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蹉跎归!(求点击、收藏、推荐)

小说:逆时先驱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瑟瑟一笑 字数:3653

“繁,繁,快醒醒。”

太空深处,个逃生仓成为了太空垃圾的份子。

“谁?叫我?啊!好疼...”

听到呼唤的繁缓缓睁眼,首先看到的就间小木屋,再环视周围发现自己被蒲公英淹没,目之所及全白花花片,眼前的幕幕都似曾相识,可奈何脑海里全些支离破碎的画面,无法重组。

声音从木屋里传出,繁闻声推门而入,屋内的陈设简单到可怜。张椭圆大理石台桌,桌逆时空小队五的合影。桌前把橡木靠椅,面好像刻什么,但已经模糊不清了。正对门的墙横架把长刀,细而锋利的刀刃两边各雕刻条龙,刀柄被纱布缠的紧紧的,似乎经常用。再扭头看看旁边的角落,两根木桩连接张吊床。

屋里并没有,就脸茫然时,说话声再次响起,先前的痛觉也逐渐消逝。

“时间紧迫,原谅我无法过多解释。我就你,过去的你,费劲万难找到未来的你,只为带你回到过去,重头开始...”

“等等,不管你要带我去哪?总得先告诉我哪儿吧,为什么周围的切都似曾相识?我又为什么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繁就急打断发问,看什么都头雾水。

“没时间了,现你听好我说的每句话。第,不要老想复仇,憎恨会遏制你的心智。第二,尽量多陪陪妈妈,让自己少些悔恨。第三,不要责怪,徘徊绝望边缘的不止你个,多帮帮。”

“那谁啊?你怎么说话不说全啊?指的谁?总得有个名字吧?”

听了对方的回答,繁更加疑惑了,如果说前两条还能勉强摸索遵循,那最后条就连头绪搜没有的。到底指的谁?既然让自己不要责怪,那肯定得罪过自己吧,至于徘徊绝望边缘总比彻底绝望要好吧。

“你最习惯叫队长,的名字叫...”

“哎?呢?说话啊?怎么只说半就走了?”

话音刚落,繁正纳闷,小木屋突然剧烈抖动起来,就像发了地震样。先的照片倒了,繁还没来得及看清面五的长相,紧接椅子倒了,靠背刻下的话也模糊不清,最后墙的刀也掉了下来,直奔繁插来。

,遗迹城,居民区...

“哇,吓死我了,原来只场梦,真倒霉,怎么会整天都做种噩梦。”

时空倒流,眨眼间回到了十几年前的岁月,繁被吓醒,从床猛然坐起,扫视周围,发现卧室里的切都很熟悉,自己的家。

“繁,起床了吗?今天可报名的日子哦。”

门外传来个女的声音,繁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睡眼,都懒得回答对方。

“报名?好像么回事哈,但有没有可能再睡个五分钟呢?”

话未说完,繁又倒头睡去,大脑里的碎片开始疯狂重组,搅得迷迷糊糊。

“啪!”

“啊,你干什么,进来不光不吭声,还打我?”

声脆响,繁看了看自己大腿,面赫然出现了四根手指印,再扭头看看窗边的女,她竟然坐轮椅,随后脑海里就浮现出苒琉个名字。

“我你妈,进你门还要让你知道?你看看都几点了?还不赶紧起床,去晚了可要排很长的队。”

苒琉严肃的看儿子,从繁古怪的神情和恍惚的眼神里,看出了端倪。

“苒...琉?”

眼前的女,繁脑海里的画面组成个名字,支支吾吾的说出。

“瞎说什么呢?有你么直呼妈妈姓名的吗?不礼貌知道吗?快起床,去报名了。”

苒琉把抓住的脚踝,别过头的同时往地拖,滑轮椅出门去了,唯有声音还卧室回荡。

“妈妈真奇怪?生气不像生气,严肃也像装的,到底怎么了?妈妈,我走喽。”

洗漱完,繁怀揣疑惑的心情,踏了去院的路。

“呦?小杂种居然也背书包堂了?哪个校敢要你啊?”

下楼,经过旁边小巷子时,里面堵路收费的小混混们讥笑说道。

“我认识你,你叫...雷勇?”

扭头看看几个小混混,发现全熟悉的面庞,时居然有些小激动。

“老大,小子今天有点不对劲啊,长时间骂,把骂成傻子了?”

“估计,我们还不要理了。”

雷勇身后的小弟畏畏缩缩的,指说道,雷勇嘴角抽搐几下,别过头走了。

“怎么今天遇见的么奇怪呢?”

跑进小巷深处的小混混,繁挠挠头径直走向大路,路两旁的行道,急匆匆赶去报名的生,很快繁就发现们大多都有家长的陪同,不禁内心有激起失落的涟漪。

位同麻烦等下,请问你去蹉跎归报名吗?”

时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呼唤,扭头看,竟两个长得样的同龄,脑海里的画面迅速翻转,很快就找到和两相关的信息,又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怎么样,分不出来了吧。你好我叫奇昼,哥哥,叫奇夜,弟弟,我们出生只相差两分钟。”

为难的眼神面庞来回闪烁,奇昼失效说道,而身旁的奇夜,则全程都保持无精打采,看来也跟繁没睡醒。

“蹉...跎...归?好像吧,你们去报名的吗?”

若有所思,好像自己去的叫蹉跎归,可自己怎么知道路的呢?

“好像?你不会连自己哪个校读书都不确定吧?你可真有意思,你父母没起送你吗?”

“我不知道,们好像都还没有起床,但我好像自己记得路,你们要相信我的话,就跟我起走吧。”

听了奇昼的问题繁犹豫了下,今天只家里见到了妈妈,并没有爸爸的身影,而且脑海里也没有任何关于的消息,不禁心生猜忌,难道自己没有爸爸?

“路么多生我们不找,却偏偏找你,当然信任你的,其实,遗迹城内就只有所元素使院,我们只不知道路,需要个想到而已,除非你普通生,可今天又正好元素使的报名时间,普通生得下个期。”

“只有所元素使院?为什么?座城市看去挺大的啊,而且到处都复古风的建筑,像故意做旧样。”

前面带路,边环视周围的建筑,好奇感油然而生。

“你不知道吧,遗迹城已经连续几十年,被评为元最适合养老的城市,所以城里老居多。而那些看去像故意做旧的复古风建筑,就整座城的主格调。又因为元素使本身就少之又少,所以院就能满足整座城的教育。”

“哦,原来样。对了,你们为什么也没有父母送呢?”

“我们爸爸太空工作,好像什么深空探测队的,具体干什么的我们也不清楚,至于妈妈嘛,早起去打麻将了...”

听奇昼解释完,繁恍然大悟,三样你句我句聊的不亦乐乎,不会儿眼前就出现了座桥,站桥头远远的就能看到另头的院大门。

走到桥头边,看座石碑,只见石碑最面写蹉跎桥三字,下面就关于座桥的介绍。

奇夜看的入了迷,不自觉的读出了声。

“此桥名曰蹉跎桥,乃蹉跎归院第任院长投资建设,此后直属蹉跎归院负责管理和修缮。落款:遗迹政府!日期:三零三五年?”

奇夜愈发显得惊讶,随后抬头扫视了整座桥,不禁感叹的说道。

“我靠,千八百多年了!那岂不早就成了危桥了吗?还敢?还敢通车?”

怀丰富的心理活动走桥,虽然提心吊胆但也格外好奇。但很快,们就感觉出石桥的不般。

整座桥都等的石英筑造而成,只见两边的扶手,雕刻许多古时候的民间传说。蜿蜒柔美的曲线镌刻出幅幅,栩栩如生的故事,抚摸犹如身临其境般。

“开了开了,欢迎广大新老同进入本校,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蹉跎归院始建于三零三五年,至今已有千八百二十年的历史,遗迹城乃至整个鲸陆历史最悠久的院。历经沧桑岁月,院依旧洋溢青春...”

“怎么院的迎新广播搞得跟广告词样,听有种逛菜市场的感觉。”

桥,就听见院迎新广播从桥头传来,好奇心驱使们加快脚步。

“哇,快看石狮子,雕刻的比桥的扶手还真,估计只有古才精通种手艺吧。”

最前面的奇夜看大门两边的石狮子,表现出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身后的奇昼和繁,则径直加入旁边排队报名的队伍。

“行了你,快过来吧,好好想想校的费,就算门前摆两个金库,我都不觉得意外。”

因为们来的算早的,所以很快就报完了名,三同行走进院,映入眼帘的个大喷泉池。只见周围有九位骑海马的鱼族。们正高举钢叉,时刻准备抛向头顶的座头鲸,清澈的泉水从座头鲸的换气孔源源不断的喷出。

再往前走出现眼前的就体育馆,体育馆两边各有三栋教楼,而每栋教楼间隔处又有篮球场、排球场等比赛场所。

么看来,院的配套设施还蛮齐全的,钱没白花。”

环视圈,繁不禁忍不住感叹道,刚刚还为昂贵的费而感到惊讶,现想想也值了。

“老师好...”

熟悉了院后,们很快便找到了年级楼层,楼期间不断有成年从身边擦肩而过,不管教职工,繁都会带头问好,奇昼跟附和。

“嗯,很有礼貌嘛,你们几班的生啊?”

突然,喊完老师好后,位头发胡子都花白的老拦住了们,微笑询问道。

“报告老师,我们年级三班的。”

“哦?三班的啊,快去熟悉同吧。”

老者挥了挥手跟们告别,繁远去的背影,脑海里浮现的画面告诉似曾相识,只找不到更多信息了。

进班级门,却都傻眼了……

……怎么都没有?看来我们太好了,怪不得路的同龄那么少,我们起的太早了吧。”

样不很好吗?没跟我们抢座位了,想坐哪里就坐哪里。而且有句话不说笨鸟先飞吗?”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枪打出头鸟啊,哈哈……”

空无的教室奇夜显得有些失望,早知道就家多睡会儿了,繁却格外高兴,说的话直接把奇夜给逗笑了。

“到底进不进,如果害怕进错班就让开,别都堵门口。”

当三门口有说有笑时,背后突然传来冰冷的声音,应声转身居然位漂亮的小姑娘。

“哦……对不起,我们没有找错班,只刚来看见教室里没。所以……”

翠蓝色的大眼,直盯盯的看姑娘的面容,时竟有些入了神,另外两赶紧给家让出路。

“噗……你好,我叫奇昼。我弟弟叫奇夜,个傻子叫繁。”

奇昼先下打量了位美少女,然后把视线移向繁,看逐渐入迷的眼睛不禁笑出了声。

“如果你们真个班的话,那从今以后我们就了,告诉你们我的姓名倒也无妨。记住,我叫欧阳沐灵,北国。”

欧阳沐灵步跨进教室,又突然停下头都不回的接说道。

“还有,傻子才会么近的距离,不停用眼神打量女孩。如果对方没发现也就没什么事,但如果发现了那就会觉得你很没礼貌。你说吗?奇昼!”

话明显说给奇昼听的,语气里夹杂愤怒,最后句似乎牙说出来的。奇昼站原地直接被怼的说不出话了,繁和奇夜跟欧阳后面进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