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采草山寨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2741

吐出“仇”两字的时候,真的真的以头磕墙的冲动!

明知道头脑简单的家伙故作深沉、脸严肃的对说冷笑话,能保证的表情没毫的松动?

答案不能,所以的冲动付诸了行动。

,很明显这个动作让误会了。

“怎,答不上就自残了?”

黑线啊黑线啊,那位穿越同仁培养出群如此极品的的啊,好想采访

“这位女侠,误会了,刚才的猜测表示抗议而已,”哎,还把眼下这难关过了再说吧,“其实,的真实身份——们师傅的结拜之交!”

证据?”

证据?证据才出鬼了!不过,个杀手锏!

“证据就们师傅样,女扮男装!”说着以极其潇洒的姿势把摘下的帽子。

天晓得想摘着帽子很久了!

这位当家也,把打包回“侍寝”居然都不把丢去梳洗下,昨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戴着帽子、穿着外衣以及那虽说不脏但毕竟踩在地上的鞋子!

忍了晚上容易嘛

真的很好奇抱得那舒服的?

脱下帽子的瞬间,屋子里数十双眼睛刷的下子瞪得的,不过不瞪,而那位当家。

这时那位当家的脸色那相当的精彩啊。

好吧,承认的目的达到了。要用那诚恳的眼神博取信任,要诚恳,不笑,不能笑,憋着!

“都退出这个房间十丈之外!”当家明显恼羞成怒了。众女当然不敢怠慢,“嗖”的声就不见了踪影。

惊叹!“好功夫,难道传说中的凌波微步?”

到底?”当家无限逼近,还特意压低了声音。

们师傅的结拜姐妹啊。”

“……当真?”

倒,还以为危险的逼近根本不相信准备杀灭口呢!

“比真金还真!”

“那信物之类的?”

啊,写的字们不认识,所以给了张画了不知道的图案的纸给……”

撒谎的最高境界半真半假!这个世界的字只要穿越过肯定不认识的,但后面那句就真的假话了。

“那张纸呢?”

“本在身上的,但们敲晕以后就不知哪去了。”推卸责任。

“……”

没话说了吧?那轮到反客为主了!

“等等,又怎证明结拜姐妹口中的那个徒弟呢?”

“什……”

“为了保险起见,要核对下,要很快的回答,不能犹豫!”

“啊?”

们的师傅叫什名字?”

“秦瑟”

汗了。不叫瑟情呢!

“出生年月,星座血型,兴趣爱好?”

“不知道,兴趣爱好……泡帅哥吧?”

时候穿过的?”

“穿?穿什?”

呃,换个问法,“们第次见面在什时候?”:

“三年前,星雨解散的时候。”

“最后次见呢?”

“半年前…”

哦哦,半年前,那就还在这个世界的可能性非常的高啊,哈哈,真种他乡遇故知的兴奋感:“知道去哪了吗?”

“说去给们找师爹去了。”

呃,师爹?这称呼?“恩,好了,确定要找的了。”再问下去也套不出用的情报了。

“哦……那怎称呼呢?”

的内心的那个抓狂啊!们真的极品啊,这样就信了?那位叫秦瑟的先驱到底教育们的啊?

不过,这个称呼问题,既要显示出尊贵的地位又要不用冲锋陷阵的那种:

们叫就可以了。”

就在昨天,可怜兮兮的被打包回欺凌的砧板肉,而现在凭着聪慧过的头脑,竟然摇身变成了这里地位尊贵的老

凹凸,真的世界变化太快啊!

详细打听了之后,收集的情报如下:

这个地方叫做采草山寨,由于地处偏僻加上山寨周围他们的师傅秦瑟布下的什阵法,所以这里算得上个修身养性、闪抛尸的绝佳地点。

而根据们的间接描述推断出,这里曾经那个秦瑟想要金屋藏美男的地方。

至于这些少女,虽然数只十几个且年纪都在十五六岁的样子,但个个都身怀绝好的功夫,听们说好像们原本就孤女,被个叫星雨的杀手组织收养,原打算训练成为优秀的杀手,不想训到半被秦瑟毁掉了,这些少女无处可去被秦瑟收为了徒弟。

估计那位秦瑟也想到了,们这单纯到外面的世界会被利用啊之类的,所以给们定了个十八岁之前不能出山寨的规矩。

岁月不饶,在离开后半年,这个山寨的当家惜草同学十八岁了,更可怕的,受的影响,这里的少女们都认为十八岁之后就可以像们师傅样去“采草”了。

“喂,谁告诉们,女睡在起就叫侍寝的?”

此时的正悠然的靠在躺椅上晒着太阳,旁边那个梳着两个麻花辫子的小姑娘毕恭毕敬的站着回答的问题道:“书上说的呀。”

“什书这误导青少年啊?”

“回老,就这些。”说着还真从身上摸出两本小册子

“……居然随身携带?”

“嘿嘿,方便钻研嘛。”

靠,这册子上个字都不认识!算了,估计看了也白看,瞧们那样就知道了。看需要献身说法了,不然这群妮子会直这样“单纯”下去,那可不行。

去吧山寨里的所都召集起。”不得不说,指使的滋味那相当的好哇,“很重要的事要说。”

,老!”说完,就嗖的下不见了。

切,会武功了不起啊,至于这近的路都显摆嘛。

伸了个懒腰,摸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册子。

不要小看它小,它可托了很多关系才搞到的春宫图珍藏版啊,图文并茂,那叫个栩栩如生啊。本想自己扑到美男的时候拿当做参考的,不过现在看,得先那它普及下知识。

片刻后,山寨里的都聚集在了这里,不过……

们山寨里的都女的?”偏过头问站在旁边的当家惜草。

脸微红:“这几个准备拿侍寝的。”

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被绑着的男,嘴角抽了抽:“他们都侍寝过了?”

“没,老个。”

那敢情的“第次”啊,那个汗呐。

算了,正事要紧。

拿出的珍藏版,小心翼翼的打开,开始普及生理知识。

夕阳西下。在这讲的口干舌燥的,不过终于把致的东西都讲完了。现在懂得,当民教师真挺不容易的,天知道为了让他们懂得费了多少脑细胞。

“恩,都懂了吧?”

“懂了。”众女齐声回答。

呃,还真的种在给小学生上课的感觉。

“那好,去准备晚饭吧。”觉得的肚子都在唱空城计饿了。

“那个老……”其中个小姑娘突然叫住了

“咋啦?”

点不很明白……”

“哪里不明白?”快问啊,好饿的。

红着脸,问道:“就,为什说太监不啊?”

呃,刚才说过这个话题?这个解释起好麻烦好抽象的,估计等传都授业解惑之后,就该饿死了。

,面对着双双求知的渴望眼神,咽了咽口水楞没敢说个不字。

忽然的余光扫到被丢在地上无问津的男子。

哼哼,害说半天,这不现成的体图嘛。

顺手提起个看起最轻的,叫们把他扒光了靠着树绑上。

整个过程,这名男子直哭天喊地的,于很具牺牲精神的把直脏了懒得洗的手绢塞进了他嘴里。

这下子世界都安静了,于继续的事业:

家看啊,看出男女之间的区别了?”

“恩恩”众女仔细看了之后齐齐点头。

可那男的真不合作,直在那扭阿扭的,还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影响课堂纪律,在狠狠地瞪了他几眼之后,改为了小声的啜泣声。

“至于刚才的问题,为什太监不因为这里……”顿了顿,说得太过学术性怕们不能理解,那样的晚饭就更加遥遥无期了,于决定长话短说:“就因为太监被阉了之后,比正常的男少了样东西。”

“少了什啊?”

指指他的那里:“就这个,少了它男就不了,就太监了。”

说得够详细了吧,可以开饭了

“为什啊?”

靠,哪多问题啊,老娘怒了!声:“拿刀!”

“老,拿刀干嘛啊?”

“把它割下们自然就知道为什了。”

“唔唔唔!!!”

瞧瞧,这不还没动手嘛,他的反应就这剧烈,眼泪鼻涕都流到堆去了。

看他这拼命挣扎,不忍心道:“老,要不算了吧。”

啊,老说割了就不了嘛,那多不好啊。”

呃,也哦。那样点不厚道。

眯,顿的说道“那们还啥问题?”

“……没了。”

衷心的咧嘴笑:“那就快去准备晚饭吧,要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