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唐回雁传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小胡须 字数:1941

“哎呦,铎,陛下都赐你名字,还赶快谢恩,呆子。”

杨恭复好像比路龟还兴奋。

铎,以后你名字,朕望你卫国尽忠,做出番功业来,负你堂堂男儿之身,也负你家祖上之荫望,文选灵下有知,也可以闭眼。”

“宣。”

“封铎为忻州別驾,即日赴任。”

路龟知道別驾是什么官职,有多大,但他知道忻州,那好地方,在河东。

路龟对河东只有概念,那是那是出美女好地方,据说每年选秀女都是先从河东开始挑选,而并是江南道苏州,扬州。

路龟走出大殿,手捧着套皇上亲赐官服,恍如隔世站在宫石阶上,旁边金瓜武士看他都看他,刻,他感觉自怎么忽然吃官饭?现在自大摇大摆走在太极宫内,禁军甲士并没有把他轰出去,让他感到无比兴奋,他由得蹦哒起来。

“好大胆子,才小小六品官在宫内举止轻浮,行止端,那乡巴佬!”

路龟直在兴奋恍惚中,没留神行轿子从身后路过,自竟没有听见,呵斥他手持拂尘小宫人,看起来比自两岁。

路龟看着停下来花色轿子停在自面前,知道哪穿出阵幽暗香气来,让人心脾清心,沁人六神,真是说舒服来。

“还跪下!安平公主行驾也敢挡道,你可有几颗脑袋?”

路龟跪下来,他在天学会,只要抬头会活命真谛,他俯首帖耳趴在地上,注意,是趴,是跪,或者说,是跪太难看

“嘻嘻嘻……,”

轿子传出几声女人浅笑,灵动如玉镯金玲。

“你在哪做官?”

小宫人又厉声问道。

“忻州。”

“身居何职?”

“別驾司马。”

“那你知道自每日要做些什么吗?”

轿子女人问道。

路龟答道,“嗯……,………大概是管马吧?”

“嘻嘻嘻嘻,人怕是呆子吧。”

女人笑得更开心

小宦官说到,“公主,此人前言搭后语,怕是……有些毛病吧?”

指自脑袋。

“你叫什么名字?”

“圣人刚赐我名,字鹤初。”

铎,……鹤初……”

女人慢悠悠说道。

没人说话,路龟感觉过好久还是没人说话,时候头上响起声音。

大人,人都走远,可以起来。”

孔玮笑呵呵手捋胡须低头看着他。

路龟提醒自,从现在开始是自名字,和那总是让人发笑名字永远告别

刚散朝,孔玮心情那是相当好,由于办事有力,被李晔加封为中书令。虽然也是宰相,看起来只是平调下,但中书令是右相,手中实权远远大过薛静逸尚书省。

回合孔玮胜。

张兴也没有白跑趟,被李晔赏五万贯钱用于赈济灾民,令加封为开府节度使,下,整荆南地区钱粮兵马都归张兴人说,也是高兴手舞足蹈。

好像所有人都很高兴,只有高兴,杨恭复。

杨恭复看着孔玮又升官,而自在皇帝陛下面前诸多表演都白费,枉费自那么多心血去找姓,最终还是被孔玮走到前面去,拔头筹,口气如何让他咽下?

行,面子必须捞回来,杨恭复开始琢磨着自得人馊主意。

乾宁元年(公元八百九十四年)秋,行人踏上入山西忻州赴任之路,年他二十六岁。

年纪应该早成亲生子,但他心上人裳儿却知去向,他找人回朗州打听过,来信说去年朗州在发生过李怀光兵祸之后,很多人都知所踪,大概自裳儿也在其中,要是遇,要是被乱兵给掳掠走

铎宁愿是第二种,他时常想念那承诺自要等自她,他相信她,姑娘弱小身躯,藏着可估量坚忍,他相信。

踏入河东时地境内时,铎感受到明显寒冷,北方高原气候让他江南水乡之人大为失算,给他下马威是涛涛怒吼黄河水。

“如何过河?”

铎望着方圆十地方,穷尽眼目也找只船,发起愁来。

“平日两岸人们是怎么过河?”

他问随从。

“大人,平日人们过桥。”

随从答到。

什么?过桥?

铎说,“为何?”

随从们互相望望,心决定说出实话,能再让位看起来善良入世未深別驾大人再蒙在鼓

“大人,您还知道吧,河东和咱们山南道,河中道是很少来往,也可以说根本来往,两岸百姓来别想去那边。过去还有河东住人家,田地在河中,现在要么要田,要么要命,大概人人都要命,于是活活把两岸来往都断绝。至今,几方藩镇还剑拔弩张着,说打打,唉。”

铎大惊失色,自合着被皇帝派到前线来油锅嘛?什么别驾,老子好干,干脆回家得

想调转马头,随从赶紧拽住缰绳,“大人,听卑职句,来,万可有回家之念啊,那真是万劫。”

“此话怎讲?”

“圣人昭令只有遵从,咱们才有活路,河东道本是狼窝虎穴,咱们来此,是打着朝廷名义好赖肩上还扛着朝廷面大旗,他李克用还要忌讳三分。如果转身跑,那可是两边都得罪,咱们真死定呀。”

铎想想,觉得自手下位从人见识过人,由得打量几眼,“你叫什么名字?”

“小可姓吴,名杏春,日前在齐州任司仓职。”

“那你怎么会在长安出现?”

吴杏春苦笑到,“大人可曾听说前段齐州被吐谷浑桑其昆攻陷消息?小人是那时候被赶回来,回到长安闲居几日,接到吏部发来告文,说给差事,我还高兴阵,么快

有新差事,谁晓得是忻州,唉……”

铎问道,“为何你数次谈到忻州住叹气,何为?”

“大人啊,你还知道,我在齐州时,听人们常说,要说天下哪地方能又朔方那样天天见血,怕是除河东道,找出第二。”

吴杏春苦着脸,副沮丧,真跟还身处齐州样,死活高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