓坡,我们两翼掩护,我想敌那巨箭肯定也没有多少,告诉勇士们别怕,这次破可分齐风,二奴隶。”

“是!”

这次火戎骑学聪明从三面同发起进攻,两路吸引攻击路在面倒土筑坡。

双方箭矢对射互有伤亡但作为守方伤亡远比攻火戎骑少,将近攻防火戎骑不但没爬上这三米高墙,就连池十米多都因为有大量马拒阻挡没有靠近步,反而疲马乏留下三千具尸体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