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小说:说宋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爱吃猪蹄麻辣 字数:1432

关师古战死,姚端战死,成千上万袍泽倒在淮河东岸。有们死于自大,死于擅自出击。临安城那些老爷们可能都不会因为死有那么一点点悲痛,们只会担心得一股脑打过。打碎荣华富贵,纸醉迷。可终归是死,活总要为死做点什么。

李白从没想去做什么大事。临安诗会是赶鸭子上架,天武卫当值是圣命难为,救林冲一家是惜英雄,即便是出淮河也是被暗箱操作。可是这一次,身在此地,余副铁甲,余支连弩,余匹战马。要带这一多轻赶到淮河东岸!

想要做什么?

王统知道,身后这一余轻知道,们要去抢回姚端尸首。

绝不仅仅因为是一时头脑发热,绝不是简简单单慷慨激昂一时热血。们要去抢回,是宋丢在东岸礼义廉耻,是死去袍泽脸面,更是这十余年里早被打散好战之心。

————

淮水西岸,议事大帐。张俊坐在大帐里一言不发,脸色平静可怕。一日之间,痛失两员大将,那些只知道叽叽喳喳争论到底还该不该继续出家伙被赶得远远

刚才那边派使臣,一副居高临下样子劝早早投降,省得步前日后尘,客死异乡,说话间言语十足尖酸刻薄。疲敞之地蛮夷野,得势就如此不可一世,要不是旁边有,早就一刀砍狗头,看还敢倨傲?

正如此想,手下亲突然闯进大帐。下一刻,一则消息让大帐内所有都目瞪口呆。

使臣到淮河岸边准备登船,大雾中一支破甲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正正戳进使臣脖子里,箭头透颈而出……一箭封喉!”

随后忽,顺势割头颅绑在马上,带余轻往东岸去

淮河东岸,一,借大雾掩护,其疾如风!

————

李白隔五十多步,一箭将放哨个对穿。身子稳稳坐在马上,那中箭后还没倒地,一个惊诧转身看向飞奔而战马,张开嘴,想要呼喊,眼前一黑,就被一刀抹脖子。

“敌袭!”

混乱中终于有高声喊道。

立即抽刀,列成阵势,果然训练有素。顷刻间,李白,王统等已经冲到不到三十步距离。

“弩!”

李白一声大喝,身后同时将连弩端平,弩连发,刚刚列好阵势立刻被射翻在地。刹那间,弩匣射空,轻弃弩换刀,像李白两侧展开。一像是一支巨大弩箭,撞进阵营。

片刻未停,一行砍瓜切菜般又杀穿支援,李白也不恋战,夺姚端尸首,然后将使臣头颅扔向对方,大喊一声:“带袍泽们回家!”

“回家!”一齐声高呼,两个字传回淮水西岸,所有都被震得一阵恍惚。

王统等横刀列阵,护李白一路往回冲。刚刚被杀穿将领看去而复返,吓禁不住颤抖起

“快列阵!快列阵!”

虽然对方只有一,可方才片刻之间就被杀穿防线,这份战力,这身装备,分明就是大宋禁军。几名步立刻列阵,长矛手迅速集结在队列最前方。们弯腰,前后错步。将长矛顶在地上,矛头指斜上方只等接受撞击。这是步对付最普通战术,也是近年从宋军手中学到最有效战术,列阵以待长矛手历就是克星,当然,这并不是绝对

含无疑问,今天们真真切切感受到大宋少有精锐战力!

披甲士,染面庞和器,散发出阵阵煞气,分不清是是鬼!

撞击如约而至,意料之中摧枯拉朽!很快,一在杀穿之后兜一道漂亮弧线,再度扭身杀,接连几次之后,扬尘而去!

等到完颜宗弼派重时候,李白等早已经被接应船。

淮水西岸,淮河守军自发涌到河边,等那遥遥飘天武卫,整齐一个大宋军礼。李白望河岸上黑压压一片,大喊一声《秦风·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与子偕行。

随即整个淮水西岸再度沸腾,全军上下士气高昂,同仇敌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