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唐回雁传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小胡须 字数:1891

六个月前。

檀香缭绕的玄武殿上,群臣低头默作声好几分钟们也能做声,因为此时李晔正无名火,这火些突然和莫名。

“徐涵。”

户部黄门侍郎下给事中徐涵摸汗站

李晔一脸的丧气,带耐烦问道:“你,你为什么赞同朕给程直山的江州刺史一职,竟五天之内连发五道上疏驳斥封回?好的胆子!如此底气,人主使尔等,是也是?!”

“扑通!”

一向以傲骨独枝为人所称道的徐涵跪倒地上,引周围一片惊叹声,家显然是经常到徐涵这一流利而娴熟的动作。

是没的,懿宗中年间就身居中书省高位的徐涵以自己的正直顶撞当朝第一红人首相王允而一直连贬三级,一直贬到德州做一个小小的判官,但表现出一个官员的屈风骨。自始自终,一言发,卷起铺盖卷就上路,众朝臣无为赞赏其颇古人之风,自而一贬成名。

又经历僖宗,僖宗虽然荒唐,但还好算是让都城,回到长安入朝阁,绿的一直到新上的昭宗,认为自己的时机:夹带自己的所谓正直阿的私名,这位心情温顺的皇帝面前留个好印象,以后为自己往上爬给个先机。

于是,当值宰相孔玮的授意下,写好几道连珠炮似的奏疏反对皇上的封官给懿宗年间冤受屠戮的遗孤的旨意,其实也为别的很简单,简单到凡事皇帝所赞同的,我就反对,相反凡是皇帝所反对的,我就赞同。

这是个找死的方式,但此举却发出,因为发就无以判定这位新圣人的喜好,从而,对自己是否还能把这首相当下去也心余而力足。

黄台上面微怒的李晔,再脚下跪的徐涵,孔玮喉咙里强咽下一口唾沫,这一刻,孔玮感觉到原论谁的口水,咽下去都异常难受。

“臣……,臣……,臣……”

徐涵一连三个臣都没能把话圆,颤抖用目光斜视一眼一旁诺无其事的孔玮,最终还是选择闭上嘴巴。

李晔是傻子,只是些少言,似乎明白什么,但耐性忍受这么一位自己眼前演戏的人。

胸口气的起伏,用圣人特的宏音低声出五个字。

“下狱吧。”

群臣愕然,但又无一人敢上前替徐涵情可见此人臣中的人缘。

殿外两个铁塔般的金瓜武士上,把徐涵手里的笏打翻地,一人一边的拖下去,徐涵知道是打算硬朗到底呀,还是一时间给懵没想到自己只过打算表演一下什么叫忠直而已,怎么就下呢?

这是幻觉吧?

从头到尾那个旁观者孔玮一直没话,连打算动动脚都没,脸部肌肉平始如终。

李晔徐涵被拖走,心情稍好些,语气也缓和少,“朕只过想替先皇补些错失,这难道也?朕的身边需要这种沽名钓誉之辈,朕真正需要的是兴国之才,强兵之将!”

最后一句话李晔是手捶桌子的。

群臣概明白,这又是一个梦想恢复唐昔日荣光的皇帝,和的父亲懿宗一样,都喜欢活梦里罢

“孔玮。”

孔玮心中一惊,徐涵一句话没,咱们这位圣皇都能察觉到我是幕后吗?

得已也得硬头皮站,脸上还得装出无愧和淡然。

“-臣。”

“朕一年前就让你找郑太医和陆刺史一家幸存于世之人,一年过去,堂堂唐官吏万万千千,愣是没找到?这就是你给朕的回奏?你让朕如何还能取信与天下之人?”

“陛下,臣这一年,一直敢忘记陛下之所托,早已下达朝廷昭令与各道各州,连边疆一些节度使我也是数次颁令,但人海茫茫,那时又是满门抄家,这满门抄家陛下也知道,哪个臣工敢尽心,谁又胆子私放一两个脱身?举起的刀下,很难再是刀下之鬼,臣怕是很难……”

李晔又准备发作,正此时,一直戏没话的御史曹遇珂站

“陛下,据臣所知,当年的潭州刺史陆选文一家尚又一个遗孤世。”

李晔一喜,“谁?快。”

孔玮曹遇珂,心里骂道,老狐狸,你终于站出,你怕是早想出吧,这么好落井下石的机会你是肯定会错过的。

曹遇珂没去孔玮,直言到,“陛下,据臣所知,陆人一家确实已无人生还,尽数死于当年那文懿公主之祸中,但侥幸的是一个旁枝同姓远亲中一个男孩当年之祸中因为过继给友人,而躲过此灾,所以陆家尚一男丁存世。”

李晔高兴的站想起小时候那个穿白衣的男孩,地上画鸟,而被武士拖进屠戮场的情景,这让每次想起都黯然神伤,悔及问下那个孩子的名字,因为那是李晔第一个真正把当普通人的同龄人。

哪里?那个还活的?”

李晔一急,白话。

“陛下,朗州,此人朗州附近。”

李晔道,“朗州刺史是谁?”

曹遇珂答到,“是张兴,陛下。”

“好,立刻下道昭令给张兴,让务必想办法找到此人,然后护送回都城长安,误。”

朗州城郊的茶馆里。

两个官差放下手里的掌柜的,顺掌柜手指的方向们要找的人——那个刚才进门就招呼们的茶小二。

再次面对小二两个人收起刚才的傲慢,把衣服整整,弯身问道,“这位郎君。”

小二一惊,连连摆手,“何以敢当,何以敢当!”

两人接,“这位郎君可是姓陆?”

小二扑棱扑棱的闪动两只丹凤眼,心里转开圈,“低眉顺眼的应该抓我的,或者找麻烦,否则直接上铁铐脚镣,那又是为什么呢?难道认我是们的官头成?”

想到这里自己都觉得虚无缥缈的像话,心里干笑几声。

嘴里却一个劲儿的客气话,“两位官爷,话直,小可确实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