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章.卿炎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2797

话说出口,在场的所有人都静默了。

好意思的搔搔头,小心说溜了,忘了这世界的熟语也许们听懂。

“呃,,独孤皓凌,你只抓人的,对吧?”

侧眼看了眼独孤振涑,点点头。

我呼出口气,“,我们有缘再见了,独孤皓凌。”说完,便朝惜草离开的方向跑去。

“放开我,我要去救她们!”

“皇兄……”

“只要她们平安,我保证乖乖跟你回去,五弟!”

没想到这独孤振涑居然还算坏嘛。我小小的诧异了由的回头望了眼,却想跟独孤皓凌的目光相遇,股复杂的感觉涌进心头。我赶紧收回目光,使上吃奶的劲儿朝前院奔去。

还没到达前院,兵器相撞的杂乱声响就已经非常清晰了。

我悄悄的凑上前,只见山寨里的姐妹们正跟群黑衣人打得可开交。仔细的看了看,发现的黑衣人居然也都女人。我咬牙,冲战团大喊:“要打了,大家都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

没人理我。

“干嘛非要你死我活的嘛,大家坐茶,有什事好商量,好好?”

华丽的无视我。

虽然山寨的人武功对都很高,但毕竟没有实战经验,在黑衣人的熟练变招渐渐的竟有些处于风。

TMD,逼我出绝招啊!

边的位黑衣服的大姐,你后面裙子被砍掉了,PP都露出了!”

“你,别看了,就你,头发被削掉了都没发觉!”

……

哼哼,事实证明,女人果然天生爱美的,我这样说,果然有些黑衣人动作迟缓了子,这就让姐妹们抓住了机会,很快局势就有了变化。

得意呀,这她们会更崇拜我吧,哈哈。

“老大,小心啊!”

左边传惜草的声惊呼,说时迟时快,我毫犹豫的立马扑到!

“咚咚咚…”

耳边传几声尖锐物品钉入木头的声音。

我心有戚戚的抬头看。

嗬,乖乖的,几只飞镖从上到整齐的路排高度和深度,根本想把我从头到脚的钉成蜂窝啊!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通常别人叫你小心的时候千万要朝方向看,然,哼哼,你就等倒霉吧。

嗯,你问我怎总结出的?当然看偶像剧咯。

惜草在远处急急道:“老大,你没事吧?”

“嘿,没事没事,”我蹦起,大摇大摆的跳了两

正当我想要找角落回避以免被波及,忽然感觉身后有道劲风袭

得及叫出声,我的世界又陷入了片黑暗……

……

在高唱空城计的胃的执抗议,我极情愿的醒

在睁开眼睛的刹,我整的呆掉了。

有些昏暗的灯光,粉红色的床顶,粉红色的被子,粉红色的帷帐……

我只想说,房主的品味,还真独特啊!

记忆回放,貌似我被打晕了的,而且看这房间的样式,我绝对已经在惜草山寨了。

唉,自从我出城开始,我换地方的方式都被打晕,难道到这里却没有去拜访这世界的神明才招致如此待遇?

“醒了?”

低沉的男音毫无征兆的响起,惊得我子从床上弹了起,慌忙朝四处张望。

由于晚上,屋子里比较暗,我找了半天才发现说话的人。

穿身的黑色坐在盏琉璃宫灯旁边,明黄色的光将妖异的面容生生切割成了两极端:半迎光亮,带三分俊秀七分邪气,美艳绝伦;半隐在暗中,如深潭般幽幽的眼瞳中流动紫色的暗涌,勾魂夺魄。

我的妈呀,绝世美男啊!!

“哇塞,世上居然真的有这样美到冒烟的人?我在做梦吧?”我使劲眨眼,象征性的扯了扯自己的瘦脸,就忙掀被子朝美男冲了过去。

正当我迫及待的想要对伸出按庐山之爪的时候,美男邪魅的笑,竟然……竟然抬手捏住了我的巴!

“段贝珊,但凡长得错的男人,你都喜欢?”

果断摇头,坚决在美男面前承认自己的花痴事实!

你喜欢我吗?”

死命点头!

“喜欢我什呢?”

“因为喜欢,所以喜欢!”

为何我咋感觉像在做智力问答?

“呵,这就你们世界,对‘喜欢’的解释?”

呃,该怎告诉,我刚刚条件反射而已……

刚刚说,你们世界?

“你……你……该会知道,我……我……”

手上慢慢使力,逼得我头与平视,深紫色的眸子里忽明忽暗跳跃戏谑的火光:“嗯,我知道啊。”

我脑子灵光闪,激动的握住的肩:“莫非你也穿越的?”

“时空的转换,你们称作‘穿越’?”双眼弯,“到也贴切。”

我心灰,原同道中人啊,害我这兴奋。

“喂,你知道我世界的?”

“因为,我师傅带你的啊。”

立刻换上副狗腿的表情,“帅哥,可可以让我见见你师傅啊?”

“你见我师傅做什?”松开对我的钳制,转手拿起桌边的茶杯慢条斯理的品了起

“嗯,就问候问候老人家,或者商量把我弄回去之类的事啊……”

轻轻摇头,嘴角微扬:“我师傅,已经死了。”

“呃……死了?”

我傻眼,像这类人都很牛逼很无敌的,怎这样就挂了,我岂去了?

“怎,想回去了?”

绝世美男望我蛊惑的笑。

我全身都有被雷扫过的感觉,酥酥麻麻的,还有点痛。于赶紧摇头,想了想,又使劲点头。

“只有把你带的人才能把你送回去,”茶盅,站起身:“换言之就,你回去了。”

“哦……”还想跟商量重穿的事咧,唉,人算如天算啊。

“咦?”我正在内心惋惜层谋面的强大先驱,忽然绝世美男出其意的把将我抱了起。“喂……你干嘛?”

人,备膳。”

听见我肚子唱空城了啊。嘿嘿,趁此机会使出吃奶的劲往美男身上多蹭蹭,这样绝好的机会错过次就少次啊。

,主人。”

嗯!怎这声音如此熟悉?

忙里偷闲的把目光瞟向领命而去的侍女。

瞟,惊得我魂飞魄散!

别人,居然当初把我脚踢去倒夜香的女版猪八!

我瞪大眼睛仰看美男俊秀的侧脸。

她刚刚,叫这家伙,主人的吧?

“段贝珊,”绝世美男突然低头,额边的散发顺势泻,扫这我的脸颊痒痒的感觉。

“在……”估计我的三魂七魄要集体离家出走了。

笑,同刚才的邪魅,而近乎……有些孩子气?

“你要牢牢记住,在这世界,第遇到你的人我,卿炎。”

我呆呆的点头,任由这样抱走了出去。

房间内,香喷喷的饭菜已经热腾腾的摆在桌上了,我赶紧抓回四处奔散的魂魄,准备好好补偿我可怜的胃。

“你们都去吧,”

,主人。”

众人弓身子迅速离去。我在内心深深的赞美临走时还忘随手关门的侍女。

“我知道你喜欢吃什,就叫人样备了点。”

我满脸堆笑忙迭的点头,可……

“怎动筷?”

“卿炎,你这样抱,我要怎吃啊?”

“噢?喜欢我抱?”做出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就要放开我。

我连忙扯住的袖子,尽量睁大眼睛表达我的真诚:“嘿嘿,我喜欢,非常喜欢!”

边唾弃自己边稍稍换了方便夹菜的姿势。

“呵呵。”

耳边传低低的笑声,我觉得我的耳根子都可以滴出血了。

最难消受美男恩啊,我幸福的叹。

容易拿稳了筷子,忽然,奇重肉团以迅雷及掩耳的速度朝我袭

“咚!”

我感觉整脑袋都在嗡嗡作响。

面捂住受伤的鼻子,面手快的抓住肉团。仔细看,居然只养的过于肥重的鸽子。冷笑三声,我盘算先把它就地正法还交给厨子。

“给我吧。”卿炎闷闷笑伸手从我手中救只肉鸽。

甘心的看它:“你的鸽子?”

“菜要凉了。”卿炎忍笑取鸽子脚上绑的竹筒,好心的提醒我先忙正事。

算了,还先填肚子。

嗬,没想到它竟然还明目张胆的跳到桌上这啄啄啄啄的,喂喂,你都这肥了还吃,小心得肥胖病!竟然敢知死活的回瞪我,你鸟仗人势的东西!要看在卿炎的份上,老娘早把你拖出去油锅炖吃了!

略略浏览了纸条上的内容,又盯我看半响,悠然的将纸条放进了身后的油灯里。

“你就点点都好奇吗?”问。

我大惊,会读心术?“嘿嘿,点点好奇啦~”

“可以问我哦。”

“真的?”

“真的。”

我问了哦……”

“嗯。”

“这只肥鸽到底混到信鸽这份差事的?”

“……”

错觉吧,我怎觉得卿炎的脸色暗了些。

“呃……,你想我问什?”

“比如惜草山寨的些人……”卿炎耐心的徐徐善诱。

我从善如流:“她们怎样了?”

“你关心她们?”挥手放飞了徘徊在桌上觅食的臭肉鸽。

它远去的背影,稍稍迟疑了,才缓缓道:“首先,她们武艺高强却天真无邪、与世无争,按理说会有什仇家;其次,看些黑衣女子出手的样子,要取其性命,到更像在拖延……”

收回目光,继续塞饭:“而且现在看,我应该才群闯入者的目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