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小说:大唐回雁传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小胡须 字数:1835

“平?不认识。”

铎摇摇头,位俏面郎君倒也不生气,莞尔一笑,说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六字很有些熟悉,好像就前不久哪里听到过,也有人样问自己,铎使劲想着自己一段时间一见到所有人。

没想起?人不大,脑袋不好使了。”

人继续说,“那你知道自己每日要做点什么吗?”

又学着铎呆傻口气,“大概个管马吧。”

此言一出,铎脑袋如电光火石一般闪过一道念头,而念头让不敢相信眼前事实。

呆若木鸡蹬着眼前此人,话语间也变得结巴起,“你…………平……”

此人一挥手,止住了铎继续说下去,“哎,记住,我什么平,我记住了?”

筛糠中,两腿不由分说打着晃,嘴里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眼前位郎君正平公主,前几日,位公主宫中呆闷了,忽然想起那天太极宫碰到那个趴地上呆子,明明个別驾,非说自己个养马,真笑已极。眼里看,平日里,身边那些宫女宦官都诺手诺脚,问一句答一句,连半个字也不敢多,实无聊,远不及那个“养马”好玩,于她从宫里只带了随身碟牌(宫里身份象征)和两个亲身侍从就偷偷溜出了长,一路奔忻州而

李晔不怎么管位同父异母妹妹,再说也管不住,总没事就穿男装乱城里溜达,那时候长城里也流行个,所以大家都不意。

一路平公主就凭着手中碟牌畅通无阻,她旅途轻松许多,世道再怎么乱,宫里要给些面子排船过了河,到忻州。

看起一切都顺理成章吧,铎受不了个严重刺激,见个州牧都能打扮半天,前思后想犹豫半天,猛地了一位活脱脱公主,要了老命了吗?辈子哪里跟贵胄打过交道?位圣人妹子如此身份贵人?

铎腿一软,就要坐地上,身边吴杏春过一把扶住,按了半天人中才缓过,醒过第一件事翻身就要下拜。

平一瞪眼,“干什么?我你好友啊,平啊,不认识了?”

铎顿时反应过,站原地搓手搓脚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和位公主打交道,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什么都不做,好像又不太对,左右为难至极。

“公……”

铎赶紧改口,“平啊,你次有何要事找我?我去办就。”

“要事?没有啊,我就转转,转几天玩腻了就回长。”

平撅着嘴说。

转几天?玩腻了?李克用大敌当前,兵临城下,你自投罗网?我死于阵前没关系,你要死了,看天下人能把我活吃了吗?

了得嘛?

“公主……”

“嗯?”

平一瞪眼。

铎朝自己嘴巴上打了一下,紧着改口,“平啊,你能看我,我很高兴,……档口不太时候啊。”

“为何?”

“斥候早就报,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前几日已经攻克了定州,现五万大军正扑向忻州,时候吗?”

平一咧嘴,“李克用?那个李鸦儿吗?”

“…………”

铎顿时莞尔,李鸦儿?给人家一个老头起么个爱个小名?公主真不知天高地厚到如此,女流之辈见识短缘故,以为刀兵血雨如同游戏呢,唉。

铎不禁为难起,思索着如何把位公主打发走人,自己小小別驾实担不起如此大责任。

“朱邪鸦儿最早胡名,李克用昭圣恭惠孝皇帝(唐懿宗)后,但我皇兄和我喜欢叫李鸦儿。”

“………………”

铎心想你和你皇兄当然么叫了,甚至想叫什么叫什么?我一个小小別驾司马眼睁睁就要化为一摊血肉了,能向你一样洒脱无忧吗?

李鸦儿,听我说平,你明日一早我就找人护送你走,赶快走!沙陀人连环马队冲将过不会先问问你谁,马刀会首先招呼脖子上,你不怕吗?”

胆敢耶?”

“给二十六个胆子,也不敢!就先父李国昌再世时也圣皇帝呼之即,挥之即去,也没敢说半个不字,李鸦儿能强过父亲喽?”

平一副气呼呼模样,她把个北方边塞城池当做自家后花园了。前几次人家到长觐见你父皇,当然要畏手畏脚,人家地盘里,刀把子人家手里握着呢。虽说整个河东和忻州名义上都大唐归属,天下人谁不清楚河东,李克用才真正意义上“土皇帝”?钱粮兵马都李克用手中,连刺史以下官职都李克用说用谁就用谁,上报朝廷名单也只走个形式而已,那次李晔又没有批过?

忻州和定州个例外,里过去定武军节度使谭耀飞管辖,后此人到了长辞去官职,住上圣人赐给豪宅养老去了,次几座城池归朝廷实际拥有,要不然整个河东没一寸地方李晔说

那明知地方如此复杂,为何李晔要把铎派到送死呢?没有什么理由啊?

其实那个杨恭复使阴招,当初给李晔说很清楚,孔玮举荐人大都自己心腹,不繁华富庶之地或长附近就职,样会福祸难测,不如派远点,样一以名义上让众人说不出什么,二以查看此人心境究竟向着朝廷,向着自己主子。如果心向朝廷,到时再去调回也不迟,反正就当外派锻炼了。

铎一介白衣出身,哪里猜到?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別驾,竟暗藏着许多勾心斗角你我往,傻乎乎了,能傻乎乎全身而走吗?

更何况了个长好友“平”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