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翠华山中

小说:天涯孤鸿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相思鸿雁 字数:4294

清晨,薄雾弥漫,空气清新!隐约可听此起彼伏公鸡打鸣声。也知是谁家狗发出一阵吠叫!一轮火红太阳已经爬上山头,散发出霞光万

在窗外鸟鸣声中,睁开眼睛,翻身坐起。此刻,竟有一种恍恍惚惚感觉,知自己身在何处?定定神,揉揉眼睛,方才回想起昨晚路过此地,天色已晚,未寻得落脚客栈,便叨扰位老人家。随后,老人家好意收留,便在此间借宿一夜。

只是,昨夜和老人家好一番畅谈,觉间竟多喝几杯,现在脑袋尚太清醒。想自己在一个陌生老人家过夜,心中竟涌起一丝久违温暖和感触!

就在时,春兰姑娘和爷爷在院子说话。相隔较远,但听清说些什么?

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穿衣下床,推开门来院子。此时,春兰姑娘正在棚舍喂饲鸡鸭,那些鸡鸭看主人端来食物,飞也似跑过来,争先恐后着抢食。

春兰姑娘见走过来,当即朝微微一笑,招呼:“公子……哥哥,早上好!”说罢,放下手中食盆,拍拍手,抖抖身上尘屑。

也朝她微笑着,说:“春兰妹妹,早安!你一早在忙什么呢?”

春兰姑娘:“我正在给鸡鸭喂食呢!几个月前,我和爷爷去凤凰集市上买回来小鸡仔和小鸭仔,你看,都长么大。”说着,对莞尔一笑。

时,老人从院墙外走进来,手拿着旱袋,见,咧嘴笑:“公子,昨夜睡得可好?”

朝老人躬身一缉,“杨爷爷早安!多谢杨爷爷和春兰姑娘好心收留,晚辈才能一夜安睡!”

杨老爷深吸一口旱,对:“公子必客气,若是嫌弃寒舍穷酸,如在此多住两日,容老朽一尽地主之谊,如何?”

:“晚辈多谢杨爷爷和春兰姑娘美意,只是,晚辈有师命在身,实在能久留。晚辈会忘记爷爷和春兰妹妹收留之恩,晚辈日后一定会来看望你们。”顿顿,当即双手抱拳,皱眉正色说“时候,晚辈也该上路。杨爷爷,春兰妹妹,你们多保重,后会有期,告辞!”说罢,遂欲转身而去。

杨老爷望着口气,拱拱手,缓缓:“既然公子有要事在身,老朽也就再相留,日若有缘,定会再相见!有空就回来坐坐吧!”笑呵呵望着,深遂目光宁静而慈祥。

时,春兰姑娘转身回房间,在她枕头下面一番寻找,手握着个红色小布袋跑出来。

刚走出几步,正欲前去院墙边牵马。

忽然,站在一旁春兰姑娘朝背影喊一声:“哥哥……”她看着背影,一双丹凤眼流露出一丝别样神采,也知是激动?还是伤感?她竟那样痴痴望着身影,似是有些呆

闻声,忍住心下一惊,忙回首:“春兰妹妹,怎么,有什么事吗?”目光闪动,面露疑色。

春兰姑娘呐呐着,两眼眨动着环顾左右,略显有些紧张:“没……没什么!哥哥,是我昨晚为你缝制护身符,送给你!你带在身上,它会保佑你平安,一路上多加小心,保重!”说着,快步跑跟前,将那红色护身符双手递上,脸上挤出一丝凄惶笑容。

住心头一热,朝她微微一笑,双手接过。幽幽说:“多谢春兰妹妹,我一定会好好收藏。”顿,拱手一缉“杨爷爷,春兰妹妹,有空我一定回来看你们,请留步吧,告辞!”

一刻,住心潮澎湃,心中涌起一阵莫名感概!萍水相逢际遇如此真实而美妙,可是一转眼间便就要分别,内心忽然充满离别伤感。人与人之间情意就是样微妙,经意间带来刹那感动,让内心久久能平静。

白马跟前,呆半晌,随即翻身上马,勒住缰绳,朝杨老爷和春兰姑娘望一眼,双脚一夹马腹,白马仰首长嘶,朝着村头四蹄翻腾飞奔而去。

杨老爷和春兰姑娘向挥手,目送着骑马远去。

伴随着一阵“嘚嘚”马蹄声,身影渐渐消失在弥漫晨雾中。

离开杨家村后,又一路飞奔半日,越过山岗田野,一个又一个村庄,终于在晌午时分,来翠华山脚下。

白马甩动着脑袋,嘴冒着白色唾沫,大口喘着粗气,看来长路奔波马已累极。见状,跃下马来,牵着它来一条山涧小溪边,任马喝足水,又跳一番欢快洗浴后,才爬上岸,抖动着身上水珠。

翠华山地处蜀地境内,南北绵延上百,山间峭壁林立,瀑布飞流,古树参天,峡谷幽涧密布,森林还有众多珍稀动物在此繁衍生息。真是一处修行避世绝佳之地!

站在山脚仰望头顶上高山群峰,只见一座巨大山峰高耸在云海间,云雾缭绕中,飘飘缈缈,时隐时现,有如幻境。被眼前壮丽奇妙景色震撼住,心中禁感叹:天堂仙境也莫过于此!是人间?分明就是天堂!

想着,要是能在翠华山上寻得一处农家宅院,长住于此,过着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田园生活,哪该有多好?眼前美妙盛景,让住在心生出一番遐想。忽又想马上便要见着花妹和许伯伯一家,激动之色溢于言表。

翠华山中植被茂密,满山树林郁郁葱葱,生长得遮天蔽日,连那热辣辣阳光都照射透。

通往明月峰总共有两条,一条自前山大门盘旋而上,另一条则从后山山脚蜿蜒而上。前山上山路修缉完好,但有些崎岖平,异常陡峭险峻,登上明月峰需要淌过一个个峡谷,攀登数次悬崖峭壁,有几处栈足两尺,需要侧着身胸腹紧贴山壁,小心谨慎缓慢移动,方可通行。前山路程较短,一条登山曲径通幽,可直达明月峰顶。倘若着急赶路,想要节省时间,从前山攀登是二之选。而后山地势较平缓,只是脚程甚远,需要翻越数座狭长山岭,绕过十数个隘口,历经千回百转,方可达明月峰顶。

在十年前来过一次翠华山明月峰,那时才十二岁,随师傅和花妹一同来许伯伯家做客。在尚还年幼时候,师傅便结识许伯伯,那个时候,许伯伯已是名满江湖大侠。许多年前,江湖上便流传着许枫许大侠辉煌事迹。传闻疾恶如仇,行侠仗义,仁义无双……几乎所有溢美之词都可以用在身上。可见,当时武林,对许大侠尊崇之盛!

依稀记得,当时师傅携带和花妹坐两天两夜马车才赶翠华山们从后山徒步上去,从山脚至山顶,大约耗费数个时辰才达红琴居。

思虑片刻,为节省时间,遂打算经前山步攀登。此刻,一心想是,能快些见花妹!她在许伯伯小住和冷月姑娘一起生活几个月,红琴居典雅别致,风光秀丽,再加上许伯伯什么美食都有,她早已玩得乐思蜀。若是师傅老人家六十大寿日子临近,只怕她还愿意回那个枯燥乏味偏僻茅庐。

虽然登山路早已修缉完好,但山势陡峭,骑马上山显然并是良策,于是,便思索着将白马寄留在山脚下“明月”客栈内。前面远处,有个名叫“飞水滩”地方,坐落在山脚腹地,那有一片农房和几家客栈。而其中最有名,便是“明月”客栈。

牵着马来“明月”客栈门口。此时,正值晌午饭点,大堂上已坐少客人,一个身材瘦削小二哥正在大堂上端茶倒水,跑来跑去,忙得可开交。忽然,抬头瞧见门口站着一个牵马客人,忙快步跑上前来招呼:“位客官,面请!请问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呐?”忙伸手接过缰绳,欲将马牵至后院马圈

正色说:“小二哥,我即刻便要上山去,可否将马驹寄留在客店,劳烦你帮我照料一日如何?”随即笑“料饲银钱,你尽管放心,定会给足。”

那小二咧着嘴笑一脸灿烂,略有迟疑:“客官,您稍等,小就去请示掌柜。”说罢,跑柜台前,和老掌柜一番说

片刻,跑过来,讪讪笑:“位客官,俺掌柜,可以寄留马驹,过,得要一两银子料饲费。客官,您看?”咧嘴笑着,露出一口龅牙。

表情逗乐,呵呵笑:“那敢情好,只要你将我白马料饲周全,我再多赏你五文。”说罢,伸手自怀中摸出几绽碎银递给小二。

那小二双手接过,禁喜上眉梢,忙牵着马往后院走去。

随即走入堂中,在一个靠窗边位置坐下来,时,另一个小二跑过来笑呵呵:“位客官,您来点什么?”

犹豫片刻,对小二说:“给我来半只烤鸭,两个馒头,外加一壶竹叶青。”说罢,将长剑和包袱卸下搁在桌边,正襟危坐。一路奔波,早已是饥肠辘辘,寻思着先饱餐一顿,再上山也迟。

半晌,酒菜便端上桌。随即斟上酒,拿起馒头和烤鸭大口大口吃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便收拾好行李,大步走出店外。此刻,阳光正盛,环顾四周,伸伸懒腰,大步流星往山上走去。

沿着山脚径直走进林荫深处,空山寂寂,一路上没见几个人影。随着一条山间小溪逆流而上,荒野中只能听闻一阵阵鸟叫虫鸣和哗啦啦流水声,再也听声响。

行走在枝繁叶茂树林,脚步由变得轻快起来,昨日经过“黑山谷”截然同。黑山谷上,随处可见山壁上垮塌下来碎石,步履为艰,身旁便是光秃秃陡峭深涧,稍留神就要滑落下山崖,走在上面如履薄冰,异常惊险。

翠华山中,虽也是路崎岖,也密布陡峭崖壁,但路两旁植被茂密,纠缠植被藤萝已经掩盖住悬崖深谷。看上去并没有那样令人心惊,比起那光秃秃黑山谷栈,已知好多少。

心下想着很快便能见着花妹和许师伯一家,心一阵兴奋激动。在山间行走约摸一个时辰,一处山坳上,山坳边是一个巨大深坑,看上去足有三四丈见宽,十数丈见深。面堆满倒塌建筑物残桓,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物品,显得一片杂乱。一只山鹰停在杂物上四下觅食,见有人靠近,立即警觉,振翅飞翔起来,长长翅膀扑腾着,嘴似是叼着一条虫子,朝另一侧崖壁上飞过去。

站在山坳上歇歇脚,忽然经意间,瞥见深坑旁立着一座石碑,石碑看上去年代久远,已有些残损风化,上面刻着“山神庙”三个大字。碑文上介绍山神庙修建时期为南宋末年,距离现在已有数百年历史。碑上建庙铭志上写:此山神庙始建于南宋末年,数百年间香火极盛,但在一次地震中被损毁,而年久失修,直至完全坍塌。

望着眼前残迹,呆半晌,似是在想象着山神庙完整立于悬崖旁模样。休息盏茶功夫,又迈开脚步继续前行。越往前走,山势逐渐变得陡峭起来,蜿蜒曲折,延伸在崇山峻岭间。

觉,一座铁索桥边,那铁索桥飞架在两座高耸山峰之间,粗大铁链深嵌在山壁之中,看上去颇有气势。桥面上铺陈着一张张木板,虽然用铁钉稳固,但每一张木板之间都有半尺宽间隙,往下俯视,可看见下面深遂峡谷,禁让人望而生畏。胆小人是绝敢从上面走过铁索桥险峻异常,心中也禁住直打鼓,但无奈,此间却只有一条路通向对岸,要想登上明月峰,唯有跨过铁索桥。

深吸一口气,定定神,试着伸出一只脚踏在木板上。双手紧抓住两边铁链,刚踩上去,那铁索便轻轻摇荡起来,直骇得咚咚直跳。由自主收缩回脚,心想:早知条路如此险峻,何走后山略为平缓路呢?即便是多走些脚程,也要好过走在上面胆战心惊!唉,看来又是选错路,犯下和之前同样错误。件事要是让师傅知,只怕又将被说一番。若是让花妹和许伯伯知,定要笑话自己胆小

烈日当空,照在大地一片清光。身上衣衫已经被汗湿,一阵山风吹在身上,冷嗖嗖住打个哆嗦。此刻,走已经半山腰,几乎已是一半路程。倘若返回,再从后山绕行,势必要大费一番周折。心想:既然此间建样一座桥,必然会有人通过。既然别人能顺利通过,我又何尝可?

咬咬牙,抱着破釜成舟之心,势必要征服座危桥!转念想,与其是战胜座桥,如说是战胜自己!又迈开一只脚,双手抓稳铁链,摒弃杂念和恐惧之心,两眼平视前方,左脚先踩在上面,铁索又一阵微微晃动,一惊,闭上眼长长吐出一口气,又睁开眼睛,果断迈出第二步。

两只脚都踩在一张木板上,桥身晃荡得更厉害。就在时,忽然灵机一动,萌生出一个计策来:何借力打力,与其颤微微走过去,如借势用“凌波微步”轻功身法飘荡过去。想此处,遂猛提起一口真气,身子向前跳跃而起,脚尖轻点木板,飞身奔腾过去。来对岸,看着断摇晃铁索,心:好险!终于战胜座架在悬崖上桥,终于战胜信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