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唐回雁传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小胡须 字数:1912

这一夜,睡的很香,他太累,从心到机体每一寸都累。他觉得自己白天在朗州跑堂倒水沏茶都没这么累,怎么见些举世的物反而累成这样?当官也不跟他想的那样,只坐在公堂案后吃官粮那么简单吧。

第二天,他换上官服,在铜镜里模狗样的自己不禁笑出,没想到咸鱼有天也终能翻身,这那贩卖草筐的父亲打死也想不到的事情,搞不好,祖坟上已经在冒几缕青烟

到议事厅,长史张望奎和行军司马杜立国都在,王宏却不见踪影,这俩在屋内各喝各的茶,谁也不理会谁,像不认识。,张望奎只下头,可杜立国却起步走近,拉又交谈起

别扭的听杜立国刺耳声音的折磨,一边心不在焉的敷衍。门外一声干咳,王宏进,因为今天五天一次的正式议事,所以家都穿上朝服,王宏四品深绯色,胸口印一只雕,五品浅绯色,杜立国胸口一只鹘,而从五品,胸口只一只雀。

官威显赫,高低立分。

“今天家都到齐,开始议事吧………”

王宏的话刚起个头,张望奎“噌”的站起身,“王太守,我咱们不要再这套虚的,直接说吧,你们想战!还想投降这个胡狗。”

王宏气的手直哆嗦,“张博之!你太放肆!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州牧!”

张望奎哈哈笑,“那得您眼里还有没有唐朝廷和圣。”

傻傻不知该说什么,但他长时间的混迹于市井中,对于各色等间的处理和察言观色都基本的生存技能。王宏,张望奎,杜立国等虽朝廷员,但吵起架和市井流氓又有何区别吗?要说有的话,那这些读书时连脏字也不说,能把你气的发疯,更狠而已。

面对此刻的明争暗斗,又使出家本领:装傻。这一招似拙实明的办法,世间之事似复杂,可往往却能用最简单的方法化解掉,这举轻若重。

手握茶杯,闻杯中散发的茶香,瞬间有种久违的茶馆味道。他眯眼,虽身处两吐沫星之间,却不闻不问。这一处事不变的举动,引起杜立国的注意。

杜立国心想,这鹤初还真不出年纪轻轻,城府却如此之深,可谓深不可测。一般初乍到者不诚惶诚恐,也有登高履危之感,可这位別驾却稳如泰山一般,还真不可貌相啊。

又吵一会,把王太守气的气都短,杜立国一必须自己出马,嘿嘿笑,“张息怒,沙陀这不还没有攻过吗,咱们自家怎么乱阵脚?不过,我可听说一件事,这件事想必张比我更有兴致听吧。”

张望奎说,“什么事直说好,不必拐弯抹角的,别像个娘儿一般。”

宦官最受不说自己不像男,一听这话顿时急,“你……”

紧接强压怒火咬牙说,“张可知晓这次李克用带五万沙陀兵直卷定州,打的什么旗号嘛?”

“我怎知?”

诛杀朱三的匪党!别忘家可跟朱全忠时多年的死敌,哼。”

杜立国转身背过去,走出门外。

张望奎一听,须发皆张,厉声喊到,“如果张某一颗头颅能保的忻州城平安的话,某又何惜此头?那李克用无畏挂羊头卖狗肉罢,他只找个借口而已,他对忻州城早已垂涎多年,又个极能隐忍之,又何苦恨我动用五万军呢?”

王宏说到,“话不必说这么早,总之假的幌子到底也幌子,毕竟打都打出我们在同僚份上不上奏,恐怕也早已有上奏圣,你好自为之吧。”

散会。

走在回住处的路上,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他们到底哪边的?”

张望奎立场还算坚定,心向朝廷,可王宏身为一州刺史,居然摇摆不定,意思有沙陀开城投降之意。那杜立国更别说,谁投降他也不能投啊,因为你宫里的,常年在圣身边,受圣恩惠更多,也最该精勇报国吧,可听他说话,也颇为踌躇,有随时倒戈之意。

那我该怎么办呢?五万敌兵一,玉石俱焚间,我又该做何打算呢?虽说自己恩赐官职和姓名不假,可谁也没问我到底想不想要这些啊?

逃跑?不太体面吧,再说也不一定跑的掉啊,马军,天生屁股长在马上,自己那两下子肯定没跑两步,能被马弓射穿后心。

打?那更没戏唱,这边五千等养老的残兵,那边五万精壮胡兵,谁告诉我这仗怎么打?怎么打都输。

想的头,这时老远听见有喊自己,吴杏春跑的气喘吁吁的到进前,“啊,府邸有客访,派头的很,说你长安故友,快回去吧,已经等的不耐烦。”

长安?还故友?我总共在长安呆不过月余,天天在朝廷的驿馆里呆,哪里有什么朋友?

满头雾水的往回骑马而去。

等到府院,见几匹高头骏马立在一边,一千里良驹,价钱不菲。屋内一正坐喝茶,旁边分立两,面色肃穆。

嘛?”

问吴杏春。

吴杏春点点头,“都换五杯茶,有点不耐烦赶紧进去吧。”

跨进屋内,摘下官帽,打量

好一个美少年。

肌肤白丽粉红,腮上带桃花印,头戴蓝布绸巾,打结,一袭白布细布长袍,外面罩轻纱(唐朝时,男女混穿的情况为多见,女穿男装,男穿女装也不少见),脚蹬黑底云靴,腰间系青色玉带。

这一副贵家郎君的模样让让的入迷,不过他还句,“请问郎君哪位,找我可有何事?”

“没事不能找你吗?”

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唇间粉黛,犹像女子。

,这个滚刀肉,不过好在自己混迹江湖多年,此类杂厮见得倒也不少。

心想我要换个问法,“你我可曾相识?恕我眼拙,真没瞧出郎君为何。”

“真不认识吗?我平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