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章.这也叫侍寝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2627

朦朦胧胧睁开眼,瞧瞧窗外,天还是黑的,就继续睡……好像看到粪桶一身女装趴在chuang头……裹好被子、翻身。

猛然翻回来,嗬,在chuang头的哪是粪桶啊,分明是一小姑娘!

小姑娘大概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梳着俗可耐的两大麻花辫子,却着一张白里透红的瓜子脸和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此时正托着腮嘟着小zui一脸嫌弃的看着:“大当家的品位真奇怪,怎么会喜欢这样的……”

哎哎,什么表情和语气啊,老娘现在是没长开,等到几年后肯定是风华绝代倾国城。

等一下!记得在快要出城的时候被人从背后偷袭,然后……

是谁?这是哪里?”抱着被子警惕的看着

“靠,连问的问题都一样,拜托点创意好好。”似乎觉得没劲,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刚刚说什么?“靠”?难,莫非……

“呀,大当家来,被撞见就死定,”从门口急急的折回来,奔到窗口准备跃出去,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别怪没提醒大当家选侍寝是几世修来的福分,最好乖乖的要做无谓的抵抗,否则得罪大当家后果很严重!”

这语气,这架势,这……这位美女肯定也是穿过来的,找到组织

要走急忙出声高喊:“也是穿过来的!!”

闻言回过头,皱起眉头:“吧,是被打晕扛过来的。多说,闪啦”说完就消失在窗口

咦,是穿来的?怎么会……行,一定要去问清楚!

刚想起身,才发现竟使上力气。噢,怎么给忘是被打晕丢在这里的,而的目的好像是……

视线往下移动,身上穿的还是出城前新买的件月白衫,shen手摸摸头上完好的帽子,恩,是一身的男装没错,刚才位小姑娘说的侍寝……莫非这世界果然是好男风的??

现在这身体是女的啊!

怎么办?

要是口中的大当家兴高采烈的来,却非常失望的发现是男人,看位小美女的态度,口中的大当家好像是好相与之辈,会会一冲动,就把样这样呢?

苍天大人啊,上帝爷爷啊,要降大任于鄙人,也用这么“煞费苦心”的折磨吧,身中迷药的弱女子怎么脱身?

等等,万一啥大当家的是美男……

是欲拒还迎呢,还是象征性的反抗一下再从呢,还是热情主动一点呢?

还没等想出应对之策,房门就“嘭”的一声撞开

怀着一点点的期待慢慢将视线移过去。

高大威猛的身形几乎将门外的月光全数挡住,月光落在小麦色的皮肤上,闪烁着朦胧的金光,紧锁的浓眉下是一双明亮纯澈的眼睛,红色的zui唇用力抿着,像是在跟谁赌气似的。

没错,是“”而是“他”。

一股悲凉涌上心头,酝酿一下情绪,觉得泪腺准备得差,于是鼓起勇气朝着哇的一声哭出来:“额的神啊,额到底做啥对的事,要如此对额……呜呜……”

是美男就算,居然还是女的,这明摆着要的是男的嘛,连挣扎的余地都没,要是被发现是会死得非常的节奏感么!!

“一大男人,哭什么哭!”恶狠狠的瞪着

吸吸鼻子,哽咽:“男儿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哭,是因为真的伤心嘛!呜呜~~”

神情恼怒的抓起桌上的水杯灌两口,然后很豪迈的摔在地上。

“啪”的一声,死无全尸。

也许是角度问题,怎么觉得看上去特别像是的手没抓稳滑一下才演变成这样的。呆呆的盯着滩尸体,纠结着是否应该相信“眼见为实”这一真理。

“晦气!”咬牙切齿。

这么一说,下意识的顺口接:“岁岁平安。”

说完就后悔,因为这句话很明显的把的注意力转移到的身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的平安代表即将的幸!

一小会,忽然大补走到chuang前,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杀气,用宽大的身躯居高临下的俯视颤颤发抖的:“还什么想说的么?”

惊恐!会吧,是怎么看出来是男人的?就算看出来用这么快就下杀手啊!这位大姐啊,难听过“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句话么!

“没?”

“……。”

“什么?”

“睡觉前喝水好”

“……”

呜呜,光是看着身板,挣扎的念头硬是被死死的扼杀在摇篮里。

眼看着两三下扒下自己的外衣,一跃ShangChuang,双魔爪森森的向shen过来。

往角落一缩,面贴着墙死闭着眼睛。鲁迅先生曾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是勇士,所以请允许用背部来面对这场暴风雨吧!

“睡吧。”一把将按倒,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的世界就一片黑暗

双手护住xiong前,紧闭双眼,祈祷暴风雨来得晚一点、再晚一点……

一秒钟过去……

一分钟过去……

一刻钟过去……

啊啊啊,这样仅仅是抱着啥都干是啥意思啊?现在宁愿痛快,要杀要刮倒是说一句话啊!

黑暗中的表情,所以鼓起的勇气挣扎一小下,“到底要……”

“别闹,睡觉!”

“……”

喂喂,莫是,口中的“侍寝”就是抱着睡觉吧??

一阵吵杂的喧闹声扰的清梦,结果睁开眼睛楞是被吓附体——十几双星光光闪闪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围绕着,是人都会被人都会被吓到!

“呀,醒醒呢!”其中一醒来,发出类似尖叫的声音。

“闪开,让来问问,”一人排开众人窜到眼前,好久才从梳着的两可耐的辫子认出正是昨天认为是穿过来的女孩。

只见微微红红脸,然后一脸期待的望着:“昨天晚上,怎么样?”

昨天晚上?回想一下,咬牙切齿:“抱得太紧,差点没勒死。”

“还呢?”

“还什么?”表示很迷茫。

站在后排的女孩忍住出口提醒:“就是,就是大当家,怎么样啊?”

当然很爽!”握拳悲愤的控诉。一提起气,完全gao懂像这样平板的身材,没几两ròu的骨头架子,是如何觉得像抱枕一样舒服的?

可饶恕的是,睡觉居然还流口水!

“哇噻——”

汗。至于以一种类似敬佩的眼光仰望吧?还啊,到底是谁告诉抱着睡觉就叫“侍寝”的?简直是误人子弟嘛!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谁可以抽空告诉一下,‘靠’‘哇塞’之类的,是谁教的?”

两朵麻花辫子的最先回过神,下巴一扬得意的说:“当然是的师傅喽。”

师傅?莫非,的师傅才是穿过来的位同志?

等等,让分析分析——如果的师傅是穿过来的,么根据一般的剧情这qun少女应该是师傅收留的孤女,而且看能把打晕扛过来,应该是传说中的武功的,最重要的是的师傅应该在此处。

为什么这么肯定?看这么纯洁就知

师傅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故作深沉

问的莫明奇妙,麻花辫子疑惑:“打听师傅干什么?”

“因为,想确定口中的师傅是否是的一位故人。”

认识师傅?”

咳咳,试探着问:“师傅,是是一,女的?”总觉得是女人的可能性要高一些,会收留的都是女孩,还说总说什么“侍寝”“美男”之类的。

“是啊,怎么知?”

嘻嘻,果然是!

进一步试探:“是是很神秘或者神经?”这句完全是废话,穿越女猪是神秘又是点神经!

“是啊,是点神秘。”

会吧,这样就露出一副快要相信的表情,会很没成就感的。

师傅,是是很喜欢女扮男装?还喜欢说一切稀奇古怪的话?”

“是呀是呀,真的认识师傅?在哪么?”

咦,难在哪么?这么好命?

“咳咳,是啊,的。”

“慢着,”位大当家知何时来到屋中,众女一下子一副被逮到的窘样赶紧退到两旁立好。

大当家十分威严的扫视全场,然后慢悠悠的踱到面前:“知师傅的,除朋友,还一种人。”

哦?还啥子人?

眨眼表示疑惑。

眼睛一眯,沉沉的说:“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