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唐回雁传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小胡须 字数:1909

“初闻征雁已无蝉,

百尺楼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

月中霜里斗婵娟。”

吟完诗,女孩轻叹声,“没想也能写出女的心静,还如此的凄婉清丽。”

位于荆南东道境内的朗州处民房内,衣着朴素的女孩正歪着头倚栏吟诗,刚刚她念的唐初诗李商隐的《霜月》,正在路过的妹妹笑笑,戏谑道,“阿姐,这才几天没见路三郎,就思念如此?真着急的话,也别等什么花轿鞭炮锣鼓,趁着夜黑偷着摸过去也行啊。”

稍大点的女孩笑起来,“净胡说,小心我把偷家里鸡蛋给城北小宋的事告诉阿爷,看咱俩谁有好果吃。”

“怕,阿姐,饶我吧……”

女孩笑作团,其乐也融融。

稍女孩闪动着眼睛说,“阿姐,真晓得如何想的,竟会看城郊茶馆的那茶博士?他又有哪点配得?整天被呼来喝去的,腿都跑细,我都替他累。”

姐姐听用手当枕放在窗棂,把下巴放在手背,看着外面悠悠正飞过的行大鸟。

小孩又哪里懂的大的事情?”

她说,“路郎虽说只茶博士,但他聪明好学,家里没钱,可他给城里的先生每旬拿斤好茶当做学资,这才被允许他站着听课。由此可见他此胸中必甘于此,还有着大韬略的,光这份苦心又岂等孩所能明白的?”

“好,我,行吧。大,现在阿爷让我叫晚饭用等他,他去见朋友稍晚点才回来。”

姐姐眉头锁,“又去见那朱姓大户?”

“他家直在城里有些势力,可咱们行的端走的正,必要去巴结他们。如果他还向阿爷提我的亲事,我先第跳井里。”

姐姐说完,“哇”的声哭出来。

这时候,街猛地乱起来,有撕破喉咙的大喊着,“乱兵贼来!”

女孩大惊失色,妹妹透过门缝刚看看,门突然被脚踹飞,妹妹正中头部,当场晕过去。

来的强壮的士兵,满身鲜血肩背着大小包袱的各种财务绢匹,手里拿着明亮亮的刀剑。进门看见漂亮女孩顿时乐,“老弟,看见没,跟着老哥哥哪次吃的亏?还小娘可比那些绢匹来劲儿多,哈哈哈。”

说着把手中绢扔就来抱姐姐,女孩吓面无色,满院跑,可弱禁风的姑娘家又怎么抵得过大汉?女孩被男拦腰抱起抗在肩。大汉乐开花,“老弟,还愣着做甚?地小娘就今晚的暖脚,还抗走?”

妹妹额头正冒着血,也没逃过灾难,照样被抗走。临走前,大汉朝扛妹的那句,“哎,别忘放把火,大帅说,这次咱们跑这么老远赶过来,就要让姓郑的受够罪,可能饶他。”

在大火中熊熊燃烧着,两连拖带拽的回

外面全片混乱,喊声,逃跑的群,后面提刀追赶的士兵,那边在狞笑着放火的,还有队男女老幼的民众在几士兵的押送下慢慢走着,纷纷掩面哭嚎断。

好好的座朗州成顿时成为片火海,尸体的烧焦臭味,乱军士兵都缠面而行。

城外,处两层阁楼的茶店里,三五茶客正各自喝着茶,忽然竹帘掀,进来两官差模样的,裹挟着满身的风尘,屁股就坐在

“直娘贼的,这几百里路跑下来,老的屁股都要跟马屁股长起来,'咱们喝杯茶再赶路过也迟。”

吃官饭的,都去纷纷避开,点的桌去喝茶。

小二走过来,“二位官爷辛苦,来喝点什么?小店虽小但该有的茶都有,什么庐山云雾,六安瓜片,对,还有最近的新茶黄山毛峰二位官爷更要品尝下……”

官差笑,“有张好嘴,什么贵给我们推荐什么,以为我们吃官饭的有几儿?我们只跑腿的而已,真正手握千贯的又岂能像我们样披星戴月的吃土?这样,我们会还有急差,随便来点当地的特产就好啦。”

小二听声下去准备。

官差聊起来,“说当今圣有什么对劲?”

说话之压低声音。

要命!敢私下品评圣?”

变色

“哎呀,听我说完,我那意思,这话也只有咱们哥俩私下里聊聊,谁要多说出外面,谁就得好死,满门灭族,也照着说遍。”

说话之举着三根手指冲着天做发誓壮。

等对面无奈做完,又继续说,“我说啊,看大行皇帝才德宗皇帝才归天几日?他就敢当众置疑父亲生前的旨意,又昭雪,又更变条令,更厉害的还能替父亲公布罪己诏,声称父亲生前的决定都受奸臣蒙蔽所致。虽和本朝没关系,但身为脚蹬大宝之,他要替父亲背这份罪责。家当皇帝都劲儿的赶快开疆拓土,征伐南北,创立大业,这位爷可好,什么都没干呢先给自己背块罪名。这让天下笑话嘛?”

,“谁说呢?”

喝下口茶,继续说,“要为次,我兄弟何至于从兖州奔驰于此?好端端的惹来声臭汗,这也就罢,这让咱们丢多少捞油水的机会啊!”

这里,都长叹声。

其中端着茶杯感慨,“难道,这世间,这姓陆的都真的死绝?”

茶馆掌柜的听,小心翼翼走过来,打揖手,“小的多这张嘴,敢问二位官爷为何要找姓路的呀?”

官差把眼翻,“这也等该问的话嘛?先摸摸自己的脖还在吗?干的差事去!”

掌柜的吓得哆嗦,退回去,嘴里嘀嘀咕咕的,“姓路的又怎会死绝呢?我们这就有吗?”

这句话被官差听,两同时站起来,把桌的茶杯都碰翻,茶水溅片。

说什么?说哪有姓陆的?给我找出来,快!”

说话间手拽住掌柜的衣领,把整给提起来,瞬间,掌柜的两只脚在空中踢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