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斗兽场!(签约了!)

小说:逆时先驱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瑟瑟一笑 字数:3582

正午的遗迹城逐渐变得冷清,座巨大的养老院到了沉寂的时间,城里大街小巷都飘散饭菜香,老人家的手艺永远给人一种家的感觉,当然,除了繁星家以外。

“酱油,生抽,那是耗油用上的,火该调成文火了。”

小小的阴暗的厨房里,繁星正手忙脚乱的翻锅里的菜,可眼神却橱柜上的瓶瓶罐罐间来回闪烁,到底哪是哪啊。

别急啊,什...什么是文火啊?”

“哎呀,是小的能再小的火,快点的,马上要糊锅了,菜都开始变色了。”

苒琉推轮椅堵厨房门口,冲灶台一顿指手画脚,繁星是乱上加乱,可要想出去做好顿饭才行。

“妈妈,拜托教我的时候别用术语,什么文火,什么生抽我根本听懂,还耗油,酱油,花生油橄榄油,我根本风清好吗?”

繁星内心些懊悔的质问自己,刚才为何要走进厨房,现只剩下无奈的抱怨,和已经糊的看出是什么的菜。

会认字吗?像人一样,它各自的工种都写上面呢,相当于是领导,该用那个工种说了算。好了,起锅吧,慢点啊,锅可轻。”

苒琉说完轮椅掉头滑向餐桌,繁星单手掂了掂锅的重量,发现刚好到达自己的极限,但要端盛菜,能坚持几秒他知道了。

只见他握紧锅把猛的使劲,时另一只抓锅铲的手,开始疯狂的往盘子里扒拉。第一铲,手腕开始出现轻微抖动,第二铲,抖动蔓延至整只胳膊并且变得格外明显,第三铲,整个人都开始往左偏,似乎用身体支撑锅的手腕。

第四铲,锅重重的摔灶台上,繁星看干干净净的锅底,长声吆吆的叹了口气,是他出生以来吃过最深刻的一次苦。刚刚的某一瞬间,他甚至觉得手都快要断了,过成功之后还是蛮值得欣喜的,毕竟知道自己并没想象中那么脆弱。

“干嘛呢?盛个菜还神游,上课岂是心都要飘到宇宙去?”

“哦,来喽。”

繁星正迷失自满的世界,突然被妈妈一语惊醒,赶忙端糊的像样的菜上桌,虽然已是如此,但苒琉脸上还是充满了好奇,让繁星更是欣喜若狂。

“嗯,还错,虽然根本无法下咽,但整体还是能毒死人的,而且个味道下饭正好合适,快尝尝。”

听了妈妈的点评,繁星脸上原本兴奋的表情瞬间凝固,只剩嘴角还微微抽搐,伸出一半的筷子突然卡住动,只是进还是退。

...确定能吃?”

怎么对自己那么没自信啊,我说了吗?虽然的确怎么样,但下饭还是没问题的,快吃吧,至于凉了还下下饭,那知道了。”

苒琉话音刚落繁星迅速动筷,夹起一坨黑乎乎的东西往嘴里送,但只是含嘴里没敢咀嚼,光是已经让他眉眼直瞪了。下一秒赶紧端起饭碗扒拉一口,硬头皮咽下了肚。

“怎么样?没骗吧,呵呵...”

噩梦般的午饭时间一晃而过,收拾完碗筷繁星坐沙发上好半天没敢动,胃里一直翻江倒海,那种味道都上升到了脑海,回味无穷。原本的午睡时间,愣是傻坐了两个小时,缓和的差对才敢背起书包去堂。

“好,人都到齐了,没人迟到是个好习惯,希望今后能保持。今天上午已经熟悉了班上的,那么下午是去熟悉整个年级。因为各个班潜意识里是存竞争关系的,所以只能通过比赛的方式了,院称其为个人交流赛。言外之意也是重交流次比赛,下面请排好队随我走进蹉跎体育馆。”

来到院,黎涛早早地了讲台上,看到人到齐后,言简意赅解释了下午的安排。说完,带走进体育馆。

听说了吗?据说体育馆远古时期是个斗兽场,现里面还充满血腥味。”

“啊?会吧?真那么恐怖?那我个人交流赛,是是也会像远古的斗兽一样?”

“应该会吧,么疯狂。”

还没走进体育馆,队伍里的猜忌开始丰富起来,但黎涛即使听见了议论声,也并没要制止的意思,因为些猜测都是对的。

“等等,那些牢笼里关的会是...”

“快看中间那个高台,难道是贵宾观赛区?”

果然,刚一走进场馆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估计是午饭的缘故,繁星反倒迅速适应了种气味。再环视周围,发现椭圆形阶梯座位,被分成五个区域,每个区域的间隔处都一个牢笼,至于笼子里关的什么心里数。

视线转回场馆的正中间,一个三十米的,四四方方的高台赫然耸立,而且四周的峭壁,也都几乎呈九十度,看到对比赛的规则,了大概的猜测。

“咳咳,肃静。额...时光荏苒岁月蹉跎,随的到来,蹉跎归又开启了新的一年,希望接下来的习和生活中,向自己的目标努力前进。下面请院长季老讲话,大家欢迎。”

正当议论纷纷时,高台之上已经悄咪咪出现了六个人,些人肯定都是院的领导级干部。最左边的那位,拿起话筒是一通面无表情的背台词。但无形的威压,还是迫使台下的保持了安静。

“纵观人类进发展史,每一次大的征服都取决于进化,而进化的背后又全是习的成果。知道可否喜欢小动物?要是没,古人可能会攀爬,更无法登上高峰,建起一座座庙宇楼阁。今天我些动力下,证明自己必古人差,去体验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吧。”

“切,真搞老爷子到底讲些什么,居然把斗兽说成是小动物,还问我喜欢喜欢,怕是活远古吧。”

虽然院长站台上讲的振振词,可台下的似乎并买账,对他而言既然都已经走进体育馆了,那比赛规则如何都已经重要了。

“感谢院长慷慨激昂地演讲,下面我开始讲比赛规则,认真听。交流赛分淘汰、晋级和决赛,每班按顺序各出五人,五个班是二十五人一大组,一年级两百人共分八组。目的惜一切代价和手段登上高台,看到周围些牢笼,相信已经明白了,里面关的可是院,花了大把心血精心培育的小宠物,届时它会成为奔跑的动力,所以用担心自己害怕该怎么办。听没听懂,我都只讲一遍,下面请各班按顺序各出五人。”

当教导主任台上讲的络绎绝时,台下的各班班主任也都没闲,他正给分发面具,并给他详细的讲比赛规则。

“记住,比赛中途一定要护好自己的面具,面具一旦被人揭下代表已被淘汰。也用试回头跟斗兽抗衡,虽然老师盯,绝会出任何危险,但根本是斗兽的对手,那么做只是徒劳无功。下面第一组比赛,哪五人自告奋勇,作为本班对一组出站?”

黎涛看带好面具,慎重的提醒大家,最后又扫视每一位,仔细检查他戴面具的情况。

“老师,可台上的人说我要按顺序出场啊。”

繁星带好面具往队伍前面站,眼神停上下打量高台,那峭壁上肯定蹊跷。

只是口头表述,带上面具谁知道是第一个,也侧面反映出的勇气,怎么样人肯出站。当然,虽然是五人一起,也别想能互帮互助,大家都穿一样的校服,带一样的面具,上场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马上会忘记谁是谁。”

听到黎涛的提醒,繁星迈出的腿又收了回来,吞口唾沫躲到了队伍后方。

“我来吧,知道人肯行。”

“哎?好像是个女孩,会是谁呢?算了,跟上吧,人家女孩都上了,我男生也能缩了。”

果然出黎涛所料,第一个站出来的正是欧阳沐灵,由于带面具,所以身后的,只能从她的声音判断她是女孩,并清楚她是谁,可黎涛还是很了解她的。

很快,了第一个表率,三班的队伍前方站齐了五人,只等院长宣布比赛开始。

“很好,的速度超出我的预想,照往届的常理都会忧郁好一会儿,看来一届些与众啊。那么事宜迟,开始吧。”

院长说眼神一晃,身旁的教导主任大手一挥,场馆四周的牢笼缓缓放下闸门。几乎时,五个区域的二十五位选手迅速冲出,直奔正中央的高台峭壁。

“快看身后,是...白狼!速度好快,它四条腿,我两条腿,肯定跑过的。”

“我要是根本会回头看,越看越紧张,越看压力越大。”

比赛刚刚开始,赛场上已黄沙漫天,热闹程度亚于四十人的整班。三班五人还是很齐心的,即使已经跑出一段距离,队形却依旧保持变,只是队内断响起胆小的话音。

“要追上来了,能再样了,我要回击...”

“别回头,凭直觉躲过它的攻击,老师说过我...”

“啊!救...救命啊,为什么老师救人,说好的绝对安全呢?”

场上一声尖叫,欧阳沐灵应声回头,白狼的爪子刚好到了眼前,她一个侧身惊无险躲了过去。心脏还砰砰跳,看见身后已经两位伴,被白狼按地上动弹得,再扭头看看高台之上,老师并没出手相救的意思。

“怎么办?是救还是...”

“救命...救救我!”

当欧阳看眼前的伴一个个遇险,嘴里由得小声嘀咕,却被突如其来的呼救声打断,她一闭眼一咬牙,朝呼救的方向冲去,时双手猛的往后一摆,一把寒意刺骨的冰霜剑握于手中。

“涛儿,班上的姑娘吧,看样子似乎还是个北国人。”

“回院长,正是,此女名曰沐灵。其父是北国边防司令欧阳圣邱,爷爷更是当今北国大国师,欧阳沧田。”

“哦?原来是剑道世家,怪得我看寒霜剑么眼熟,肯定是沧田的杰作。北国人素来都无情无义的性格,她能如此抉择,实属难得啊。”

知何时黎涛已经来到了高台之上,看台下自己班的生被一个个按倒,他仅淡定如故,甚至还和院长谈笑风生。

两人谈论之际,欧阳沐灵已经冲到了遇险的身前,下一刻只见她高举寒霜剑,朝白狼脖子劈去。可白狼是何等机敏狡猾,眼神一瞟,大掌死死按住地上的,往侧身闪的时,把他推向欧阳落剑的地方。

“我靠!我没被白狼要死会先被吓死,话说为什么要回来救我?我喊救命是喊给老师听的,我能上去一个是给三班争光了。”

“闭嘴吧,头一次见自己被救,还怪别人该救的。”

寒霜剑最终停那名的脖子正中,剑刃上的寒气把他脖子上的汗水都冻结了,看到一幕四周观赛的都传来倒吸凉气的吸声,那名灰头土脸爬起身时,还停抱怨。

紧接,两人又默契的转身,奔向另一名遇险的,身后已经三只白狼追了上来。

是说上去一个是给三班争光吗?怎么也想要救人啊。”

“要上也肯定是先上,女士优先嘛。”

时转身的一刹那,两人为各自的默契感到欣慰,隔面具相视一笑,时欧阳再次举起寒霜剑,但一次却是个假动作,因为次她再是一个人。

(合已经寄出,晚上还一更,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