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章.花魁达选举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2605

吱呀声,我身后门又准时

“贝贝~~”充满怨念魔音毫无悬念响起。

不知道怎,自从他借酒消愁晚之后,他就再也不叫我全名

就怎称呼这个问题,我们曾深入探讨过:

“叫你什呢?小珊?”

“不!”又不三井寿,PASS!

……珊珊?”

“我还‘来迟’呢,不行。”

怎样?”粪桶也个没耐心主儿。

我左思右想,干脆叫“贝贝”得,以后遇到美男也可以让他这称呼我,嘿嘿,baby~~

哇,我真太有才,太佩服自己

“贝贝,你又走神。”粪桶委屈抗议,捏着我脸,把我从回想中拉出来。

“我说粪桶,你都失恋个月,你都不腻?”我才委屈咧,这个月他没事就往我这跑,还把股怨念随身携带,“我无辜,拜托你不像怨鬼样缠着我。”

“真无情啊~~”他做怨妇状。

“发神经边去,不妨碍我办正事。”

许久,都不见他再说句话,我纳闷往身后瞟,咦,为什他用种古怪眼神盯着我看啊?

“你干嘛?”

眼神像让我有种不预感。

“贝贝,如果有天我不,你会不会记得我?”

“你得绝症?”般偶像剧都这演。

“算,我走。”说着他起身向外走去。

不知道为什刻我感觉他像样,于我咬咬牙说道:“我会记得你,哪怕所有都忘记,我都会记得。”

他回过身,快步朝我走来。

我大公无私张开双臂,来吧,让姐姐抱抱,可怜孩子。

“你呀,”他没个暴栗,“干嘛说得像我样!”

切,浪费我表情,“大哥,我这叫顺应剧情发展。”

“剧情?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到底装些什东西,”他恨铁不成钢似拍我头,“女孩子矜持点才。”

大家闺秀专利,侵权很不道德滴:“如果让我像你杜小姐样,还不如刀杀我,干脆。”

“呵,也。”转眼他又走到门口,潇洒挥挥手,说声“走”就溜烟不见

他今天到底来干嘛啊?

,八成失恋打击太大,现我可没有闲工夫去管他,因为再过几天就给皇帝选小妾日子,而我终于还没抵住诱惑,屈服南欣MM闪着星光带着满满期待目光之下。

“你就这相信我啊?”我曾这问她。

“恩,我知道姐姐。”她甜甜回答。

?能当饭吃,能换成银子,能钓到美男

我不,我做个彻头彻尾大恶,我永垂不朽!

但为什每次当她脸天真看着我时候,我骨气就死翘翘呢?

这个经验教训告诉我们,长得看,果然有优势滴。

月亮刚挂上枝头,南欣就巴巴过来,我把不容易完成计划案拿给南欣过目。

她看半天憋出句:“姐姐,我……看不懂。”

呃,虽然我毛笔字比狗爬还狗爬,虽然上面还时不时地冒出两句现代词,但……也不至于这不堪入目吧?

呃,我忘,我们世界文字跟他们不同,当初给粪桶写诗词时候也讲解半天才弄出来。

个。

“没关系,姐姐讲给你听”我连忙把计划案收回来,清清嗓子,开始知识讲座:

“根据以往惯例,这个选举主分五个部分,即琴、棋、书、画、舞,每比场淘汰部分。第关比琴,由于海选,我们就奉行‘特立独行’基本原则,简单来说就跟别样,所以我为你量身定制五首风格迥异曲子,按照当时情况再来选择最合适弹。

“第二关比棋艺,这个我就帮不,相信你应该没问题吧?

接下来第三关比诗词,其实来当裁判肚子里都没什墨水,所以我们‘出其不意’,我战略——女扮男装,不但能将你清丽气质衬托出来,还能让观众眼前亮。

“到第四关,般就只剩下高手,这时我们小把戏估计也没什效果,为能杀进决赛,只‘铤而走险’,高手般画画都画山水鱼鸟什,技术上比不上,我们比创新,我们就画美,反正来当裁判没文化内涵色狼,拼

“最后,我们就来个‘天外飞仙’,我就不信拿不下花魁,嘿嘿嘿……”

我得意笑,得意笑……咦,掌声呢,赞美声呢?

转过头,只见她副凝重神情盯着我看,我疑惑伸手她眼前晃晃:“喂,怎,我计划有什问题啊?”

“恩?”她像刚回神样,立马露出她招牌似甜笑:“没有啊,我觉得姐姐想得周全,厉害呢”

“嘿嘿,不太崇拜我,我会不意思。”

南欣挽着我手说道:“从现就开始,姐姐先教我五首曲子吧。”

这里偏僻后院,声音小点应该没关系

“其实音律我也不太懂,这样,你去取琴来,我现场哼唱几遍,你把它们记下来,然后自己再改进。”

,姐姐。”

月华如水,静静铺洒大地上,偶尔会听见清越琴音传来……

………………

终于,万众期盼下,百花争艳花魁大选正式开赛

今次举办地点,本城最大最豪华妓院——暖春阁。

暖春阁,二楼拐角个小房间,这里暂时南欣休息间,我以她丫鬟身份陪她来,此刻我们正趴窗口偷偷向外张望。

天还没黑,暖春阁附近已经片王阳,尽管真正进得去必定非福即贵,但为能尽可能睹百花们风采,还有不少驻守门口、墙边、对门高楼等枪手位置。

不知谁喊声“来!”本就热闹大街像烧开样沸腾时间头攒动,喧哗不止。

这会儿来城南名声仅次暖春阁风月楼花儿们,本来拥挤群众下子就让出条道来,虽然他们很想靠近,但谁也惹不起风月楼背后靠山,于众花儿们坐着小轿,路畅通无阻地进来

阵仗,让我不由自主联想到明星走红地毯。

看着真让火大,凭什我们就步地走过来,还偷偷摸摸像做贼样从后门进。

越想越气,不行,忍不下去

“南欣”

“恩?怎姐姐?”

深吸口气,我咬牙道:“今晚,把这些杀个片甲不留、尸横遍野、尸骨无存!”

“哧。”南欣有些看着我,像个不懂事小孩:“遵命,姐姐”

“说起来,我原以为参赛条件不限话应该会有很多前来,没想到来也没多少啊,大概只有五十几个吧。”

南欣深深眼,叹口气,向我解释道:“只有些渴望飞上枝头,或想借此机会扬名才会来。因为,就算勾栏院也都明白,皇宫,对于没有背景身份低微来说,并不去处。”。

哦,就算思想再封建,这个道理还明白,和平时期风尘女子都不混,更何况现时逢乱世,所以才有想去皇宫吧,毕竟里相对安全。

看着暖春阁里些为选举而忙碌们,我忽然觉得有点悲凉。

以前看些穿越小说时候,只个劲关注主角经历,觉得妓院个不错情节发展地,对些身风尘女子没有留意半点。

,我站这里,身处其中亲眼目睹,才真正明白过来,些迫于生计走投无路可怜女选择沦落风尘时,需勇气和决心。

当各路小花儿们差不多都到场之后,令心潮澎湃花魁大赛也终于拉开帷幕。

阵铿锵有力鼓声响起,周围喧嚣声音立刻就消下去。

这时我才发现,舞台中间不知何时站

袭火红长裙紧贴着她皮肤勾勒出她玲珑曼妙身材,下裙两侧特意留两道裂口,将她嫩白修长腿展示给世看,性感十足,却又恰到处,引浮想联编。乌黑青丝用根红色丝绸缎带扎起,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纤细手指上拿着把红色羽扇,双妖异眸子顾盼间流露出股清冽寒气。

感觉她就团火,远远看去繁华绚烂,可旦靠近,下场必定灰飞烟灭。

“她谁啊?”如果竞争对手话,我只能说赢过她需奇迹。

“她叫火凤,暖春阁老板。”

啥?她老鸨?

居然有这样倾国倾城老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