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心上人,心上你

小说:说宋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爱吃猪蹄麻辣 字数:1515

建炎三年的二月,淅淅沥沥的小雨从月初开始就没有停过。起初的候还有些渭城朝雨亦轻尘的享受,到了初五的早晨就变成了银河倒泻的磅礴雨。也就半天的光景,城里,郊外的街变的滞滞泥泥。

“还有七日就过年了,今年的天气还真反常的紧呀。”任江宁知府的赵明诚由地感叹

“反常的可止天气。”一旁的发妻替他披外衣,从二楼窗外望着仍然头攒动的“异象”喃喃:“你确定先走了吗?”

“这样才有机会,带着师傅留下的那孩子,往更南边去。咱们的物件里有我留给你的锦囊,等有了这边的消息,你再打开。”

————

十日前。

春日伊始,江宁郊外虽没有一片苍翠,但几亩山田里的郁郁葱葱已然点缀山谷之间。依依墟里烟,方宅十余亩,偶露一角也觉得诗意盎然。

“希夷先生,你可算准了?”

山谷间一支队伍肃然而立,萧萧无声。士兵着甲,外罩宽袖短衫,绣衫无扣,衣襟下缘的垂带胸前系结,绣衫有绣纹,绣纹雕虎,胯下均战马,阳光照斜挂的短柄朴刀,烁烁生寒。百十号,百十匹马确宋精锐天武卫无疑!队伍前方两匹战马,方才问话之便其中。另一匹马,一模样只有四十岁下的士束发盘髻,头一顶扁平的混元帽,相貌俊朗,三缕长须,怀中抱着一柄拂尘,这副打扮和一旁的披甲骑士相比,愈发显得风骨昂藏敻出尘。

姓陈名抟,号扶摇子,早些年常武当山和华山修行,法玄奇,特别命理有神鬼莫测之能。太宗,他便来觐见,被太宗赐号希夷先生,后来陈抟便一直隐居宫内,历经几朝一直备受皇家器重。

能让希夷先生跟随一侧而行的,放眼整宋朝内便只有一了,天子赵构。

陈抟下马,心里再次默念一遍八字十神诀:“官家,宋此后的祸乱根源便此无误了,早些年我与回武当山金顶合力推演六十四卦,卦中显示官家继位后三年必有一劫,恰巧三年间只有此地天有异象,绝对会出错的。”

赵构安坐马:“希夷先生,自靖康之变后得成统,委曲求全才保住了宋的半壁江山。朝野下都议论懦弱,就任用主战的岳飞,秦桧和金想要岳飞死,便又处死了他,百姓们都说昏庸,说被奸佞蛊惑忠奸分。他们明白,,其实最恨得要岳飞死的啊!动动就迎回二圣,收复中原,他岳飞就会换借口吗?他就最忌讳宗室领兵,武将谋反?本来就纨绔王爷,想当这劳什子的官家,可担子如今落的肩膀,那么谁要想让宋的江山断送的手里,也绝答应。陈抟,就如今真到了此处,看着山谷里这些宋的子民,何尝没有半点恻隐之心?去手啊。”

陈抟只闭眼:“官家,既宋子民,为宋社稷殉国忘身也理所应当。”

赵构闭眼,深吸一口气说:“那就开始吧,若能亲眼送这些“英烈”最后一程,心属实难安。”随机再言语。

骁骑卫甲士听命抽刀,刀起,寒光闪,血光现。

————

翌日,江宁府张贴出一纸榜文,郊外某山谷内发生瘟疫,全谷百姓死绝,为防瘟疫扩散,官府将整村庄付之一炬。并告诫四野八方的村民,切勿闯进。围观的百姓当中,一名带着一七岁的孩子转身去往赵府,姓吕,号纯阳子,自称回,孩子男孩,正“瘟疫”前一日,他去谷中新收的弟子。

“悠悠修百余载,陈抟啊,一点长进也没有。”

————

江宁府衙,兵变当日。

“老爷,御营统治王亦云集江宁周边的各路军马已达万余,约莫一辰便要到了。夫和那孩子也已经出城,咱们什么候动身?”赵府管家老憨急匆匆赶来报信

“王亦‘谋反’……陈抟和官家,为了一孩子还真下得去本钱。老憨,一会我从北门出城,等王亦来了,你便说我带着孩子弃城往北逃了。”赵明诚为所动,只看着书桌她临走留下的那字喃喃

清照,容我为你和中原百姓再做最后一件事,你可莫要嘴下留情,与我撇清关系了。

与此同,一路南逃的李清照打开了那锦囊,锦囊里赫然也只有一张纸,纸写有一字。

“怂”,心

“您”,一心唯你。

此景,百转千肠,问世间情为何物?两字足矣。

————

建炎三年二月十七,江宁御营统治王亦谋反。当夜,江宁知府赵明诚弃城北逃,被叛军追至长江处投河自尽,尸骨无存。久,一首脍炙口的五言绝句南宋士林之间广为流传:

生当作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肯过江东。

易安居士李清照一名声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