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的维纳斯 III

小说:星宫战记 类别:古代小说 作者:钱涵可可 字数:2926

两人传送之前的仓库,然后冒着大雨向外奔跑。

“就是这里!”两人跑大约300米后,夏脚步说道。

并没有感周围有什么异常,但看的眼睛已经变成金色。之前变身时候眼睛也变成紫色,看来夏已经发动星石力量,所以能感知异能者的位置。

“目标捕捉完毕,结界发动!”夏的双手往放,脚突然显现出金色的魔法阵。魔法阵旋转几圈后,突然往外迅速扩散,发现四周变成之前遇的平原结界,但结界的范围比之前小许多,看来这次夏是准备自己出手

“目标出现!”顺着夏的指示看去,前方300米处出现两只异能者。它们看去块头并没有双角那么魁梧,身也没有附着坚硬的铠甲。也能明显感觉,这两只的实力要远远低于双角,难怪夏如此自信。

“清扫开始!”夏的语气突然变得兴奋起来,浑身像是有巨大的能量断往外发泄。她的左手臂似乎缠绕着金色的丝线。

径直冲向其中只怪物,顷刻之间便来它的面前。怪物刚想抬手,子就被夏给抓住。

“撕~”夏用右手抵住怪物的肋部,左手紧紧抓住怪物的右臂,然后用力往扯,怪物的右臂刹那间就只剩点皮与身体连接。地方就流满红色的鲜血。

怪物大吼着,举起另外只手臂就要砸向夏,夏机巧地躲开攻击,向后跳去,拉开距离。然后夏将左手对准那只受伤的怪物。

“金色荆棘,缠绕!”左手的金丝线子变长,空中呈蛇形走位,朝怪物冲去,怪物还未来得及反应,身体便被金丝线缠十几层,无论如何尽力也无法挣脱。

怪物断发出悲鸣,被细线缠绕的地方断渗出鲜血。似乎细线中长出很多黑色的倒刺,直接嵌入怪物的肉中。

左手挥,金丝线贴着怪物的肉体离开,怪物的惨叫也随着丝线的移动而愈发悲鸣。丝线全部回左臂时,怪物身十几道深红色的伤痕,每道口子都深入十来公分,流出的血液很快就把怪物的身体全部染红,大雨的冲刷速度都无法洗掉丝血红。

的左手又微微动,丝线突然自动成型,变成丈多长的细枪。夏再次轻轻抖,细枪飞射而出,将怪物的右眼贯入,从后脑的颅骨贯出。夏的手势再伸,细线从怪物的颅骨缩回,又再次贯穿怪物的左眼,怪物似乎失去知觉,半跪着瘫倒地。细线又缠绕怪物的脖子

“死吧!”夏将左手狠狠挥,道血柱从怪物的动脉喷涌而出,十几秒后,怪物便停止行动。

手往指,细线将怪物的头颅给紧紧抓住,夏手往抬,细线也断地拉扯着怪物的头,只见怪物的身体断发出骨头断裂的声,头也缓缓也离开身体,颈部的皮肤组织出现裂缝,裂缝断变长,怪物的头终于突破阻碍,被硬生生地拉出身体,部分还带着截脊椎,面的血滴还有节奏的往滴落。

另外只怪物旁边颤抖,呆若木鸡,根本没有趁机偷袭。夏将金丝线全部收回左臂,眼睛死死盯住剩的怪物,脸满是杀戮的兴奋和快感。

怪物发出阵怪叫,掉头就疯狂地逃跑。夏发出大笑,嘴巴张得老大,感觉她每颗牙齿,每根头发都兴奋地颤抖。这根本像人类,仿佛是更加可怕的物种。恶魔吗?可能比认知中的恶魔要更加残忍吧。

只怪物还没跑出100米就被金丝线刺穿左脚,仰面倒。夏脚踩怪物背,举起双手,金丝线她手里变成把锋利的长刀。夏划,怪物的两条大腿便被切,只留臀部方残留的部位还微微颤动。

又是两刀去,怪物的左手和右手也被砍

明明可以直接砍掉头颅结束战斗,偏偏要把手脚根根砍,最后才是头颅和身体分离。即便对方是怪物,手段也过于残忍远处看着这切,有些忍直视,但也没有任何阻止夏的意图,只是呆立着没动。

这就是仇恨的力量么?姐姐也会是如此吗?陈嘉谟死去的惨状,明显是被虐杀而死,而姐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自己也历历目。

尽管没见过夏当时的反应,但作为陈嘉谟的妹妹,她的悲伤相比姐姐也肯定遑多让吧。

两只怪物全部被撕成碎块,再也可能有行动或复活的可能。结界里只剩两人。夏此时呆立怪物尸块旁边,雨水顺着她秀丽的面容往流淌,赶紧跑她的面前。

姐,你还好吧。”

将目光慢慢移动的身。瞳孔依然是金色,给人毛而栗的压迫感。除像把人撕碎的恐惧外,她眼里看更多的是无助。

“如何?后悔跟来吧?这就是真正的我。”夏的语气十分平静,似乎类似的话已经对无数人说过,她应该也习惯别人的反应

惊诧、恐惧、反胃、恶心。反正接来你的表情也差多就是做述的选择题吧。夏将眼睛轻轻闭,心里轻叹声,准备撤掉结界,然后离开。

“咦?!”夏感觉自己正靠男人的肩膀,身体被对方的双手给环绕着。抱住自己的双手力量可以说十分轻柔,但却让她冰冷的身躯感受无尽的温

就这么抱着夏,任凭雨势减,他也没有松手离开。

会,的右手开始轻抚夏的头发,从头盖骨直背部,右手沿着夏的头发断开会滑动。

“姐姐那时候哭的非常伤心,我什么都做,唯能做的就是这么抱着她,轻轻摸摸她的头。”的耳边轻柔地说道。

“诗诗姐没说错,你还真的是个小男呢。”夏抬起头看着,瞳孔依然没变,还是金色。但眼神却没刚才的锐利,表情也回那个温柔可人、带着微笑的邻家姐姐。

“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回复原状,也宽心许多。

“看你嘴巴甜的。”夏将头埋的怀里。

“让我任性,我想大哭场,就这么抱着我。”

“嗯”地答应,夏随即便泪水喷涌而出,委屈、痛苦、快乐、幸福。这些积压的感情全部浓缩进眼泪,伴随着哭声雨中尽情释放。什么话也没说,只有右手像安慰哭闹的幼儿般,断地轻拍夏的背部。

会儿,夏停止哭喊。

“谢谢你,小。我好多。”夏抬起头,脸幸福地望着

“明明我比你大,感觉你面前自己倒像个爱撒娇的小妹妹。”夏笑着说。

“偶尔做个任性的小女生有什么好。会撒娇的女孩子才可爱呢。”

“真会哄女孩子呢。那姐姐要多对你任性些,撒撒娇,可以吧。”

“当然啦。”抚摸着夏的头发说道。

“你说的哦,那姐姐客气。”夏看着,缓缓闭眼睛。

“吻我。”夏嘴唇微微张开,渴望着的回应。

两天前,姐姐也对着自己说过样的话,也是这么闭眼睛,双唇也是这么散发着诱人的清香,等着自己的回应。

看着夏,脑海里浮现出前天发生的情景。

那时夏及时出现,将自己和姐姐打断。而这次,整个结界只有他们两人。

会有人来打搅,切全凭自己的意志行动。

慢慢地低头,四片嘴唇就这么交织起。

“等。”夏突然将

“你忘对我说很重要的话。前后顺序都倒,真是的。”夏嘟囔着嘴说道。

虽然有些害羞,但绝是个木讷的人,夏的话再明显管谁大谁小,这话基本都是要男生来说才适合。

,”顿,刚才的热吻给他极大的勇气,“做我女朋友吧。”

“孺子可教。”夏嬉笑着又轻吻

“先离开这里吧,这里的气氛太适合谈情说爱呢。”夏的瞳孔回复成原来的黑色,结界随之消散。周围依旧是次那个仓库,看来夏又使用能力空间转移这里

“异能者已经全部消灭,尸体放仓库,请安排人员前来处理,我这边先撤离。”夏与星宫队联系后,将手机放回口袋,此时仓库只有他们两人。

“浑身脏死啦,都被雨淋湿,还沾那么多血,衣服裤子都要扔呢。”夏拉着衣服鼓着嘴对着说道。

“赶紧回家冲个澡,然要着凉的。”脏兮兮的样子,赶忙说道。

“嗯,我现就传送回去。”夏,脸色微微红。

“小,你也起来吧。”

心里是小鹿乱撞,激动已。但嘴却打结,久久没吐出半个字。

“外面打,我怕,我要你陪我。”

“嗯...嗯...”嘴里依然吐出半个字,还好右手帮大忙,赶紧握住夏的左手。

阵魔法阵闪过,两人从仓库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