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逆时!新启!

小说:逆时先驱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瑟瑟一笑 字数:3728

“繁星!别合眼,别放弃,们大家都这陪。放心吧,那个家伙已经行了,他离倒下只差阵清风,这都的功劳,真厉害。说过,因为尊重他,所以才只处处躲他。现没事了,切都结束了,结束了...”

先驱星系的边缘地带,十支庞大的宇宙舰队,正试图包围颗孤独黯淡的行星。整颗行星又被黑紫色的大气所包裹,血红色的闪电阴霾里东躲西藏,探出头惊声尖叫。

红沙地上横七竖八躺六具人类躯壳,其中还能仰头出声的这位叫奇昼。躺他身后那两个女的,分别叫欧阳沐灵和玉琉翡,中间那位他亲弟弟叫奇夜,他们四人都生死之交。

而躺最前面的两位,据说曾父子,可每次见面,打的昏天地暗。年轻的叫繁星,老的叫繁龙。

目前场的六位,无宇宙舰队的目标,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消除宇宙中存的威胁,而行星上六位,刚好宇宙赏金通缉榜上的前六名。民间早传闻,说军方为了这次的网打尽,已经计划布局了二十年。可再反观这六位,其中五位看上去还都孩子,他们顶破天也二十出头吧,所以这种传闻可信度高。

“扫清了吗?”

“报告舰,行星上目前只六人,方已将其团团包围,只等元帅下令!”

为首的艘大型舰船上,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男人,正襟端坐椅上,威严的看眼前的显示屏,眼底闪过抹怜惜。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笔挺的立椅子后,眼神也瞟向显示屏。

“首什么意思?动手?”

元帅微微侧头询问身后的将士,但其实他内心已经隐约猜到了答案。

“报告舰,首说...请您自行决定。”

将士低头眼神飘忽的回答,似乎犹豫要要撒谎。

“唉...这难为啊,干的伤天害理的事太多了,行...”

摇头叹息,说完转身大步迈向发射台,那里坐了排森严的女兵。

“舰要...下令发射吧。”

将士见舰急匆匆走向发射台,以为他要下令发射,赶忙大喝声,内心似乎些后悔自己没撒谎。

“瞎炸呼什么,吓跳。想看看蓄能,蓄到什么程度了,什么时候要下令发射了?相反,还要下令撤退,咱们回家。”

转身眉头紧蹙的望他,眼前这个自己看大的孩子,自己亲手培养出的将士,竟会因自己个举动而自乱阵脚,还这么多兵将的面,简直成体统。

“要们撤退的话,那别的舰队定会跟起撤退吧?继续留这也毫无意义了,对吧?”

听要撤退,将士兴高采烈,可转念想,今天可宇宙中难得见的大场面,整个宇宙舰队倾巢而出,光他们支撤退没什么影响,反而只会让外人觉得他们临阵退缩。

“哎呀,问这问那的烦烦啊。个舰,既然接到的命令自行决定,那别的舰队可事了。走吧,尽快回家吧。这星系边缘时常黑洞神出鬼没,呆这里越久越安全。”

将士的问题也正苦恼的,以他的职位可没法劝退整个星际舰队,他很想告诉面前的将士,凡事都得个度,首已经很给们面子了,们也要学会适可而止。

“掌舵手,航向锁定元星,们准备回家。”

“掌舵手明白。”

,舰径直走出了控制室,来到了舰桥上。先前的将士像个跟屁虫,似乎什么想说的话却又敢说。

“哎呀,鞋后跟了,怎么整天晕晕乎乎的,点中将的样子都没。”

转身差点跟他头撞头,下意识推了他把,又眉头紧蹙的看他。

...想给您送糖吗?听您刚说话的口气,简直跟那几个孩子样。”

两人像心灵犀般,中将话未说完开始掏糖果,舰居然毫客气的把手伸到他面前等

“吃糖吃糖,整天知道吃糖,迟早会把喂出糖尿病来。说吧,怎么突然提起那些孩子?...想他们了?可警告,他们几个的大名,现可都还挂悬赏榜最顶端,跟他们的关系最好能断的干干净净。免得上头查下来,还要擦屁股。”

由于太空环境禁止吸烟,所以他们以糖代烟,这也早成了星际舰队中,成文的规定。

仰吞下糖果,接用手背拍打中将的胸脯,小声严肃的说道。

“报告舰刚刚,艘隐形战机从们侧翼,偷偷溜进了舰队的包围圈。”

这时,位军官突然冲出控制室,站到舰面前汇报道。

“嗯?进入了包围圈?既然他要找死那们也无权干涉,管他。”

以为然的甩了甩手,并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重点,重点...他直奔行星飞去,而且照他的速度,出两分钟能闯入大气层。”

军官调整好呼吸,慢的解释道。

“什么?直奔行星?该去救人的吧?看清战机上的标识了吗?海盗还放逐者?”

这才感到事情的对劲,赶忙询问更详细的情况。

“都,好像精灵族,但又样。”

“精灵族?样?难道黑巫师?遭了,这去救人的,这...去斩草除根的。”

得此消息舰犹如遭受雷霆击,往后踉跄两步,半天才缓过神来,又开始惊慌失措了。

五分钟后,战机缓缓降落六具躯壳身旁,战机后舱门开启,下来了五个人。为首的位双手互插袖,身材略显矮小,但给人气场却十分阴森恐怖。

身后的四位彪形大汉,他们人称四大傀儡的,魑魅魍魉。他们原本各精灵族四大家族的守护神,本性淳朴善良。但知怎的被身前这位,号称宇宙第巫师的血伯爵所控制。

“呦呦...瞧瞧,这都谁啊?整个宇宙臭名昭著的逆时空小队,队奇昼,海盗王奇夜,还赏金猎人欧阳沐灵,圣愈院史以来最年轻的院玉琉翡,还亡命徒繁星!哈哈哈,齐了都齐了,顺便还带上了龙族背叛者繁龙,这可真举多得。四大傀儡,把他们都给绑上,要带回去做成新的傀儡,从今以后又多了几个兄弟姐妹。哈哈哈...”

血伯爵身披黑色斗篷,头上带高高的巫师帽,月牙弯的眼睛和前伸的鼻尖,还尖锐的下巴,整张脸都显示他精灵族的身份。只右脸已经被烧的成样子,根本认出原来的样貌。

...谁?”

奇昼奄奄息,但即使说话眼神也刻没离开繁星。

“哎?这儿还个没断气的,好玩好玩。还敢问谁?这张脸给毁的吗?谁?老子祖宗,哈哈哈...”

发现奇昼还没死透,伯爵很欣喜,平时他最喜欢的折磨人,要场的人都死了,那太无趣了。

“血伯爵,当初该让繁星斩了的脑袋。”

奇昼视线依旧变,光用耳朵听听出这人谁,禁心生悔恨。

“对啊,话说还得谢谢,要当年繁星面前替求情,已经尸首分家了,的救命恩人啊。所以作为回报,回去之后先把支撑傀儡吧,让早日超脱。”

说完他径直走向繁星,脸上的神情瞬间变得威严,眼底的敬佩似乎都要溢出来。

“亡命徒?哼,多讽刺的名号。对无名英雄的践踏罢了,可惜了这千年难得遇的时空使者,他本还的路要走,他的生也该如此草草了事,他命该绝啊。或许...这他的追求吧,任谁也无法阻拦,算天神也无力回天。”

血伯爵摇头连连叹息,放眼整个宇宙,能让这个傲慢的家伙,如此崇敬的估计繁星了。毕竟他走过的路和做过的事,都别人敢想而敢做的。

累了,想趴下休息休息,如果记得没错,这或许次倒下,累了好好休息吧,别再站起来了。可怜的元星,可怜的宇宙,都值得再站起来。好好睡吧,伯爵带先驱回家,家门前的蒲公英,又起来了。”

,血伯爵蹲下身子要背起繁星,奇昼似乎么要阻拦的意思,当然,算他想阻拦也没力气。

当他翻过繁星的身体,众人才真正看清脸上的血迹和伤痕,血伯爵禁眉头微皱,接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也伯爵面前摘下面具,之前只知道还年轻,却竟还个孩子。想来真讽刺,个十八九岁的孩子竟被全宇宙通缉,只因名正言顺登上了巅峰。伯爵早警告过,那巅峰乃绝望之巅,登上去意味将立于风口浪尖。而等苟活的深渊却希望之渊,坠下去才能挖到奇迹之种。听,偏要踏平巅峰以填满深渊,平衡能打破的,尤其人心中的平衡,更无法制衡。可怜之人必可恨之处。”

血伯爵边自言自语,边背繁星踉踉跄跄的走向战机,宇宙战机最多只能装八人,他们已经严重超员了。

这个时候,血伯爵才暴露出腿脚便的弱点,短短百米,他走了却走了很时间,仿佛背了座大山,每步都十分艰难。繁星身上的血已经浸透他的斗篷,脸上泪水和血水混合起,划过他的耳畔,滴落他的脚尖。

“北面已经全被舰队围堵的水泄通了,而南面又星系交汇处,黑洞肆虐。但何人?宁可被黑洞绞死,也绝能死人类手上,更何况还先驱。”

上了战机,为了减轻重量,伯爵放下了七个逃生仓,唯独留下个让繁星睡里面。随后走到控制台,准备操纵战机从行星的南面冲出。

于黑夜杨帆,回头看,港湾渐沉。可退可退,无牵无挂方得志!于黄昏迷惘,四下望,志何方?随风行踏浪逐,无依无靠无知己!于黎明跪倒,抬头见,彼岸花开。好舒畅好舒畅,如梦如常忘离殇...”

战机逐渐飞向星系交汇处,血伯爵远远的看见颗黑的空洞的行星,那个小型黑洞。但他没调整方向,战机显示屏上的路径,直直的穿进黑洞中心。他居然开始唱起了诗歌,这首诗歌当年繁星落入万丈冰窟时,教给血伯爵的,现还刻冰窟峭壁上。

要干什么?...疯了吗?会害死机上所人...”

显示屏上越放越大的黑洞,奇昼终于忍住咬牙挣扎爬了起来,他想要试图夺下血伯爵手里的方向舵,可奈何自己双手双脚都被捆的牢牢,无能为力。

“死?哼,这机上几个怕死之徒?死亡面前没该死,只可惜,而那最可惜的几个。痛苦苟活了辈子,想如此了,当年要求情,估计都已经地府称王了。来生再见了,先驱,伯爵只能送到这了,剩下的路得自己去走,别回头,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别悲伤,没什么值得回忆的。只要记得们都各自成全了对方,只要记得曾收过个卑微屈灵,别的都豪重要。去他妈的拯救苍生!苍生只会笑傻币。去他妈的无名英雄!英雄都死者的美名,路走好,亡命先驱...”

伯爵声怒吼,战机开始分崩离析,机上所的人都开始四分五裂,几乎生命消逝的最后刻,血伯爵掌排下了逃生按键,逃生仓弹射飞出。

秒,整架飞机黑洞强大的扭曲力下轰然爆炸,留奇昼眼里最后的幕画面,逃生仓里亮起的白光...

(应广大读者巴巴要求,书名已换,原书《逆荏苒蹉跎归》已请求后台帮忙封禁。这换名后的新书,但换汤换药,重新想了下剧情,把前三章浓缩为章,章名也寓意新的开始。最后万分感谢新老读者的支持鼓励,也希望大家能多提意见,只要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定改正。尽情欣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