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懂的新生

小说:其为修正万象之人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路边的可乐瓶 字数:2235

泛大陆

无空之天

永恒枯寂天空之上,

,一破空之声呼啸而过.......

流星,划破长空,向未知之地飞去......

而此时,某雪峰之巅

一位身白色长袍,一头绿色长发,面容上无法分辨出男女人,矗立于雪山之巅,忽,似有所感,目光透过层层虚空,看向了那颗划破天迹流星……

“嗯?那?”

“呵呵,没想到你居回来了,嗯?对,那你,你可没这么弱小!”

“那到底……?”

过嘛!居落在那个地方吗?看来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一阵微风吹过,雪花飞舞,而其身形也随之消散于天地之间,只留余音回响在山之巅。

“万象以定,天地重演,此乃此世选择,谁也无法改变,纵使你也行!”

———————————

一处山林里

一位年龄约十六七岁女,穿简朴衣服,背一个背篓,行走在丛林间,一边走同时,嘴里还念念有词。

“还差最萤落草,接下来一个月药用量就凑齐了”

“可,似乎这片森林萤落草都被采摘完了......"

女有些犯愁了,萤落草属于一种很常规草药,用量十分巨大,山林外围都已经被采摘得差多了,以至于她来到森林更深处。

而如今,这片山林里萤落草也已经被她采摘完了,如果还想得到萤火落草,就前往山林更深一些地方,可这里就已经十分危险了,时时就有妖兽出没,更深处只会更加危险,而她只一个普通人,面对凶猛妖兽,她将毫无还手之力。

女再次仔细寻找一番未果,最终还决定,冒险前往山林更深处。

她决定冒险一搏!

而正当她准备往山林深处走时,突,面前出现了一白色身影,女顿时被吓了一跳。

“你......"

话还未说完,就静止动了,身体仍保持前一刻模样,而远处一片落叶也同样静止在了空中,林间微风也骤停止,整个世界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变成了一幅画。

而唯有那白色身影,行动自如。

白色身影,盯女看了半响。

在这白色身影眼里,这位女身上延申出了两金色丝线,一链接自己,而另一则向远方延申而去,而这到金色丝线最终延申到了流星坠落之地,这意味这眼前这位命运将紧紧与其相连。

仅如此,白色身影眼中还呈现了一幅幅画面,那未来会发生事所形成画面。

这一幅幅画面,尤其那一幅画面,白色身影盯看了许久,最知什么原因,突笑了起来。

“呵呵!这可真......”

白色身影摇了摇头,最在深深看了眼前女一眼,就转身离开,身形瞬间消散于山林之间。

而在那白色身影离开,一切就又立刻恢复了正常。

落叶照常落下,微风照常吹拂,,而女也恢复了行动自由。

“......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刚才在发呆吗?"

女显记得刚才所发生一切,只认为自己刚才发了个呆。

女摇了摇头,继续小心翼翼山林深处走去。

而这一路,运气好,还什么,总之一路有惊无险,顺利采摘到了足够量萤落草,而且还十分幸运采摘到了其他一些稀有药草。

正当她准备沿原路返回时,却突看到了一处地方有火星,于便在好奇心驱使下,走了过去,挤开了身边灌木草丛,映入眼帘一个似乎被什么东西猛地砸出来大坑,而在坑洞周围则一些倒下树木,还有一些正在燃烧树枝与杂草。

更重要在那个坑洞中心位置还有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穿一身在女看来十分奇怪衣服年,就那么静静地躺在那里。

女立马跑了过去,将他扶起来,关切:“你怎么样了,还好吗?”

“水...!给我水!”

年刚说完,就又晕了过去。

女见状,沉默一会儿,扔下了其他所采摘草药,只留下了最重要萤落草。

这位素相识年艰难行走在回归路上......

醒来时候,睁开双眼,映入眼帘木制屋顶,这让他有些奇怪。

“医院病房什么时候变成木制了......"

“还有我穿怎么回事!”

“啊......!好疼......!”

用双手紧紧抓住了心脏,那里仿佛像要爆炸了一样,让欲生,全身冷汗直冒。

“呼......!”

好在疼痛没有持续太久,过了一会儿,那仿佛要爆炸般疼痛就消失了。

疼痛过去了一阵子,才缓过劲儿来。

“手术失败了!”

“我应该死了才对......”

“可现在......”

伸手摸了摸自己心脏位置,可以感受到那里有一缝合起来伤口。

心脏置换手术所留下

而那次手术失败了,虽他侥幸没有直接死在手术台上,但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尽管在手术之前就知成功概率极低,但他却没有选择,手术还有一线生机,否则死路一条。

过很可惜,幸运女神没有眷顾自己,手术失败了。

所以此刻,有些疑惑,明白为什么自己现在会躺在一座木屋里,最关键自己现在到底死没死!

“吱~!”

房间门打开了。

一位穿古代服饰,外围裙,梳单马尾女,端一碗药走了进来,在看到醒来,显得有些意外,随将药放在了旁边,

“嗯?你醒了吗?”

“奇怪,明明大夫说你大概要昏睡三天呢!”

“没想到就才过去一天就醒了!”

“身体怎么样,还有那里舒服吗?”

女没有等说话,就直接伸手,抚摸额头......

一脸懵,就这么看这位女进来,自说自话,直接伸手抚摸自己额头。

全程被动,就这么茫她,而女此时似乎也注意到了目光,突收回了自己手,那一瞬间,女仿佛一只受到惊吓小猫。

女收回手,脸色微红,轻咳了一声,:“抱......抱歉,把你当作小孩子,这......我......我......”

女似乎因为刚才行为,显得有些慌乱。

在意,:“没什么,应该我给你谢才,感谢您照顾我”

清楚现在发生了什么,但从刚才眼前话中可以得知对方照顾了自己,所以必须

用客气,无论怎样,我也可能就让你一个人晕倒在山林深处那么危险地方!"

山林深处?

自己怎么会在那种地方?

眼前女和自己穿,自己目前所在地方,还有刚才女所说话语,心中有了一个十分荒谬想法......

“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

“我叫池莲,目前这座收容院院长,你呢?”

池莲介绍完自己,看向了

“我吗?”有些茫该如何介绍自己,但想了想,很快就有了对策,:“我叫,至于其他,我就记得了......”

记得了吗?大夫好像没有说过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池莲听了话,微微有些皱眉,过她很快就在纠结这个问题,微笑:“虽什么种族,但没有关系”

“那么,欢迎你来到盛夏夏帝国,!”

池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