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黑色山谷

小说:天涯孤鸿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相思鸿雁 字数:3664

烟勒紧缰绳,白马渐渐慢了来。缓缓踱步走向入山口。山口一处紧贴山壁的凹陷之地,脚路宽足一米,一面高高矗立的山崖,另一面则嶂雾迷漫的深涧。入山口像张开的老虎大嘴,等将猎物吞噬,显得异常狰狞可怖。山口一面崖壁上写飘逸的草书体:“黑山谷”。

烟抬头凝视字,剑眉一轩,嘴里默默念叨:“原来这就黑山谷。”看到这黑山谷三字,忽然想起临行前,师傅对他说过的话,心略一思忖:“唉,遭了,我怎的走上了这条路?之前师傅告诉我,从仙居集市入官,一直向前约摸行四十里的地方,便会出现两岔路口,只能进入左边的条小路,切记别走右边条路,右侧条路便通往“黑山谷”的方向,路狭窄险峻,常有落石飞滚,异常凶险难行。最可怕的常有劫匪出没。千万切记!莫要走错了……”此刻,他耳旁回响起临行前师傅对他的忠告。今,自己一时大意选错了岔,禁住仰首跺足,心中懊恼已。

烟思虑半晌,决定硬起头皮进入这危险之地。倘若调头返回到条岔路口,势必又要耽搁许多时间。

既然已到了跟前,将错就错,闯他一闯又何!他倒要看看,这传说中可怕的“黑山谷”中,究竟隐藏哪一路凶神恶煞?

随即,他一声轻喝,打马上路。足一米见宽的山上满布大大小小的碎石,路两旁生长盘枝错节的老树,巨大的树干,看上去已有些年头了。

清晨的白雾飘荡树林间,阳光照射,生出一缕缕清冷的七彩光辉!行走其间,令凭空生出一种恍惚之感!仿佛走进了另一神秘莫测的世界。他只有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山崎岖平,行走得异常艰难。

马蹄踩碎石路面上,发出“”咔哧咔哧”的声响,马匹行走缓慢。他干脆跳马背,牵马步行,觉,已走了一时辰,还尚未行进多少里程。若要平坦的路上,只怕早已行进数十里路了。

烟牵马,小心谨慎地攀爬上。越往前走,山路渐渐变得更加陡峭起来。觉,来到了一山垭口,他感到有些疲累,停了来,胸口剧烈起伏,口中喘粗气。马嘴也住的冒唾沫,看来亦疲惫堪。他坐路边一块巨石上,忍住长长叹出一口气,伸手抚摸马鬃,眼中生出一丝怜惜,对白马,幽幽:“小白,跟我走这样的路,可苦了你了!”马仿似听懂主的话,口中打喷嚏,甩了甩头。

心里估算,要翻过这座山头,按目前的脚程来看,大约还需要两三时辰。他忽然想起,包袱里还剩一点未食用完的馒头和山鸡,遂取出喂马。虽然路途艰难,到了此境地,也只能迎难而上了。

休整半晌,起身继续前行,又沿走了一段路,拐进了一山垭口。再往前走,前面豁然开朗,只见眼前呈现出一块宽阔的平整之地。平地上建有一座土地庙,土地庙房檐有些坍塌,看上去破败堪。

他牵马来到庙前,庙门敞开,里面供奉一尊土地神塑像,石像前放残破的香炉。香炉冷清,看样子已许久没有来祭拜焚香了。他大步走进庙内,神像前双手合十,虔诚参拜一番。

此时,他身后突然出现四手持长刀的彪形大汉,站最前面的胸前挂一串金色佛珠,一头杂乱的长发披散肩膀上,鼓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双耳上吊大大的铜环,一脸的络腮胡子,鼻子已扭曲变形,看上去狰狞可怖,丑陋之极。

其余的三分散开站身后,最左边的子挺高,长一张马脸,面黄肌瘦,仿佛得了一场重病,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似的,看上去甚,他手里持一把长长的马刀。

中间的,长得中等子,却秃头,硕大浑圆的脑袋长脖子上,像脖子上放了一皮球,两只耳朵耸拉,像一尊弥勒佛。他身上穿一件红色的短袖坎肩,看上去甚滑稽,他手里拿一枝九节鞭。

最右边的子,额头饱满,理寸头,头发已花白,一双三角眼镶嵌宽阔的额头上,鼻子却很大,看上去极协调,他手里握一把笨重的斧头。这三的跟班,站立他身后,眼睛直直的盯烟。眼神就像老虎正盯即将到口的猎物。

为首的冷冷一笑,突然开口:“请问阁什么?”

烟心头一惊,暗:“”好!”随即便镇定来,转身看,剑眉一扬,幽幽:“烟,请问阁何称呼?”

:“阁必知谁?”他顿了顿,冷冷“知了,对阁反而没有好处!”

烟淡淡笑:“哦,此话怎讲?”

原地来回走动:“阁可知什么地方吗?”

烟剑眉一扬,幽幽:“知何?又将何?”

冷笑:“阁既然来到此间,想必也知此间的规矩?”他幽幽“阁若真我就妨告诉阁,这里黑山谷,阁走的这条路我等兄弟几辛辛苦苦开辟出来,若要从此地过,就得留些过路钱!”说罢,斜眼瞪烟。

烟心一骇,暗:“果真遇上了强盗。”当即,嘿嘿一笑,沉吟:“阁说此地你等开辟的,可有凭证?”

为首的仰头哈哈大笑,狂妄:“我等兄弟几便凭证。”他幽幽“我方才说出的话,我等手中的刀,皆凭证!”说罢,又一阵仰天狂笑,笑声尖锐刺耳,久久回荡山谷间。

烟剑眉一扬,沉住气,缓缓:“过路,既认得各位,更与各位无怨无仇,”他哼哼“倘若各位定要为难就先问问我手中这把剑答应答应?”

话音刚落,剑已手上。柄长剑刚才明明他背上,知怎么就突然到了他手里。众一看,脸上露出惊异之色,立时后退几步,心中暗暗打起鼓来:“这少年到底何路数?看起来身手凡,今儿遇上了难缠的角色?”

这几当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上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仿佛一时拿定主意,该何应付。

为首的大汉定了定神,清了清喉咙,干咳了两声,斜眼盯烟,缓缓说:“阁可知我等谁?”

烟眼珠子轱辘一转,悠悠:“已经说过,并认得各位!”他转过身去,看了一眼拴庙前的白马,叹了口气,果各位的问题问完了,就请各位让开去路,还要急赶路,恕奉陪了!”说罢,迈开脚步,自顾自的走向白马。

后面的三,正欲扑将上来,却被为首的挥手止住,一翻白眼,随即:“阁可听说过黑山四怪这名号?”

烟心一凛,暗想:“曾经听师傅说起过黑山四怪,这四常年盘据黑山谷,专干些偷鸡摸狗,打家劫舍的勾当!武林中,可谓臭名远扬。”他略一思忖,随即:“孤陋寡闻,见识浅薄,从未听说过什么山什么怪的!这么说,各位满意了吧!”他说完,忍住嘿嘿一笑!再理睬众,径直来到白马跟前。

为首的冷哼一声,看样子已沉住气,厉声狠狠:“我等兄弟几便闻风丧胆的黑山四怪!”他阴测测一笑:“今天,阁交出点宝贝来,休想离开这里!我们兄弟几,定要让你有来无回!信,咱们就试试?”他说话也再兜圈子了,开门见山的拦路打劫。

直盯盯的瞪烟,手中兵刃来回比划,意欲飞身扑上。

烟心虽有些惊骇,但面子上故作老练,一副未将他们放眼里的模样。

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作派,已被激怒,为首的随即长刀一挥,飞身跃起,凌空向柳烟的脑袋劈

说时迟,时快。只见柳烟头一偏,长剑“”仓当”一声出鞘,一白光凌空迎了上去。瞬间刀剑相击,火花四溅,两腾空翻身,刀剑空中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交击声响,大刀瞬间变幻成横切,闪电般扫向柳烟腰身,柳烟凌空顺势拧腰巧妙避开,随即长剑反转,一瞬间舞出十几剑花,长剑匹练刺向的胸口,只见白光一闪,转瞬即逝,剑尖已刺入左胸,只闻得闷哼一声,已经从空中跌落来。一殷红从他胸口喷射而出,片刻间,鲜血已染红整胸膛。

眼见老大已受伤,连忙将他扶起,随即,暴喝一声,迅速一齐向柳烟扑来。

当先劈来的长长的马刀,刀光闪动间,已连劈出十四刀,每一刀都直劈向柳烟全身要害,长刀虽然笨重,可他手里却轻似薄片,刀锋迅急,凌厉霸,刹时,柳烟整都已被包围刀光中,他只有左躲右闪,身躯腾挪跳跃,硬生生惊险地避开刀锋。

还未等他喘口气,九节鞭又凌空蔓卷而来,像一条毒蛇般卷向他全身三十六处大穴,九节鞭婉转舒卷,空中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与此同时,一把斧头旋转似一风轮,朝他飞过来,斧头飞快的围绕他,将他的去路几乎完全封死。

眼见刀锋,长鞭和斧头一齐向他攻来,突然,他身子空中一飞冲天,就地拔起两丈高,长剑刷刷挥舞,只见无数的剑影像一张密集的网飞速铺向的长刀,斧头和九节鞭,兵刃重重相击,发出刺耳的声响,火花飞舞间,九节鞭已断为几截,长刀居然被断落的九节鞭缠绕住,斧头的手柄已断,纷纷坠落一丈开外,凌空翻身斜斜落,一时马桩稳,接连后退十数步,一屁股重重的坐地上。两死灰,惊骇莫名。

持斧头的甩开斧头之后,便守老大身旁扶他,帮他治血。柳烟也凌空落地,几乎站立稳,连退数步就势一滚,方才稳住身形。

一缕鲜血自他的左臂上缓缓流长刀和九节鞭的联合攻击,他也没能占到多大便宜。所幸的险象环生的一刹间,他使出了流云剑法的第十招的杀招,此招名叫“满天花雨”,以辛辣无比,变幻莫测见长,师傅曾告诫过他,当身处危险时,可使用出此招得以保命!虽及“一剑飞仙”的一招制敌之精奥,却也可以自保无碍。

烟落地之后,也再理睬他们,胸口剧烈起伏,口中呼呼的冒气,显然,刚才的一场恶战,已令他消耗了少体力。此刻,他已微露疲态,但当场,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才能威摄住他们。

刚才的威风已然再,一面露惊恐,他们甚至都还没能反应过来,便糊里糊涂的从空中摔了来。柳一式剑招来得太快,快得已让他们眼花缭乱,分清剑哪里,只看到满天剑影飞舞,然后听到一连串兵刃相击之声,他们手中的兵刃便被击落地。这一切变幻得太快,简直太快了!他们几乎被吓破了胆。

地上怔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兵刃都顾上拾起,扶老大,转身一瘸一拐的离开。

烟望他们消失的身影,长长的舒了口气,随即,从包袱里掏出师傅给他的金创药敷伤口上止血,然后身上撕一块布条,包扎好伤口。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已午时分,阳光,他的身影被拉得长长的,夕阳的余晖照土地庙上,散发出金色的光芒。

他慢慢地翻身上马,迎夕阳,走狭窄崎岖的山上。他必须日落之前,走出这恐怖的山谷,然后,便平坦的阳关大,再骑行二三十里地,便可到达翠华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