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章 被盯上的宋涛

小说:我和我的万妖铃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饮半杯茶 字数:1965

刚从三前妻家里出来就接老爹电话,双龙镇起雾了。

感觉件事寻常。

“大夏天怎么会起雾呢?完全违反了季节呀。看来对方出手了,赶紧回双龙了”。

后山半山腰,个穿着脏兮兮疯子,坐在悬崖边眼睛盯着双龙镇方向。

个中年走了过来,开口说道:

“那两个已经原路返回了,们现在快双龙镇了”。

疯子点点头:

“很好切都在计划内。等们两个们就动手。那个呢?现在什么情况”?

去隔壁村调查死因了,现在应该回来了”。中年回道。

存在是个麻烦,你先去拖住。等边完事就去解决”。疯子吩咐道。

“可是那实在太厉害了,恐怕对付呀”。中年似乎有些情愿。

疯子有点耐烦了,大声呵斥道:

“那天吃完东西后让你走你没走,暴露了,你以为会派你去。你多准备几个瓷娃娃,拖住。你以为让你去和硬拼吗?就凭你是对手”?

“是,小了”。

中年走后,疯子嘴里念叨着:

切都该结束了,等解决了,就是你们死期。好好享受最后时光吧”。

双龙镇后,马上就去了村委会。

老爹,大雾什么时候开始”?问道。

“有两个小时了吧,小底怎么回事呀,妖是已经除了吗”?

件事,句两句也说清楚。以后慢慢给您解释,当务之急是先揪出幕后凶手。样,老爹你让全村都去祠堂集合,会在那设下阵法”。

清楚凶手个目标会是谁,但是既然放出大雾凶手肯定要有所行动。为今之计,只有把村民保护起来,看看葫芦里卖什么药。

村民们听广播内容,个比个跑快。让本来就是很宽敞祠堂显得格外拥挤,毕竟谁都想死。

祠堂里乱七八糟声音听耳朵嗡嗡响,走了出来,找了个安静地方坐了下来。

几天接二连三发生事情。直处于个被动状态,摸清对方究竟是什么?好容易有些头绪了,对方又来了招,让停下来。

虽然已经猜了谁是幕后凶手,可是些对当下情况没有丝毫帮助。找对方位置,搞清对方。让无从下手。只有等待对方出手进行反击。

只手拍在肩膀上,扭头看是村里算命王师傅。

“王师傅,您在里面呆着出来作甚呢”?开口问道。

王师傅哈哈笑:“和你样,烦耳朵快出茧子了”。

“看来王师傅也喜欢清静呀”。回道。

“其实你段时间所做事情,有所耳闻。虽然无缘修道,但是直很向往。当下情况并非你之力可为,若能用地方,你开口就是”。

了解王师傅心情,苦苦追道四十年,却与道无缘。现在自己家乡又有妖作祟,自己又帮上什么忙。那种心情想必是很煎熬吧。

样吧王师傅,您是懂八卦五行嘛。会妖怪来了,你就帮忙看看有什么破损地方吗?您看样如何”?

王师傅顿时脸上笑开了花:“,你放心件事包在身上。那就先进去看看”。

还没走门口,王师傅又返回来了。

“怎么了王师傅,还有别事吗”?问道。

“对了,想起件事来。知道对你有没有帮助。死几个八字都是极阳之象。包括们”。

站了起来,此刻心中迷雾在瞬间全部散开了。

激动抓住王师傅手:“您为次除害添了最重要笔”。

还没等王师傅反应过来已经见了,只留下王师傅独自在原地傻笑。

“现在彻底想清楚了,传说找五个极阳八字灵魂,便可以复活。而那天在墓地,唯独刘巧儿尸体是被妖所为,剩下都是。现在已经找四个了还差个,二叔肯定是,然早就动手了。好,是宋涛”。

赶紧打电话给宋涛,

嘟嘟嘟电话响了几声后,个熟悉声音传来。下放心了,看来对方还没动手。

“宋大哥,你现在第九处了吗”?

“别提了,走半道上碰大雾了,只好返回去。现在马上进村”。

“靠,你现在很危险。你们在村口等”。

话还没说完,那边挂了。知道宋涛那边遇上麻烦了。

时,个飘忽定阴魂拦住了去路。

是找吗,来呀”。

此刻浑身散发着寒气,让寒而栗。阴魂在和对视刻,感觉像在望着深渊。

“李明知道是你,最好给滚”。

虽然直发抖,但是命门还在那个手里。李明壮着胆子向袭来。

直接无视,随手撒下豆子。

“让们陪你好好玩玩吧”。

“宋涛,你定要挺住。来了”。

刚才宋涛刚村口,停下车。个虚体妖怪拳打碎了玻璃,要们反映快结果真好说。

“怎么么多妖呢”?宋涛看十几个妖怪把们团团围住着实有点紧张。

周海搭了句:“靠,谁知道呢。都个时候了干就完了”。

“你说对,弄死们。老子在第九处么多年还没怕过什么,杀呀”。

从腰间抽出刀,上去就是顿猛砍。

快如疾风刀,知砍了对面妖多少次了。可对方依旧没有倒下。

知道身上被被妖戳了多少次了,们知道自己能停。旦停下来,等待自己是死亡。

就在时,防备两被妖击倒在地。浑身是伤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眼前视野也越来越模糊了。

个穿脏兮兮映入们眼中,只听吩咐道:“够了,用再打了”。

“为什么要杀们”?宋涛艰难吐出了几个字,想死个明

“垃圾是用知道原因”。

说完,用手按住宋涛头。用力扯着灵魂,宋涛想反抗,却没有丝力气。

就在灵魂,快要被扯出来时候。空中突然出现,那脚就把脏兮兮给踢飞了。

“对起,来晚了”。

虽然两个现在没有力气说话,但是从眼神中可以感觉们在说:

兄弟,好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