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无尽黑暗

小说:地狱境界 类别:古代小说 作者:日月星秋风 字数:5056

见到只雷御走近,越野住,“你在干啥呢?上啊!上我走了!”

雷御却在距离三辆越野差多二十五米位置停下了脚步,遥遥看着三辆越野,特别是那三司机。

“你这群,是准备起跟着去送死?”雷御喊道。

“啥意思?”

在说啥子?走我!”

“对头,管干甚,磨磨唧唧!”越野阵骚动。

雷御话刚落下,最开始打开门让众青年探出头,狠狠盯着雷御,嘴里大声骂叫起来,“你说啥子?你几意思?什么叫跟着去送死?你说我开带大家走,是带大家去送死?你什......”

“是是送死你心里没数?”雷御冷冷打断了叫骂。

“你少妈在这里放屁!”

雷御厉声道:“好好想想!别特么因为心里怕,来说什么是什么,这三说能带你走,你相信了?想清楚随便跟着,到时候丢是自己命!”

“我草你妈 你啥意思!”驾驶员脸色明显变了,朝着雷御破口大骂起来。

雷御看着,直接问道:“你慌了?”

,你再好好想,要是真能坐越野离开,这种情况下找到了,忙着自己先跑,还好心开回来接我辆回来也罢了,开开回来仨,真当天下都是怕死?”雷御冷冷道。

等那驾驶员再大骂,了几声协调声音。但仍然三辆越野驾驶员辩护意思。

是好心,你这咋乱说别!”

“对头!是专门回来接我......”

雷御脸沉,大呵斥道:“说这句话留在上,跟着走!其相信我劝你马上!”

“这,这......”

“等等,司机兄弟,我问你莫要骗我哈,是是真跟着你能坐离开这里?”

那驾驶员脸色涨红,正要辩驳。

雷御却继续追呵道:“你都想想,越野在城区马路上每小时再差也能开百来公里远,现在半小时过去了,找到时候,自己开先尝试离开!?怕是因为路上半都看到,或者发现了什么鬼东西,心里害怕才故意开回来,想拉上我起走!到时候真出了什么事,我是给垫背!”

道理!”

“兄弟,兄弟!你说话啊!是说?”

“哥,你真先开去试过了?你到底开了好远路,在路上还看到其!?”

“让开,你让开!老子要下管了,我走了!”

驾驶员满脸通红,眼神中了慌张,“你要听放屁!我真是回来接你!大家相信我,我肯定能回去!”

然而眼见模样,反倒更加信,甚至死死拽住门,让门合上,然后直接起身往越野外面跳。

“下,我也走了!下!”

“我也是!”

眼见越野开始下,那青年驾驶员完全恼怒了,可这时,另外两辆越野也缓缓摇下窗,边让众边司机探出头,向青年喊道:“算了,江榕,我也走了,我!”

“是啊......江哥,我都开了那么远了,路上根本......根本没得!这大死城......还如大家留在这里......”

另外两辆越野司机明显很犹豫,此时终于反水了,纷纷出言劝说。

“你闭嘴!”青年司机喘着粗气,红眼看着所

“苏曾洪已经开走了,我看,我看家现在早到家了!我现在开去追,肯定也能回去!大家相信我!”青年狠狠喊道。

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共是五发现了停场,四辆,而其中辆根本开回来,自己离开了!

雷御冷笑声,“愿意跟着走!磨叽啥磨叽?说这些,老子相信能坐离开,你少特么在这里唬!想喊我跟着你去送死,你做梦呢!”

那驾驶员气喘吁吁,死死盯着雷御,眼睛通红,忽然掏手,把黑漆漆手枪突兀出现,直直指向了雷御!

沙 漠之鹰!

“狗杂种,你想死是是!信信老子枪毙了你!”

雷御眼神缩。

而周围更是面露惊恐,片哗然,“怎么枪!”

枪!”

“对了,选项,是选项!之前红色电话说我可以选样东西,里面可以选枪!”

,在看见青年司机掏枪之后,忍住摸向了自己怀里。显然,这几已经使用选择了选项,而是选也是沙鹰枪!

“你妈叫谁狗杂种,你开枪试试!”

雷御身后,声阴沉而略显青涩少年声音传来。

只见弈春秋,手中也捏着沙鹰,以最标准枪击姿势对准了那青年心口!

“你,你妈以为我敢?”

在察觉到弈春秋手中沙鹰后,青年气势明显缩了截,单手拿枪也些颤抖。

弈春秋冰冷道:“你手里拿是沙 漠之鹰,这种枪经过专业训练,普通超过二十米,根本可能射得中要害部位!然而我很遗憾告诉你,我手里也是沙 漠之鹰,而且我也受过专业射击训练,你信信我能在你扣动扳机之前,先在你胸口开洞,然后在你扣动扳机,打了发空枪时,又在你额头上开洞!?”

“你自己看看,我俩现在距离你超过二十米?现在!给老子把枪放下!”

“雷御,我现在往后退,只要敢开枪,我身上开洞!”弈春秋用胳膊肘顶着雷御,示意雷御往远处退,而眼神却死死盯着青年扣枪扳机,杀气凛然。

雷御神色些阴沉,......怎么喜欢被用枪指着。哪怕这只是普通,哪怕根本可能真正威胁到自己!

“我回去吧。”

雷御和弈春秋两开始缓缓向后退,连退到了百多米外,弈春秋才松了口气。而那青年司机单手举着枪,终究是没敢开!

弈春秋眼睛仍然遥遥盯着那青年,嘴里却冷冷呵骂道:“你是傻子吗?”

雷御没说话。

弈春秋回头看了雷御眼,深深吸了口气。

“幸好,只是根本懂枪普通,被我唬住了。要真开枪,打住要害也能打残你。”

雷御伸手将弈春秋手中沙鹰拿了过来,平静说道:“最重要是你没子弹。然你应该会先开枪?”

雷御熟练从怀包里取出沙鹰弹夹,之前把沙鹰交给弈春秋检查时,雷御根本没把子弹装进去。

弈春秋知道怎么说好,雷御说没错,刚刚情况,如果子弹,绝对会先开枪!

根本存在什么扣扳机胸口开洞,打空枪额头开洞事情,在青年举枪瞬间,弈春秋会从背后百多米远位置给枚子弹!

“这里距离大约百六十多米,算很安全位置,先进庇护所,反正天已经黑了。”弈春秋冷声道。

经过雷御刚刚短暂对峙,天上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

世界,片黑暗!

十盏路灯,还三辆越野灯,在这黑暗中发着最后光。

雷御与弈春秋退进庇护所,雷御回头望了其眼。现在已经没想跟着那青年司机离开了,显然雷御话已经起了作用。

侧面说,雷御已经在觉中救了这些命。

“可惜了辆上好越野!”弈春秋缓缓道。

最后那用枪指着雷御青年司机,到底还是决定要走。哪怕只剩下要走,管是时之气,还是因为黑暗恐惧压烂了心神,独自驾驶着辆越野,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漆漆马路尽头处。

月短短和江萩两抱膝蹲坐在简陋庇护所中,黑暗降临,雷御与弈春秋终于回来,两女孩心里也稍微安稳了些。

“清点得怎么样了?”雷御询问道。

因为简陋庇护所本来大,空间狭小,四挤在起已经很勉强了,现在又存放了大堆食物和商品,得已之下,身材最大雷御只能坐在最外面,把半身子都露在庇护所门板外。

雷御看了看后面被整理出来大堆东西,似乎确实挺多

江萩理了理头发,想到刚刚整理物资,心里总算点高兴和放松,“没骗我,我确实很多东西!”

“我给你简单总结下吧!”

“等等,先慌。”弈春秋打断江萩。

“雷御,拿着!”弈春秋从背后五金店搬来工具堆里,抽出把铁铲,“建这庇护所框架时我考虑了,我这样待着,最安全办法还是要往地下挖!”

“别看这是柏油马路,硬要挖,肯定能挖开!”弈春秋用手拍了拍马路地面,“天天这样蜷缩着很危险,地上本来也够安全,雷御你边听江萩归纳物资,边想办法赶紧把泊油路挖开!我现在只用两颗树苗搭建庇护所,挖地坑主方向朝另外株树苗挖!”

雷御接过铁铲,满脸错愕。

啥意思?合着挖?

弈春秋看出雷御想法,“泊油马路路面太坚韧,全队力气能挖得动,我都没那力气挖,等你把马路皮刨了,我起帮你掘坑!”

雷御呵呵呵呵......

那你娘刚刚找队友时候怎么多找身强体壮?找这俩病恹恹姑娘来干啥!?雷御当时铁铲子砸在弈春秋脸上。过这话也没办法当着江萩和月短短面说。

“江萩,你开始总结物资!”雷御狠狠喊道。

此时,无尽黑暗已彻底降临,除了雷御几还比较计划外,另外几盏路灯下,甚至才想起可以使用选项,得到重要初始物品。

“那我开始清点得到物资了!”

江萩看着雷御奋力挖地,勉强给挪了下铲子位置。

女孩揉了揉脸,开始轻声细语清点物资。

“我和短短两简单对所东西,按照种类做了表格区分。你看!”

江萩拿出张白纸,上面详细写着娟秀小楷,但因为时间紧迫,大多都是只江萩看得懂词语缩写。她用食指指着慢慢读到:

“分别是:”

【冷藏异坏食物,十二种。】

【奶肉类:速冻猪肉5块、速冻饺子2袋、冻鱼3条、鸡脯肉1袋、鸡蛋25枚、酸奶10瓶。】

【蔬菜类:番茄17、菠菜1把、大白菜2朵、莴苣5根。】

【杂类:月短短打包剩菜剩饭2袋、小西瓜1。】

江萩顿了顿,指着白纸上看得懂简写词道:“之后是比较重要,大多数是商店出售食物。”

【可长期保存重要食品,大约两三百样。】

“而且因为种类比较杂,时间够,我只估算了大概总数,全部加起来应该接近三百样东西。另外还小袋土豆,泡面大约两箱,我没算进去。”

弈春秋在旁道:“能长期保存确实很重要,先储存起来,最后再吃。”

这些东西应该是雷御最开始扫荡超市得到了。虽然听起来接近三百样食物,相当多,但其实大多体积很小,比如根火腿肠能算样食物,而五根火腿肠被算成了五样!

火腿肠这玩意,雷御少说口气装了盒,光是火腿肠占去相当多数量了。

江萩将手中表格白纸放下,“总是这些东西了,还些零食,如巧克力、薯片之类,我统放进了大塑料箱中,在那里。”

女孩指了指月短短屁股后面,月短短正背靠着那些零食箱子抱膝坐。

江萩道:“东西非常杂啊!最重要水,我没去数,但是目前看来,应该会是我最缺资源!我,对水消耗肯定相当大!”

弈春秋皱了皱眉头,“水够吗?”

吃饭还能饿十天半月,但是喝水,恐怕星期都挨过去!

“停,那啥,水呢?先拿来老子喝口!”

旁边,雷御嚯将铁铲插在了地上。

头上满满大汗颗颗往下落。

弈春秋转头往雷御挖地位置看了眼,眼皮跳,转身从背后抽出瓶水来,递给了,“你是什么怪物!我本来以为你得挖到后半夜才能挖开泊油马路表层!”

雷御咧着嘴嘿嘿笑了声,接过水,千省万省喝了半瓶。

看看自己掘地,泊油马路坚固表层已经被挖开缺口,只要顺着这缺口掀下去,后面会轻松少。

“也没多难,先把铲子左右砸弯,变成筒刺了,刨坑比较容易。”雷御深深喘出口热气。

手中铁铲,铲子边缘大部分卷起,短短时间,已经被完全用烂了。

因为雷御弄开了柏油马路坚固负重表层,弈春秋便从背后抽出三把铲子,自己拿把,江萩月短短每把,三赶紧投入了挖坑扩建工作中。

弈春秋道:“这地坑很可能会在未来成为我最重要安全庇护场。实际上算在当下,地坑也比地面上用木门板搭建简陋庇护所安全百倍!”

“它还可以为我提供舒适生活空间,我会盲目追求实用,生活空间干净程度直接关联健康状况,这点我最清楚!我药品限,要尽量避免因为环境问题而生病。”

弈春秋指了指周围门板与钢管、钢管外面冰箱门,“这是双层结构,内层木门板漆,基本是防潮,可以把挖出来土填到中空钢管、木门与冰箱铁门夹层中,这样能效提升防御力!”

弈春秋看了看最后株小树苗。搭建庇护所,因为材料所限,因此只用了两株小树苗与电灯杆子作为支撑,另外株小树苗目前是闲置状态。

弈春秋又指着树苗道:“我之前在想,选项中是‘三颗坚固大树’,这玩意坚固确实挺坚固,可是哪里像大树?所以我推测,这三株树苗是可以后续用某种方法继续生长!直到真正长成选项中说‘三株坚固大树’!”

“所以我在规划庇护所时考虑好了庇护所出口朝向,而且庇护所定要挖坑!向着最后株树苗挖过去!”

雷御歇了阵气,问道:“所以为啥往那边挖?”

弈春秋道:“因为那边处于路灯照明范围内。当然这只是原因,最重要是这方向朝向居民楼背墙,实际上最为安全,也最为危险!我必须全力防守这方向!提防敌直接从居民楼顶居高临下进攻!”

“我考虑庇护所样式足够完善,会出现什么忽略隐患。另外,假如这三株树苗真可以继续长大,因为它坚固性,我还想法——先挖出来足够宽大地坑,然后意用这些树苗断生长根系包裹地坑墙体,可以形成绝对坚固地下庇护阵地!”

弈春秋忽然站起身,眼神凛然指着庇护所出口朝向,也是居民楼背墙,“我实话告诉你,我在赌,我打赌这三株树苗能继续成长,所以我才选择了这样式和朝向庇护所。我指方向,概率上讲,它会是最危险地方,但也仅仅限于我无法完全掌控这地段,它才会是最危险!而我能够掌握它,它会变成最安全地方!”

雷御往弈春秋指着方向看了眼。

哦,弈春秋指是这类型阵地么,那确实说得没错。

上方是居民楼楼顶制高点,下面是较为空旷庇护所阵地。

这种类型阵地,在无法完全掌控之时,敌可能居高临下占领居民楼制高点,造成巨大威胁!

旦能够效掌控局势,或者说己阵地防御能力足够强大,可以抵抗这种制高点威胁时,敌强行占领制高点行为,反倒会使其变成暴露动向与进攻意图活靶子了!

很好理解。简单问题——

是在片黑暗之中放阴枪,看见踪迹威胁大?

还是在座明亮高塔上,已经占据了制高点,但却暴露出进攻动向与意图威胁大?

弈春秋选择了第另可受到制高点威胁,也想得到敌清晰动向和意图!而给弈春秋最大底气是,三株小树苗可以继续长大,可以成为坚可破,无视制高点威胁强大屏障!

雷御忽然发现,好像确实点小看弈春秋算计了。这确实名虚传,与曾经看见过某些记录致。

江萩皱了皱眉头,看着弈春秋没说话。

倒是月短短把墨镜摘下,狠狠抹了把汗珠:“你这小,偷闲偷闲,还在说什么鬼话?赶紧来挖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