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风携雪霜共飞舞,胡乱拍在脸颊上

小说:缘起春城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梦飞九天 字数:2833

华梅指着雪山顶峰说:“那里扇子陡峰,海拔5596米,北半球最靠近赤道的雪山,与哈巴雪山遥遥对峙,汹涌澎湃的金沙江从其中间奔腾流过。

山峰终年积雪化,随着时令和明暗的交替,景观也变幻无常。时而云蒸雾涌,云蒸霞蔚;时而碧天如水,万里无云。

上边常年悬挂着现代冰川,宛如一条‘玉龙’,横卧云天,像极了将要跃入金沙江的巨龙,造型非常形象且大气磅礴。”

说,华梅真十分称职的向导,总会十分及时且详细地给答疑解惑。

一路的惊险刺激并非此行的浓墨重彩,当大家缓过神来,一又神采奕奕起来。

放眼望去,迎面便一条蜿蜒曲折的木质栈道,栈道的尽头应该此行的终点——冰川公园的观景平台。

初春正冰雪最为丰厚的时节,风携雪霜共飞舞,胡乱拍在脸颊上,这并影响的前进的步伐,反倒给了一种雪花纷飞的感觉。

开阔的视野、冰爽的空气、晶莹的雪花,这一切无展现出震撼心灵的美。

苏苏、佳佳和便宜姐三女生,异口同声地感概道“好美啊”,当了再次胡乱地拍了许久照片。

杨帅也丽江,自会过分惊叹于此等美景,他平静无波地说:“在这里可以领略到几万年的冰川美景,虽全球天气变暖,使得冰川规模严重缩水,但这里规模非常浩瀚的。”

小白此时也开口说道:“冰川公园太美了,下次要来,去寻找那传说中的穴居雪,听说穴居雪昼伏夜出,行动灵敏但能言语,以冰雪为食,三朵神化身雪山时留下的守护侍卫。”

老赵到此情此景也说道:“这里有世界上每年可滑雪时间最长的滑雪场,要去体验一下,感受感受在冰雪上飞驰的刺激?”

滑雪嘛,对于来说并陌生,虽技术咋滴,但勉强能维持站姿。

着四位女生依在意犹未尽地拍照,有些倍感无语,真旅游十分钟拍照一小时。

来得及时制止,拿着那么高级的手机,那一定要拍到昏天黑地。

这种扫兴致的事无疑又推到了身上,因为买的票,好像成了带的队。

冲过去喊道:“各位美女,你清水出芙蓉,天去雕饰,随便一拍一张非常完美的靓照,别反复拍了吧。”

欲让其暴起,必先把其夸的沾沾自喜,这对付女生的最好策略。

随后接着说:“计划去滑雪,你要一起去呀?”

本来想着滑雪这么惊险刺激的运动,她应该望而却步才对。

谁知事实完全出意料,便宜姐和苏苏、佳佳几位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连拍照这种最重要的事也能暂时搁浅。

这些女很疯狂,刺激的事都少了她的身影。

抵达滑雪场,交钱领装备,滑雪的装备很简单,雪板和雪仗。

穿上雪板,由自主地往低处滑溜,再几位美女,华梅的表现很突出,显对这种活动已经驾轻熟,其次令吃惊的便宜姐,她尽左摇右摆晃悠了一番后,也像模像样地学会了独自缓缓前行。

而另外两长腿美女,苏苏和佳佳那行了,俩互相搀扶着,摇摇晃晃随时像要倾倒的样子,时惊叫着。

杨帅和小白终于可以发挥护花的作用,赶紧上去一扶将起来,并给她认真的讲解着刚刚学会的滑雪要领。

一番折腾后,三位初学乍练的美女已经初步掌握了基本技巧,这下像脱线风筝一样,一独自疯去了。

滑雪这项活动确实很紧张、很刺激。

再一次由上至下俯冲而下后,便原地站立休息。

正当准备靠边站立的时候,听到一声清脆的尖叫由远至近一路传来,回头一,原来便宜姐,照着冲撞而来,那趋势除了主动摔跤,估计很难停下来。

赶紧踢掉双脚上的滑板,张开双臂横栏了过去,虽她体重大,但速度大导致动能大,一下把冲翻在地,她前冲的惯性减,带着一路前冲,后来一直撞在围挡上终于停了下来。

滚落一旁的赶紧坐起,活动了下筋骨,很庆幸,发现自己并没有大碍。

再低头她,闭目静躺,毫无动静,摔死了,摔晕了?真的让一下难以辨别。

瞬间出了一头冷汗,赶紧附身查,紧张的试了试鼻息,貌似有出气,而进气却明显。

随后又拍了拍她的脸蛋,吹弹可破的皮肤一阵震颤,弯弯的睫毛挂着雪花,显得更加美艳动,但这时哪儿有心情欣赏这些。

这时紧张害怕的情绪已经无法遏制,马上准备使出救三大招:掐中、压胸脯、工呼吸。

先掐完中,她竟毫无反应,这也许没舍得使出足够大的力气掐的缘故。

接下来只能压胸脯和工呼吸了,手再次触碰到她的那一刻,一只粉拳以迅雷及掩耳之势朝面门突袭而来,赶紧往后仰身躲开,紧接着听到两字“流氓。”

这时,才反应过来,这调皮妞竟在装晕吓,真关心则乱。

随后紧张的心情瞬间舒缓了许多,心想没事便最好的结果。

紧接着赶紧开口辩解说:“姐,你既装晕,那操劳救你的场景应该一清二楚吧,哪儿有耍流氓?为了救你,你要再多装一会,胸也摸了,嘴也亲了。”

只见她呵呵一笑,说道:“听这口气,你挺遗憾呀?”

赶紧摇了摇头。

她又说道:“你那么紧张,那本小姐原谅你吧。”

一脸苦笑地问道:“姐,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呀?你那么拼命地撞来,自杀的时候跑偏了?谋杀的时候要一命换一命?”

“这里你一撞你撞谁?难道让往山下飞去?这也对你的信任,相信你会见死救的,果,你真的没让失望。”她拍了拍的肩膀振振有辞的说道。

“姐,雪场周围那么多安全围挡,怎么可能飞出去?弹回来多。”反驳着说。

“早知道,使点劲撞死你拉到,免得你喋喋休。”

“呵呵,你这小身板,别说以平沙落雁之势撞来,算你以猛虎下山之威撞来,也能安无恙。”

的气势这样堆积起来的,一方面形体气势而另一方面语言气势,此处足彼处补,别的可以丢,脸面和气势能丢。

俩吵闹的时候,另外六也围拢过来。

大家洋洋得意的样子,又到便宜姐哑口无言的表情,之后再到俩亲密无间地滚落一旁未分开的情景,各种猜测在每脑海里纷至沓来地产生了。

首先苏苏和佳佳也甩掉雪板,迅速地跑了过来,一一边把架起来扔到一边,别身材苗条纤细的,好似娇弱无比,而此刻表现的却跟杨门女将似的。

老赵三赶紧上前把被扔在一边扶了起来,三偷偷地朝直竖大拇指。

老赵露出了满脸激动,压低声音问:“你这也太冲动了,到火候下手,家的反应,有点着急,肯定要前功尽弃、功败垂成、功亏一篑!”

欲哭无泪啊,随后呸了他一脸,天天一起混,结果竟品这么信任?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这么含蓄、浪漫的手段会用的,这下下策,脑残才会这么干。

这时,便宜姐已经回过神来,收敛了继续恶作剧的小调皮心思,帮前前后后解释了一番,使得终于得以沉冤昭雪。

谁帮咱翻了身呃?

谁帮咱得解放呃?

那亲便宜姐

那救星便宜姐

呷拉羊卓若呷拉羊卓若桑呃”

误会解除后,大家又恢复了其乐融融,但也感觉到有些累了。

便回到休息室,坐在一边,准备补充营养。

刚刚的小误会使得有些小情绪,所以在独自撅着嘴郁闷,眼前突冒出一条脆脆鲨,扭头一,原来便宜姐递过来的。

随后她又跟道了歉并表达了感谢。

其实并没有介意,只能总神经大条地把喜怒表露于形,偶尔装一下深沉,显得更有城府,这以物喜以己悲”的道理。

没有恢复起初的欢愉,她准备再次放大招,于说道:“给你唱首歌吧?”

顿时满心欢喜的说:“那要点歌。”

她说:“那你点,这点要求很容易满足你的。”

随后着她的眼睛点了一首《爱笑的眼睛》。

她唱的很好,除了假声有点拿捏准,其他都无可挑剔,甚至于吸引来很多游客的侧耳倾听。

着一男游客时而陶醉、时而鄙夷,真让好生尴尬,毋庸置疑,陶醉一定陶醉于女神的歌声,而鄙夷一定鄙夷的女神身边那影响风景的

而别羡慕嫉妒恨,享受这种感觉,这所谓的喜欢别又拿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