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唐回雁传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小胡须 字数:1937

路上几好歹雇头骡子代步,这日终于来到忻州。

忻州和铎印象里的北方城池样,他过去提起北方觉得大漠烽烟那种苍旷之感,可这忻州却绕城河,内湖亭的别致城池。铎顺着百姓的指引来到府衙外,被卫士拦

吴杏春掏出皱皱巴巴的中书省发的赴任昭令,这才在卫士狐疑的眼光中进去。穿过几层院落,还未进到大堂内,听见屋内话的声音。

“张大,你身为长史,难道应该清楚忻州城防能坚守多久嘛?几千马,还老弱凡兵,这低矮的城墙过去被胡几个马队冲锋都能冲塌,能经得起李克用的沙陀军?哈哈,真可发笑。”

“王大,你这话的可些牵强附会,要城防的话,又谁能比杜监军明白呢?他行军司马啊,军中的切事物还能比他更清楚的吗?”

个苍老沉闷的声音响起来,“监军大职在身,可他毕竟在宫中良久,才来到忻州职没多久嘛,对于很多事情还要拜托张大才好啊,我二位,关于城池能坚守多久,咱们必再争论吧,形势已然很清晰?试问天能抵得过沙陀军的连环马冲阵?畏惧沙陀的弯刀强弓?这事情,你必再管,我才城之守职,你必多言。”

到这里铎正好跨进门,却听见猛地拍桌子,“啪!”

茶碗掉在地上摔碎,王宏大怒看着张望奎,“张大想恐吓我吗?老夫尿裤子的时候早过去五十多年。”

铎看着屋子里的三个,三个看着刚进门的这个年轻,面面相觑间都明所以,杜令国女生女气的句,“卫士们越来越中用,连个报门的差事都办好。”

“何?”

王宏问道,刺史的威严在铎面前表露的显现无疑。

“小可姓名铎,为新任忻州別驾。”

铎犹豫,又句,“唐突前来,还望各位大多加海涵。”

听到铎,三个同时站起来,脸上刚才的各种乌云化作清风云淡,行礼到,“別驾,都自家,快快请进,我们望之前来如久旱望云霓,怎么好好的会迟几天呢,可急死我等,快上茶。”

三个傻,亲赐的名字和官位,谁又知道此和圣上又何种关系呢?当然得小心接待。

王宏和杜立国坐到铎的旁边,边的把铎加在中间,聊着圣这几天吃的可好,睡的可香之类的无聊话,只张望奎鼻子“哼”声,站起来。

“我言在先,在忻州城,谁要敢句投靠李克用这反贼的话,我手中的大刀会答应!”

完连看眼都看,气呼呼的起身出门而去。

几个看着这位发飙的长史张大哭笑得,什么档口来这么出,可给新来的別驾笑话看吗?

王宏赶紧打圆场,干咳声,“別驾见笑,长史大最近心绪大好,话总那个和规矩,见谅。”

铎点点头,没做声,虽然张望奎看起来对他最为屑的,可直觉告诉他,此,因为没会故意让天看得出自己的,谁都防备,他又如何做的出坏事来呢?

但身边这二位,笑眉颜开,阿谀谄媚这让铎感到脚拌绳索的虚浮感,极为的自在。

兴庆宫大同殿内,着同样三个的谈话也充满火药味,和忻州城里同的,这三个执天之牛耳的大物。

杨恭复,薛静逸,还身疲惫却强打精神的李晔。

杨恭复首先发难,“陛,奴婢心中快,可出来未免会让陛大发雷霆,伤龙体,所以好之为难。”

李晔还没话,薛静逸倒,“陛,臣也本请奏。”

李晔虚眼看着殿外的阳光,慢悠悠道,“谁想吧,朕听。”

杨恭复“扑通”声跪地上,吓李晔跳,“陛,奴婢告当今右相孔玮欺君之大罪。”

李晔睁开眼睛,“欺君?这么严重吗?”

薛静逸这时也加把火,“臣也弹劾孔玮之大敬之罪。”

李晔,“你们今天都怎么?非要同来大同殿见朕,这个?孔玮到底何罪?”

杨恭复开始涕泪横流,当然,更多的只声音够响亮,而涕泪却见多少。

“陛啊,请治孔玮大敬之罪,他欺骗啊!他竟敢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干出偷梁换柱之苟且事情来,仅辜负之众望,还枉骗全天足以平民愤!”

李晔挠挠头,“杨大公,你到底想什么?”

“陛,前几日那个被孔玮带上来的叫路龟的小子,根本什么前潭州刺史文选的后,但他为邀圣宠,却把路龟偷龙转凤的带到这里,编造套谎言,以蒙蔽陛之盛名。”

薛静逸也道,“杨公公所言虚,那孔玮仗着宰值身份,仗势压,让原本个倒水的小厮换身衣裳,变成文选的侄子,最终获取右相职,此可谓大奸大恶啊,必须严惩,臣提议,把孔玮立即狱,并交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三司并审,定能探究竟。”

李晔眉头皱起来,他虽然年轻,本性却并非懦弱,整天满心思想的都削除藩镇,强大禁军,恢复武宗时期的大唐荣光。满朝文武虽然看他个新上位久的皇帝,太惧畏他之如虎,但要敢瞒天过海的骗他也想都敢想的事情。

李晔的怒火慢慢燃起来,孔玮这个李晔并非讨厌,要讨厌,其实他更反感身边这位杨大公公。孔玮玩弄权势,试问哪个宰相在位时没玩弄过权势呢?活还得这帮来干,满朝大臣半都孔玮的门生子弟,把他惹急,大臣们撂挑子,大唐得瘫痪。

令很多都想到的,孔玮此贪财,他对钱没兴趣,铎第次见他时,他穿的平民的粗布衣裳。但能让孔玮嗜之如血的只样东西,那权力。

权力,孔玮真的能干出如此大逆道之事吗?

李晔抠着巴思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