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唐回雁传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小胡须 字数:1825

忻州位于东中部偏北,刺史王宏,尚书令薛静逸的门生,鼠首两端,身为看似为薛静逸路,其实和行军司马杜令国天天暗通款曲,走的挺近,而杜令国却朝中极权宦官杨恭复的心腹。

更加巧合的忻州长史张望奎孔玮的外甥,这可好了,朝中三个大佬各有心腹个地方任要职,好番热闹景象。

而这切,如同张白纸的铎更无所知,刻还马背上琢磨着如何过难题呢。

已经岸边耽搁两天了,侍从们跑遍西岸十余里也没找到块可以搭的船,干净的连块像样的木板都没有看见,又累又饿的困了这里。

这天还个艳阳天,阳光,那相当的'燥热。

“几位官爷想过吗?”

铎几看,话的个当地砍柴的樵夫,黝黑精壮的五短身材却显得并不矮小,相反,给种精悍之气,话间也确实底气十足,虽然叫着官爷,但神色却并不流露出丝惧色。

“不错,你可有过的法子?”

吴杏春问道。

“有倒有,不过你们估计很难做的到罢了。”

边走边,脚步并未停下。

“大胆!”

吴杏春大喝。

“好小子,你可知你和谁话嘛?这朝廷堂堂忻州別驾司马大,还敢出言讥讽?”

真的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吴杏春,似笑非笑的,“別驾大?呵呵,你们脚下踩的地面上都不知道躺着几位刺史和折冲将军了,別驾还得往后排排呢。”

言怎讲?”

铎问道。

“这里常年战乱,天天敌我攻伐不断,今天你打过,明天我攻过去,今天你占了城池,设个刺史,明天我又占了,杀了你的刺史,我再设个,如这般,你该有多少大官死地,谁又能数的清呢?”

“………”

几个同时愕然。

铎心里知道这不好地方,经常打仗,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能乱到这个份上,和江南朗州比起,这哪里还呆的地方嘛,于内心又开始摇摆起

吴杏春问,“你你有过的法子,我们可能试嘛?”

“你们当然可以,但我下面的话你们不会过了。”

“要钱吧?好,你个数,別驾大还能亏的了你吗?”

“那好办了,五十贯。”

,“五十贯钱我带你们过,给钱我带路。”

吴杏春下气的不出话,“你这不明抢吗?响马也给个过路钱放行,你敢五十贯?你上辈子穷死的吗?”

言不发,转身即走,好像刚才的谈话自言自语中。

“慢走,壮士,我给。”

摆手,叫住了黑汉子。

“大,这五十……”

吴杏春还想心疼这钱,被铎止住了。

“这三十贯,过了之后,剩下的二十贯我再给你,公平吧?”

“不行,五十贯必须现付齐,没得商量。”

“欺太甚了,大请后退,啊,抓住,闹不好真当地匪徒呢!”

吴杏春招手,四五个把黑汉子围住了。

黑汉子笑,“我倒看你们有蛋糕匪徒的潜质呢,干啊。”

完,把手里的柴木扔,腾出两只手,摆了个开门拜佛的招式,等着官差们上

“住手!”

的架势知道黑汉子准个练家子,自己这几个随从根本不个儿,没准吴杏春还真准了,当地报风的匪徒耳目,惹了,可不掏了马蜂窝了吗?给点钱过了切都好,真闹起,自己这几个花架子吓唬可以,怎么抵得过群打家劫舍天天刀口舔血的匪徒?

“把钱袋拿。”

铎让手下把钱袋拿了过,从里面要出五十贯,递给,“这五十贯,壮士,我们只想过,不想多惹非,如有不敬,还请多多海涵。”

黑汉子手上掂了几掂,“可以,走吧,咱们现去奈何索。”

奈何索?

和奈何桥有什么关联?怎么起这么个丧气名字?

黑汉子看出几的疑虑,道,“这奈何索的最宽处,宽势缓了,这才好过。”

吴杏春问道,“可这没有船,如何过得了呢?”

黑汉子笑到,“你傻吗?没听到我刚刚奈何索嘛?那必定有根锁链啊。”

吴杏春糟了讥讽,大怒,想要反唇相讥,却又不知从何讥起,悻悻的闭了嘴巴。

走了五六里地,片缓坡处,“这里。”

黑汉子完,把木柴扔,卷起裤脚走了下去,五六米之后弯腰捡起根铁索,回头喊到,“快下,跟着我走。”

什么马呀,行礼啊,全都顾不得了,股劲的都扔了地上,带着随身紧要的东西绑身上下了

李白有诗句曾,黄之水犹如天上明黄水的水势之湍急程度。铎手紧抓铁索等踩水里,这才发现脚下也有根铁索,于手抓脚踩,五六个水中如同几片帆叶般,晃的走了过去。

南方,好歹还懂水性,吴杏春几地道的北方,这路上口里吞了不知道多少口泥沙,筋疲力竭靠近对岸。

离岸边还有十几米时,黑汉子到,“这里下了,我不过去了,分别吧。”

完往回走去。

到了岸边,瘫软地上,看着中那个汉子水中扶,这才明白为何他要次付清五十贯钱,原他压根去没想到对岸

铎对着汉子大喊道,“壮士请留下姓名。”

“小可不足挂虑,叫我何穆行………”

何穆,铎记住了这个

因为虽然不讲情面,但却言而有信,个乡村荒野的樵夫尚能如,确实令铎大出意外,什么吴杏春的匪徒的耳目看只不过忧天而已。

因为何穆怎么会知道这里有条过的铁索也令铎疑惑不已,这铁索当初又谁修建的呢?修建的目的又什么呢?

踏上东的土地了这么多的迷点,而这切的谜团等待着铎这为別驾大日后探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