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山脚下三景纷呈,回程时争相显摆

小说:缘起春城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梦飞九天 字数:3878

乘坐缆车下山很快的,脚下的植被层次分明,条带清晰,高山草甸,针叶乔木、小叶乔木、阔叶乔木逐层分布、互侵犯。

在缆车上坐着,快抵达山脚时,朝下方望去,便能看到色湖面,美丽如画,那月谷。如此美景遥遥在望,众人纷纷感概好美,好有灵气。

这美景顿时让我们有些流连陶醉,忘却了高山反应带来的适和疲惫。这我们此行计划要去的月谷。

下山,清点人数,差,全部到位。随纷纷叫嚷着,立即要出发去月谷。

月谷位于雪山的东北侧,之所以叫月谷,因为谷内为湖面,湖水湛见底,又形如弯月,因此得名月谷。

我们行人抵达缆车下部车场,便紧着赶往通向月谷的乘车点,来往于各景点的旅游巴士很多,往来非常便利。

当我们上车,没过多久巴士载着满怀着憧憬的众人出发了,这时又到我的发挥时间,招呼家朝我看来

“玉龙雪山,风景秀丽,景色宜人,灵气浓郁,正如老赵所说此处为南龙脉贯穿之,虽然能说纯正的龙兴之,但称之为准龙兴之为过。”

苏苏问:“那什么样的才真正的龙兴之呢?”

我看了眼她那漂亮的脸庞,呵呵笑说:“比如唐高祖李渊起兵并州,推翻了隋朝的统治,建立唐王朝,并州唐的龙兴之,其实也拥有龙脉的方。”

“噢,也从这里曾走出过盛世王朝,才能称之为龙兴之吗?”

啊,样子的。”

我继续说:“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外来双属性法师游历至此,貌似名叫伊莱克斯,擅长冰系魔法和亡灵魔法,发现此处夺天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依山傍水,又远古巨兽埋骨之,正非常适合他修炼的宝,便决定驻足于此,并决定依照自己的喜好对此进行改造。

所谓龙兴之,必有神龙守候。当这位伊莱克斯,兴土木的时候,却没想到惊动了驻守此处的灵龙,灵龙非常愤慨,发现竟然有人改造龙兴之试图据为己有,可忍孰可忍,触即发。

伊莱克斯挥舞着自己的宝石魔灵之翼,断的召唤出各种亡灵杀手,但这些对于精通雷电法术的龙来说,无疑毫无意义的,雷电出亡灵全灭。

法师得已只好改用自己同样擅长的冰系魔法,谁知龙属于雷火水三属性神兽,依然无法奈何神龙,最伊莱克斯被神龙打落凡尘,法杖宝石碎裂坠入谷中,顷刻间清澈见底的湖水化为湛湖水。

伊莱克斯,见败局已定,仓皇而逃,而月谷的湖水却直保留色无法褪去。”

苏苏,佳佳听的都有点瞠目结舌,感概说:“我们中华民族的图腾好伟啊!”

便宜姐微微发了会呆,问:“伊莱克斯?这洗衣机吗?怎么成了法师了?吹牛呢吧?”

补刀老赵这时也开口说:“什么法师,宝石的?月谷湖水之所以泛,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湖水中含有量游离状态的铜离子,而导致湖水呈色,同时由于铜离子的存在,湖水也存在毒性,家千万别饮用湖水,以免中毒。”

“老赵,你看风水的,怎么这么唯物主义,你觉得这样矛盾么?”

老赵呵呵笑说:“其实我主要想强调下湖水有毒,要介意、要介意。”

各位女生听到这里,都流露出明觉厉的表情。老赵的句话竟然便能抢尽风头。

我这么用心编造了路方才引经据典、东拼西凑、胡编乱造杜撰出来故事,谁想到完全没达到鸣惊人的效果,便有些垂头丧气。

当然心胸豁达开朗的我根本会郁闷很久,很快郁闷的情绪便得以烟消云散,真没心没肺的娃。

接着华梅补充说:“赵哥的说法对的,月谷湖水清澈湛,但确实有毒,我们远远看,要戏水好啦,反正那里风景还极美的。”

既然注意事项家已经知晓,那便可以有备无患。

说话间,月谷已经目所能及、近在迟尺。下车,四女生已经迫及待冲在了最前边,给人了种将要争相投湖的错觉。

失时机喊了嗓子:“美女们,慢点慢点,可别想开呀。”

回应我的,必然什么好事,只见四位女生齐刷刷回头朝我瞪,几乎具备了美杜莎之眼的气势,瞬间将我石化。

恍惚中,我叹了口气,说:“唉!真红颜祸水。”

老赵、小白、杨帅他们都没我这么调皮,也没这么激动,好像这里并他们第次身临其境。

也许在这处处景的方呆久了,人的感觉都开始麻木了吧,看到再美的景,由于赞美的话语已经用完,最终只好用“好美”两字简单舒下情。

在我们沉醉于月谷的美景的时候,又听到远处水流冲击水潭的声响声声入耳,犹如“银瓶乍破水浆迸、珠小珠落玉盘”。

原来月谷的另外边有天然的瀑布,规模,但别有景致,阳光照耀其上,映射出彩虹,甚美丽。

转头再看,又看到有片平缓的流水,流水拂过片形似贝壳模样错落有致的小梯田,清水流过,激荡起了阵阵水花,水花又随风飘散在空气中,使得这里的空气非常湿润清新,令人顿感神清气爽。

如梦如幻的玉龙山下三景,月谷、白水河、小瀑布,真景色聚集、目暇接。

其实再美的景,也能带走,更可能久久沉醉其中,最无非番拍照,盘感慨。

到这时候,我们此行也该接近尾声了,日头西垂,家都略微感到了些许疲惫。

我们拿出包包里携带的牛肉干巴,龇牙咧嘴嚼了通,在配上几酸酸甜甜的猫哆哩,最口丽江芒果汁,惬意的生活真美滋滋。

,我向家开口问:“天都快要黑了,我们该回去了?”

家纷纷赞同,便宜姐接着说:“这牛肉干巴,真肉如其名,够干巴的,也能当饭吃,听说丽江有出名的腊排骨?我想尝尝,你们呢?”

苏苏和佳佳,也露出了馋嘴的模样,附和着说:“要吃要吃,那了的。”

终于轮到杨帅发挥本人的特长了,说:“丽江腊排骨,最为出名的应该象山排骨,我们去吃那里吧。”

我们行八人,商量,决定包小面包车,五菱神车牛,别说八人,十八人塞进去也在话下。

杨帅和司机经过了番叽里咕噜的叫价砍价,司机便出发了,七拐八绕差点把行人绕晕车,终于在没吐之前抵达了象山。

下车缓缓身心,却发现长腿苏苏已经跑旁边蹲下呕吐,啊,有必要这么认真吗?为了吃的更多?吃之前还要要腾腾胃?真让我佩服的四体勤、五谷分。

吃腊排骨的方,并高端,象山综合市场里极其普通的门面,店内卫生尚可。

点完餐群人围坐起,伸着脖子瞪着眼等待着排骨的到来,很快锅热气腾腾的腊排骨如约而至。

看着色鲜味美的排骨上桌,有美食必然应该配故事。

此时华梅开口说:“丽江腊排骨火锅,丽江出名的传统美食之。很多人都菜的渊源。它纳西名菜“三叠水”的第三叠,即‘热烈叠’中的主菜。三叠水,对于纳西人而言等同于汉人的满汉全席,只有宴请最尊贵的客人才上此菜。相传当年徐霞客游历丽江,纳西土司曾用108‘三叠水’菜肴来款待的他。”

原来腊排骨还有这样的渊源,众人听的连连点头,但又由于饥肠辘辘,哪儿还有心情过多深究这些,吃到嘴才重要的,伙人马上七手八脚迫及待操起了碗筷。

小白的西北人,对这样的块肉非常情有独钟,虽然烫的直呼气,但丝毫没有放慢吃的节奏,还直呼“真爽”。

在座的四位女生,顿时也失去了往日的优雅,如饕餮附体,快朵颐起来。

反倒我、老赵和杨帅,看到众人开动,方才拿起了碗筷,我们馋,而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

平心而论,腊排骨这菜,管他们私下里如何用心加工的,下了多少工夫我并了解,但端上桌,给人的感觉无非清汤火锅,看起来也属于粗放式美食,吃起来觉得也方土菜,并像传说中那么吃回味无穷、意犹未尽。

也许,平日追求的都像粤菜那样的精致美食,对这样没经过精心烹饪的美食总兴趣浓。。

美好的时光总过的很快,饭回城的路上老赵和华梅真路有说有笑,老赵那副胸有点墨的人尽然能吹出满腹经纶的效果,这样的人才在我们设计院做机械设计工程师,真耽误了人才。

而华梅对老赵似乎格外垂青,路上几乎好奇宝宝,直在向老赵问着问那?

我侧耳留意了下,听到华梅问:“赵哥,听说抚仙湖石锅鱼很鲜很好吃?”

老赵脸神秘说:“抚仙湖呀?抚仙湖水质清澈,矿物质非常丰富,肯定很好吃,但仅限于浅水区的鱼儿,据说抚仙湖湖底有水下古城,那传说中的古滇王国,古滇王国被水淹没非常突然,以至于很多人都没能逃脱,水下死尸众多,甚至于很多都栩栩如生,非常惊人,深水区的鱼儿每天在死尸中游走,尸气浓厚,想来也好吃的。”

华梅听阵作呕。看来这妹子明显吃过抚仙湖的石锅深水鱼,这完全想方设法挖掘出的各种话题。

老赵也聪明人,马上明白其中缘由,顺坡驴的伸手帮华梅拍了拍背,我鄙夷的看过去,只见到那家伙满脸的邪笑,看来早有预谋的,太坏了。

老赵说话并低调,声音自然传入了我们所有人的耳朵里,便宜姐马上兴趣增,询问:“抚仙湖?这么神奇?这么刺激?要去要去。”

听到这里,我便有些忍住,看来必须适时打击下她们。

:“话说这古滇国,也充斥着满满的汉文化的古国而已,据说战国时期楚国为了开疆扩土,便派出将庄桥远征西南,庄桥经历多年征战终于征服了这片穷山恶水,庄桥便准备凯旋返楚,但在返程的过程中遭遇到秦国的阻截,经多方打听方才知,楚国早已被秦所灭。

楚国已经复存在,庄桥听闻此悉,想起家乡的妻儿老乡,禁潸然泪下,无奈势单力孤无法与强的秦国抗衡,更难以报仇雪恨,只好再次回到西南,建立了的古滇王国。”

眼看老赵都快要抱得美人归了,我得赶紧抓住切自我表现的机会。

我这水平要认真发挥,怎么得抱回去俩?当然这属于玩笑,我还的,有足以,再多,各方面也伺候过来。

在这么多美女面前,爷们都有表现的欲望。

老赵马上接着话茬说:“来发生了什么质活动,瞬间把古滇王国淹没了,如今抚仙湖最深处水深150多米,2001年6月的时候,央视举办过次水下古遗迹考古直播。拍摄过程仅仅持续了40分钟戛然而止,据央视统计,‘抚仙湖探秘’直播收视率达到了36%,创下几年来的新高。但既然达到了这么高的收视率又为什么要播到突然停止,至今也没有人给明确的解释,所以这给古滇遗迹蒙上了更加神秘的面纱。”

老赵这番说辞,最的亮点包含了很多数据,般喜欢说数据的人,都会给人种极其靠谱的感觉,这方面我还稍有足。

杨帅也开口说:“本来想着能跟随央视探秘,看看水下古滇王国,谁想竟然刚勾起我们浓厚的兴趣,戛然而止动,这憋的我好难受。”

佳佳听到这里便捂着嘴直笑,之带的家都嘿嘿直笑,众人这般笑,搞得我感觉好莫名其妙,纯洁的我脸懵懂看了半天。

便宜姐拍拍我的肩膀,说:“嗯,好孩子。”

我心里嘿嘿笑,刚刚我刚要发笑又憋回去的感觉,和杨帅好有比,过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又有几人能做到君子坦荡荡呢?

总之,老赵轻描淡写谈起的话题,再度引起了家的兴趣。番讨论,我们终于回到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