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唐回雁传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小胡须 字数:1930

荆南东道张这个节度使和边镇封节的不一样,此地处大唐腹地,很少受边境的突厥和吐谷浑入侵,所以久不见刀兵,士卒都慵懒散漫,就连身为节度的张个行动不便的胖子,由此可想而知。

所以在王芳手下大将李怀光的带领下,只用了七千步卒就一路攻城掠地,势不可挡,而张的江陵军则不出意外的表现出了一支溃军的素质。

坐在地,一身的肉绑在身沉重的站起都费劲,两个官差把他扶了起,张刚才话的下属。

指的什么的通的?狗屁,连姓都不照,怎么就的通了,我告诉尔等,圣给咱们一月期限,届时找不到,我这个节度使不要了,们也都给我滚蛋吧!”

“大莫急。”

慢慢的把张扶到帅案后坐下,用手轻轻拍打紫色官袍的灰尘,这一跤摔的连腰间的玉带钩都碎了。

“大,虽然姓氏有些许差别,可卑职想,这也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话怎么讲?”

想啊大,这陆文选一族被杀的干干净净,纵使有逃出生天,又怎会公然在外边招摇而不隐姓埋名呢?换个谐音姓氏最常用的办法了呀,加之此脖子的朱砂红龙印假不了的,这摆在眼前的,所以,陆家的子嗣谁也不会怀疑。”

热血沸腾起,他面红耳赤,“这么,我此次真要在圣面前得回宝了?”

“照啊,大的昭令一个接一个,就知道圣的心意了,这会大进京面圣的话,别忘了我们哥俩的苦劳啊……”

“哈哈哈哈……”

打仗治理地方不行,唯一的优点办事还够雷厉风行,干就干,隔天就挑选了百精兵亲自护送这个路小直奔长安而去。从江陵到长安遥遥千里,张也不和这个木头木脑的茶博士多话,只一路的好吃好喝好睡,骑在马不停的摇头晃脑,梦想李晔见了之后给自己什么封赏。

路小骑在马整整五天了,除了士卒不时过问他的吃喝之外,没跟他多一句话。当他听,这送他去长安面圣时,好悬没从马掉下,在此之前他见过的最大官员就县尉,而现在将要去见辽源万里的统治者皇帝,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半梦半醒之间。

一路到的都残垣断壁,这都李怀光的绥德军干下的好事,张咬牙切齿骂了一路不止。当他回过头自己挑选的这百“精兵”有的竟胡子都白了,该精的时候确精不起的时候,不禁低头叹气起

这年景就摆明了欺负软弱之不服?

这一日到了长安,一行顿时豁然开朗,和一路到的破烂不堪相比,这里俨然另外一个世界。此时的长安虽然没有了圣祖年间的辉煌,但规模还犹在,近八十万口的长安让路小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都城,心想难怪那么些个读书拼死读书十余载也要挤破头进长安,原如此。

安置好马,连歇息都省了,张立刻带路小到了一处府院,其间的楼佤高阁,假山内池让路的只恨自己少生了几只眼睛,心里想,难怪都愿意当皇帝,只要能享受到如此间至福,真拼死刀枪也又有何惧?

卫士们都昂首挺胸穿薄装盔甲跟木头一样站立在各自的位置,一动不动,真跟假似的,当走过他面前,他连眼睛也不眨。路小头,他知道,在皇宫里的越少,知道的越少越安全,自己这条小命全在自己这双眼睛了。

进了一间屋子,张径自走了,丢下他一个,路尴尬,站累,可坐又不敢坐,连一下周围也不敢正眼,一直闭眼睛,酷似站睡觉。

如此过了良久,一声咳嗽,路睁开了眼睛,个五十多岁的衣朴素的老,发须皆白,一脸的慈祥。路想也不想直接跪了下去,不住的磕头,“草民……路龟拜见……圣皇陛下。”

“哈哈哈,好大一顶帽子,可在害我啊。”

坐下了,路不敢抬头,继续伏在地

叫路龟?字什么?”

路小想了下,“草民没有字,当初家父只给起了个名,他平头百姓家孩子要什么字,又不考取什么功名见什么大场面,所以没有。”

“我不,不要瞎喊了,起吧。”

一怔,什么?搞错了?不见圣嘛?那这个老头又哪位?

站了起,依旧低头。

道,“抬起头,让我脖子。”

路小这个老头,这才发现这个老头虽然发须皆白,可脸却没有一丝皱纹,一脸的书卷气融合华贵气度,尤其那双眼睛,虽然并不咄咄逼,可不敢和他相视。

“老夫叫孔玮。”

路小不明所以,旁边站的张道,“还不明白?这当朝第一宰值孔相!真啊,整个一个村野山夫,还望孔相海涵,嗨。”

“不妨事,不妨事,我了,果然有一条朱砂红龙印,事到如此,不行也要顶了,明天朝我就禀告圣……”

,孔玮指,“也跟我去。”

完,他又,“吧。”

大喜,心想,这些年可算美少孝敬这位宰相,这好事终于叫自己一回了。

孔玮站了起,又绕转了一圈,摇了摇头,“不行,不行啊。”

纳闷,都准备朝了,怎么又不行了呢?

,给此好好沐浴一下,用西域进贡的波斯香木,再给他找一身像样点的衣服。”

这才嘘了口气,原嫌长途跋涉的风尘味道太重,这样进太极宫自然不行,怕还没进去玄武门就被神策军当坏先给抓了。

孔玮,“路龟,这什么名字啊?算了,,临朝前,我嘱咐一句话。”

路小战战兢兢的前,距离既不能太远,这样听不清耳语,也不能太近,这样会显得不恭,这个火候可要了他的命了,他进退失据之际,孔玮前一步捏他的下巴,一字一句的道,“见到圣,一定要一口咬定,陆家,从这一刻开始,路龟这个名字就和没有半点关系了,可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