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章.夜半哭声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2028

“猎艳计划”进入正轨之后,我才算真正清闲下来,每天几乎都无所事事东晃晃西逛逛。

穿越之前我曾无数次幻想穿越后会怎样怎样,现我才明白,穿越件很美好事,但穿越错红裸裸悲哀

就拿我来吧。

我都条街上转悠几天,还特意把我铜板钱袋掏出来显摆又显摆,为什么就没有一人跑来“不”撞我一下呢?

难道嫌钱太少

不可能啊,现外面兵荒马乱,城内经济萧条,点钱应该对很多人来一笔不数目,而且我又孤身一人弱女子,应该第一目标人物才对,想不通啊想不通啊。

没有人“撞”我,我钱袋怎么会不见呢,我钱袋不见,我才可以去追撞我人,然后就能华丽邂逅各种美男,穿越经典桥段之一,为什么就不管用

好吧,不行,咱换

目标本城最豪华、最具人气酒楼——云来楼。

,现实实太残酷

老娘近二十两银子,却什么都没发生,些来吃饭人既不高谈阔论也不喝酒撒疯,难道一天真可爱孤身少女一直坐靠窗位置都没引起一人哪怕一丁点好奇?

不要美男,我连长顺眼没没发现。

想不明白,我为啥穿过来

相对我郁闷,粪桶倒非常之开心。

时不时约杜放放风筝、散散步、喝喝茶,每天傍晚跑到我绘声绘色讲述他温馨约会,而他讲述也成为世界唯一消遣,没有电视电脑时代,有实况转播也不不错

突然很怀念我以前世界,抽水马桶、电视机、薯片、泡面………

我很忧郁,非常忧郁……

每次我情绪低落就会严重影响我睡眠,不,今天晚上看来又要失眠,一失眠就会想得更多,一想得多就更低落,恶性循环ing……

反正睡不着,干脆去院子里走走吧。

我披上外衣,慢慢得踱到后院。

夜很静很沉,不比前院,没有搔首弄姿迎来送往,没有肆无忌惮调笑喧哗,没有红烛暖帐低呢浅语,仿佛灯红酒绿不过一幅栩栩如生油画,不真切。

块干净大石头坐下发呆,夜里凉风拂我脸上,微微有些疼,却让心情舒坦一点。

突然,一阵细呜咽随着风声钻进耳朵,断断续续

谁,大半夜么幽怨?

呃,应该不会…………

我摇摇头,试图甩掉刚刚冒出想法,就声音更清晰,一高一低抽泣着。

顺着围墙,我心翼翼朝哭声发源地挪去。

一颗枯树下,一十二、三岁女孩瑟瑟缩成一团,乌黑长发随意四周,脸深深地埋双臂中,肩膀随着抽泣声还一颤一颤抖动着。

一时间我惧怕心理瞬间消散,取而代之同情心哗啦啦出来。

快步走到她身边蹲下来,用我自认为很温柔语气道:“妹妹,怎么啦,谁欺负你,告诉,让来帮你讨回公道。”

募地,她抬起头,用泪汪汪眼睛望着我。

哇塞,美女啊!

柔和素净如雪莲一张脸,泛着玉一般莹润光泽,娇嫩双唇微微泛白,挺挺鼻梁,眼睛已哭得有些红肿,长长密密睫毛上还挂着晶莹泪珠,真我见犹怜。

忍不住伸手拭去她眼泪,却不想她“哇”一声哭得更厉害

我手忙脚乱拍着她背,哄道:“乖,不哭啊,乖,有什么事出来,一定尽力帮你,乖……”

话,她努力直起身来,胡乱擦脸,盯着我看半响,摇摇头:“谢谢,可,没有人能帮我。”着,眼泪又有决堤趋势。

“你看,也许我可以帮到你呢,不要哦”我冲她自信一笑。

“真么?”她立刻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跳起来一把抱住我:“一定要帮我哦。”

我好像“也许”两吧,汗呐。

骑虎难下,老娘豁出去。“好好,我答应你,你先冷静下来,慢慢给我听。”

她俏皮吐舌头,听话下来,向我娓娓道来:

“我叫南欣,户部尚书南阳之女。上月,家父遭人陷害入狱,大哥被革职查办。家里试过各种方法想替父亲申冤,没想到些平日里跟父亲称兄道人,要么称病不见,要么假意推脱,眼看父亲问斩日子临近,我迫于无奈,只好委屈自己到里来……”

“为什么?”申冤申到妓院来

“咦,难道不知道吗?”

茫然摇摇头。

“我以为离国人都知道

“离国?”什么国啊?

“天啊,,你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她嘴巴张得大大,一副活见鬼表情。

我很耿直……点头。

“……外国人吧,所以不知道,就听南欣慢慢讲。”她足足盯我十分钟后放弃,开始给我讲解:“片东大路上虽有许多国家,但真正强大只有七,分别离、崎、梓、奎、珂、邱、寅……”

靠,战国七雄啊,不过名字够古怪……

“我们所城叫夕城,离国中心城,有重兵把守,易守难攻,所以里相对来很太平……”她突然停下来,再瞧瞧我,仿佛确认什么,唉口气,继续道:“离国有不成文规定,每隔三年都要从各地烟花地选一花魁出来,以充实后宫……”

晕,离国皇帝也太好色吧,居然连妓院都不放过!

“所以,你意思……你来来参加什么花魁大赛?”

“恩,因为今年正好花魁选举时间。我想救我父亲,只有办法办法。”

“进宫么……后宫可不什么好地方。”想到么一如花似玉绝色将要卷入后宫纷争,忍不住出声劝道。

南欣苦笑一下:“我无所谓……只,到里我才发现,我跟其她姑娘比起来,还差好远,根本不可能被选上……”

“瞎,你我见过最可爱女孩。”事实,我来里没多少时间,也没什么机会看美女。

,你刚才过要帮我……”完,她又用扑闪扑闪大眼睛可怜巴巴望着我,天知道,为什么我对可爱型美女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呢。

我一时脑袋发热,立马拍胸脯答应下来:“没问题,事就包身上!”

,我先里谢过。”

“恩……”

花魁选举吧,我就不信,看么多穿越文,我还搞不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