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 仙凡有别

小说:青云剑仙问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不笑不足以为道 字数:3052

击,没有使用任何武器随意的击,仅仅是击打破精心谋划许久的刺杀。

惜舍弃秘宝拖延时间,使用幻术躲入人群隐藏,徐牧又没有乘胜而追,要然恐怕早已死于他手。

以为他这样放过,他竟然派出手下追杀

才明白原值得他亲手追杀,派出手下回山的路途中埋击以至于这么重的伤。

狼狈逃到这里本以为穷途末路,结果让遇到那老头子,本想吃这老头回复下体力的,结果没想到他居然会医术,而且这人间的医术居然对还有所作用。”

自嘲般着,没等楚忘忧又话,她又开口道“知道像徐牧这类人算使用普通的兵器,也能比平时厉害三分,若是使用斩剑这样的仙剑更是如同画龙点睛强上加强。

换句话算徐牧用根树枝也能杀死,根本用到斩剑。

们凡人面前动,们使用寻常刀剑根本伤,如同以卵击石以卵击石自取灭亡样。”

着话狐拿起刚才楚忘忧掉地上的那柄小刀,纤纤细指轻捏这小刀,只见刀她手中如同纸片柔软,被他捏成团废铁。

接着狐道“普通武器杀们也别以为算有仙器能杀死

这这般仙器有多么稀有,件仙器法宝面前,凡人也根本可能拿起仙器更别驱使仙器,这便是仙凡有别。

凡人想杀死如蚍蜉撼树自量力懂吗。”

“也只要柄仙器能杀死。”楚忘忧趴地上艰难尝试趴起

“哈哈,还是没有听懂刚才的话,看。”话间狐伸出手掌,便出现柄约七寸长的淡金色短剑。

短剑约有七寸长度,剑身皎洁,剑柄呈淡金色却像金银所造,远远观望便能感觉到短剑的沉重和锋利,散发出同于寻常刀剑的气息,想必是传中的仙家法宝。

楚忘忧被那短剑气息深深吸引问道“这是什么?”

“这便是仙剑——金阙。

这柄剑是曾是他的法宝,本因该随它主人起战斗,可他却徐牧报仇时候把它给,要是那混蛋那时也因该随他起战斗的。”狐把玩着手中短剑像是炫耀样。

“用这把短剑能杀死吗?”

“哈哈,小鬼还放弃的妄想,算现把这把剑给能拿起还更别

虽然重伤,但只要想要杀死们和山下小村所有人的人命错错有余。”狐掩饰自己杀意的道。

……”楚忘忧气愤的大喊声,却又停骂狐,怕惹怒到时所有人因为自己的鲁莽遭殃。

“有趣有趣,看着们人露出这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最喜欢

今天玩够,好久没有像今天这么多话,有些饿们两人谁出去个找些吃的。”着狐挥手原本被束缚岩壁上的笃大夫被放下

“忘忧,没事吧?”笃大夫被放下立刻奔向楚忘忧关心询问道。

“师父没事,呢有没有事。”楚忘忧趴地下依旧浑身疼痛站想让笃大夫担心答道没事。

先别话,先扶坐下帮看看。”笃大夫扶楚忘忧到墙边动作熟练的帮楚忘忧治疗上药,好要为狐疗伤所以需要的药物还算齐全。

会楚忘忧便感觉身上疼痛有所缓解,而笃大夫出洞寻找食物去,狐也是还是副悠闲的躺石阶上把玩着手中的那柄短剑金阙。

楚忘忧依靠石壁上看着副悠闲模样的狐,心里暗暗嘀咕着“目前这狐虽然受伤但从刚才看自己和她的差距很大,而且普通的手段对她还无效,所以贸然行动然还会连累到师父和天虞村的人。

目前情况如果狐伤势旦有所好转,她可能会杀自己和师父,狐伤势如此之重普通人早已死亡而她非常人,短期因该会对自己和师父下手。”

只是楚忘忧担心的还止是这,因为这趟他是上山采药的,如果晚上他还能够赶回去的话,巧儿定会担心他,村民们还可能上山寻找自己。

而且他为防止迷路,上山都做记号要是村民寻着记号找的话,所有人都可能会被狐所害。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楚忘忧脑海中停的思索着。

“忘忧,先吃点东西吧!”笃大夫走近楚忘忧递给他个野果。

“嗯”楚忘忧接过便客气的吃天快没吃东西又直高度紧张中,还被狐几下,身心早疲惫

吃过东西后笃大夫又给狐换药,狐依旧是副很舒适的躺石阶上玉体横陈凹凸有致,好副诱惑的模样可楚忘忧却没有半点欣赏的欲望。

享受这草药带舒服的感觉道“老头直是别人的故事,怎么过关于的事,听听。”

笃大夫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好啊。”

楚忘忧听笃大夫打算讲自己的故事,立刻竖起耳朵认真听。

因为他连自己师父的名字和过往都知道,他也曾问过师父,可笃大夫都愿提及后他也没有深追下去,这是笃大夫第自己的故事。

——————

家祖上几代都是医药世家,扬州经营着家也算是小的药馆,生活也算得上是家道小康。

家长辈从小待人和善济助着许多人,其中有与多同龄的孩童,们三人也这摩肩接踵的人群中慢慢相熟。

问三人算的上是总角之交手足情深,其中年龄最长的是位叫吕泊的人,他总是像兄长样照顾们两人。

而和最亲近还是那位叫细辛的小女孩,她做什么都喜欢和起,研读医书她会相伴左右撑伞遮阳摇扇扇风……

她是们三人中年龄最小的,身躯也是柔弱像树苗样风能吹倒,她做什么都笨手笨脚的,结果惹出很多麻烦,每次都是泊弥补麻烦。

细幸她很喜欢做糕点,经常都会做上满满盘香甜软糯给吃,她做什么都很勤快,让她做什么从会有什么怨言。

窗间过马觉中慢慢恋慕于她,但是直隐藏自己对她的情感,怕她只是直把当做兄长,所有的事都是厢情愿,害怕她知道对她的感情后厌恶远离

直到很多年后,那时的已经老成持重已能出师药堂帮忙。

天,她到药堂哭的很伤心,问她究竟发生什么。

才知道原是有人向细幸她家里人提亲,她家中长辈对那人也颇为满意,只要她父母答应的话她久之后便要出嫁。

细幸知道这事后心乱如麻,没等父母话,到药堂。

听完她的倾述后,那时的害怕急害怕失去她,终于抑制对她的感情,向她倾诉所有的爱意。

对她倾述所有情感后,心中忐忑安害怕她从此远离

终于她回答,才知道以前是那么的傻,原她也直喜欢于,只是她于个女子身份也出口。

两人终于破,才知道两人直恋慕于对方却直没出口,都以为对方把自己当成亲人,没有男女恋慕之情。

知道细幸也喜欢后,便毫犹豫让家中长辈到她家提亲。

虽然细幸家境好与家相差悬殊,但家长辈却没有什么贫贱之念,对们两人之事同意

赶到细幸家时,他父母还没答应那家人,见到提亲,她父母看向待人错的份上也同意们的事,和细幸终于如愿以偿

久后成亲彼此起生活几年,直到二十弱冠之年已经完全接管药堂所有事物,而细幸她也有三个月身孕。

本以为以后此做位贤夫良父与细幸相伴生,可是,直到个意外打破们生活的平静。

扬州城中突然掀起阵关于摘星令的传闻,据拥有此令者步青云从此荣华富贵,还可以得到仙人赏赐拥有修仙成道长生的机会。

时间满城为此闹的风雨安,对此却是姑妄听之信,认为那是夸诞之语切实际。

只是此事闹的满城人心惶惶所有人都感到安,许久未平息下,药堂也多因此受伤的人。

天半夜听到院中有异动,闻声而起看去只见人遍体鳞伤的躺园中,奄奄息随时都有可能死去,连忙为他治疗,最后可还是回天乏术久后那人便重伤而亡。

过他死前却给样东西,正是那满城闹的人心惶惶的摘星令。

他为得到摘星令家破人亡亲人子女被全仇家杀害,最后除摘星令落得个无所有,虽然人得到摘星令,但也命久矣这仿佛是天大的玩笑。

死前要能够把他好生安葬,才把摘星令给时并告诫于千万要把他和摘星令之事,告诉除之外的人那怕亲人也行,也要相信周围所有的人。

还告诫如果要去寻觅摘星令的秘密的话,必先抱有必死的决心,也必须要有抛弃切的准备,也要相信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完他便毙命于此。

回想起如果当时听从于他的话,也会落得过如今的地步。

“悔惜,悔昔,悔兮!”

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