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 II

小说:星宫战记 类别:古代小说 作者:钱涵可可 字数:2494

很快,又个周五到来像往常样,午从学校寝室回家,顺便小区旁边超市买些菜,准备做两人份晚餐。

今天的天很早便暗来,五点不到天空便乌压压地片黑色。天气预报说今晚会大暴雨,姐姐赶紧回来吧。诗以前非常怕打,每当有闪电亮起,她总是跑到房间,让紧紧抱着她。有时夜里暴雨,诗就直接钻到被窝紧紧抓着很喜欢被姐姐抱着的感觉,这时候的姐姐完全没有平时的样子,就是个让人充满保护欲的柔弱女孩子,非常喜欢这么近距离地闻着姐姐淡淡的发香,摸着姐姐的头发,不住地安慰她。他对陈嘉谟说自己喜欢电,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吧。

上初二后,父母便不让雨天跑去的房间诗便房间里边抱着大熊玩偶,边用手机给发信息求安慰。后来诗和陈嘉谟交往后,就再也没有雨天给发过任何撒娇信息,即便陈嘉谟死后,也次都没有。

六点,外面的雨势已经非常大,但诗依没有到家,不禁有丝担心。这时,的手机突急促地响起铃声,来电显示是姐姐。接起电话,刚想问诗怎么还没回来,电话另诗只大声喊句话,便断通话。

“小,呆家里别出来!千万不要出来!”

刚准备给姐姐回电,突窗外发生声可怕的巨响,赶紧跑到窗口张望。离自己所公寓楼不远的小区围墙突被炸开个大口,口子处隐约有小两个人影。大的人影身材魁梧,全身好像披着类似铠甲的物品,头盔上还长两只角,看起来应该是个男的。较小的人影穿着紧身制服,勾勒出幅曼妙的身材。尽管较小的人影背对着,但那头美丽的长发和标志的身材明显暴露性别。

这头发和身高,怎么这么像姐姐?打开窗,想更仔细地观察时,两个影子突开始扭曲,仿佛进入异空间般消失的眼前。

定神,再往大口处看。爆炸产生的砖墙碎石洒落地,大口子也,但两人就这么消失,周围没有任何相关痕迹,好像他们就没存样。

心里开始微微颤抖,紧张的情绪从心脏传到全身,他产生莫名的冲动。他不顾姐姐电话的警告,从抽屉里拿出白色的石头,后径直冲楼,朝大口处冲去。

刚刚跑到破碎的墙口处,身体突像被股力量给抓住,整个人感觉被这股力量给挤压地变形,非常不好受。感觉快要窒息,大脑也无法正常思考,身体也被来自各个方向的压力给弄得动弹不得。他手里紧紧握着白色石头,努力想要挣开这股束缚。这股力量很快就消失放松来后,发现自己处于个广阔的异世界中。

周围像是未开垦的土地,或者说是被废弃的荒地,非常适合作为决斗的战场。感觉四周都没什么人,只有各种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泥地和大小山丘。

远处突传来阵激烈的打斗声。尽管从声传来的方向有座比较高的土丘阻隔,但声非常清脆,平常人如,也能轻易分辨出那是刀剑与铠甲的碰撞声。

可能是姐姐!顾不得多想,赶紧朝向山丘跑去。

异世界和现实世界样,大雨倾盆,地面泥泞不堪。好容易才爬到山丘顶,视线便全被姐姐和物的战斗给占据

物壮硕的臂比的腰还粗上许多,但挥舞出拳的速度却比普通人还迅速得多。每次打到地面,都留个个厚实的泥坑。姐姐的动作则更为敏捷,物的拳头快接近她时,都能迅速闪过,后精准地用刀刺向手臂的关节结合部。刀身和刀刃上都散发着青色的光芒,远远就能感到股灼热。这把刀像是附着着温度极高的火焰,每砍到物身上,便留道黑色的伤痕。物身上现少说也有十来道黑色砍伤,而姐姐则依是毫发无伤。

个打不着,个无法破防。两人就这么胶着好几十个回合。发现诗开始略有疲态,动作已经有些变得迟缓,而对方的节奏和力量丝毫没有减弱,不禁开始为诗捏把汗。

“不好!”诗的脚不小心被凸起的地面给拌,踉跄,节奏子全乱趁机拳朝诗袭来,诗赶紧把刀横,右手紧握着刀把架住的拳头,左手也推着刀面,勉强抵御住攻击,但如此身体其他地方便处于不设防的状态。

不会放过这绝佳机会。它立刻张开另只手,向诗不设防的胸腹部飞速划。弹指之间,诗的上衣便破开三道长口,露出雪白的肌体,随即肉体出现三条红印,后开始不断流出血液,不会衣服上便染上红色。

诗忍着剧疼,咬着牙准备重新摆出防御架势,但疼痛和伤势让她无法正常行动,对于次攻击无法做出应对。

“啪!”的重拳径直击中诗的小腹,巨大的反作用力直接让诗往后方的山丘飞去。“轰!”诗直接背部撞方的山墙,后头部朝地上,昏死过去。

浑身颤抖,嘴巴半张,颚不住地发抖。姐姐身受重伤,就自己方躺着,而也发现,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救救我!救救姐姐!”离自己和姐姐越来越近,的脑子已经完全紊乱,只有这两句求助的话不断循环。绝望,害怕,无助。此时的觉得自己就刑场上,马上刽子手的刀刃就要朝自己落,而自己是给个痛快,还是被活活折磨而死,完全处于未知。

已经距离不到50米,的恐惧达到极点,眼泪也不自觉的流来。

“别哭啊,看你这点出息。”的耳边突传来个带戏谑口气的年轻女声,到此时已经没力气去询问对方开路,依旧沉默着。

“不想死对吧?那赶紧把你左手握着的石头吞进肚子,再晚可就来不及哦!”女子的声是那么淡定,仿佛只是只蝼蚁,自己轻轻抬起脚就能把它踩得粉碎。

的脑子已经完全不受使唤,身体完全听从神秘声的指示。当走到昏死的诗边上时,白色石头。

瞬间,周围的空气就像凝固般。突的位置发出阵尖锐而沉重的鸣,随后道紫色闪电发出,将的右拳包裹。抖动右拳,想挣脱闪电,发现竟无法甩开半分。拳头也变得越来越麻,片刻后身体便感觉不到这部位的存

闪电中显现出的左手,他抓着的右臂,似乎并没使出什么力气,而力量比拼上完全落风,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处置。

“刚刚你是用这只手打晕我姐姐的吧?”左手环绕的闪电密度突变大,流速和强度迅速提升,的右臂开始变深,并冒起黑烟。

“离我姐姐远点!垃圾!”的右手朝着的胸口用力挥,阵风吹过,物已经飞到几百米开外,的视线中从庞大物变成个小黑点。

踉踉跄跄地爬起,脸怒容地盯着。突物张开嘴,朝前方喷,它正前方撕开道口子,口子不大,正好能容纳它个人进入。全部进入口子后,口子便迅速合上,再也看不到任何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