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莫名其妙的穿了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2372

穿越,是件很离奇、很诡异事情。

但如果它毫无缘由、毫无征兆、毫不留情降临个无辜身上时候,只用四个字就可以将其概括:

莫名其妙!

而更不幸是,本恰好就是个“无辜”。

明明上分钟我还学校厕所里好命捡到张百元大钞,正心潮澎湃仰天长笑着,却不想突然脚下滑,造就失足成千古恨”现代版。

苍天作证,我不过是重心不稳身体微微失衡而已,根本就有跌倒!可是,为什么等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候,居然还是穿越,而且是最匪夷所思灵魂穿越!

,你是怎么想

想到我世英名竟然是毁学校个脏乱差厕所里,我心中就有股无名怒火乱窜!天地可鉴,我从都是循规蹈矩,勤勤恳恳学习,本本分分做,可能小错不断,但大错从不犯滴。

难道,我穿越是有什么伟大使命必须由我完成?

好吧,抱着既之则安之优良心态,我决定定要向穿越前辈们齐,运用我点可怜现代知识这奇异世界里混得风生水起,吃香喝辣,再顺手拐几个美少年当老公。哇咔咔咔咔。

打定主意后,我怀着点点期待环视四周.

咦,想到我身边全都是连颗草都长处黄泥土块。我这才发觉我是平趴地上,身上点儿力气,不但嘴唇还干裂开,全身上下还出现很严重脱水现象。

个悲凉想法脑海里形成:这个身体原主,该不会是……饿死吧?

靠,这几率高得我想哭。

这算哪门子穿越!

我不服!为什么我要穿个“三无”士身上,还是“死”得如此窝囊“三无”(某:“三无”是指:无身份,无地位,无money),不行!好不容易我穿,怎么就这么郁闷回去呢,我还施展我才华,我还享受到丰厚待遇,还有美男苦苦等待着我!

我决定自救。

使出吃奶点点向前挪,巨大求生欲使得我瘫软四肢下子又充满力量,潜力果然是无穷滴。

突然,地面开始微微颤抖,轰隆隆声音由远到近且越越大。我吃力抬头,喝,辆豪华大马车笔直向我驶,激起四周尘土乱扬,都已经快冲到我面前居然速度丝毫不减。

我可能是史上穿越时间最短女猪。呜呜呜呜……

正当我闭目等死时候,周围却莫名安静下。我内心阵狂喜,难不成是经典英雄救美上演?我猛睁大眼睛想清救命恩模样,奇怪是,,连影都有,按理说这马平川,应该什么地方可以躲才对。

感觉有什么东西蹭我,我偏过头,股巨大异味扑面而,我亲爱肺立刻停止运作。

我最后想法是:原口臭这么可怕。

然后,世界片黑暗……

“呜呜呜呜……”

咦,这是什么声音?怎么像是哭丧,难不成我死?不要,老娘活得好好,不信现老娘就诈尸,不是,是跳起吓死你们!

奇怪,怎么还是全身无力

“醒吗?”明明应该是个问句,偏偏用陈述语气说,还真是……有气势

有些吃力睁开眼睛,首先张粉底厚得掉渣肥脸,额妈呀,猪八戒真,还是女版!

“呜呜呜呜呜……”

等眼睛适应些后我才到,这声音源于群少女,她们都耷拉着脑袋角落里低声哭泣。

这……该不会是传说中……

“好,想通就跟我吧。”女版猪戒轻轻挥挥衣袖,角落里有几片粉红色小云朵颤巍巍向她飘去。她嘴角扯出个难笑容,又四下瞧瞧,确定再愿意跟去,便毫不犹豫转身准备离开。

说是迟时快,我拼尽全力使劲向前抓,终于还是不负众望抓住女版八戒裙角。

不顾她嘲弄目光,我很狗腿冲她眨眨眼睛,用我沙哑声音无比真诚地说道:“也算我个吧。”

既然回不去,就快乐活着,我向很现实。

而实践证明,我选择是无比正确

正舒服浴桶中,抚摸着我因积食过多而鼓起胃,种满足感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我发誓,以后就算要死也绝不饿死,太惨无

“还磨蹭什么,赶快滚出!”糟糕,女版八戒。现还不是慢慢享受时候,切都是要付出代价滴。

据我观察和我聪明无比头脑观察后判断,我现地是家很大妓院,我极有可能是被贩子押送少女途中顺便捡,再顺便卖到这里。

哇咔咔,虽然还照镜子,但不难想象,绝对是因为我绝世容颜后,觉得我很有发展空间,市场潜力非常之大,才决定买下

?要证据?喂,这可是妓院,又不是善堂,难道妓院会养有利用价值么?再说,当时我是啥模样,饿死鬼标准形象,这样都能出我价值,可见我完全可以胜任代妖姬,倾城祸水之类称谓。

肯定是神明我以前生活过得并不好,突然良心发现跑补偿我吧。好,为对得起民,对得起读者,对得起我自己,我要抛弃掉以前所有不好种种,努力向上,奋发图强,祸害间。

快速穿好衣服,我迈着轻快步伐脸灿烂奔向正厅,推开门,里面像见鬼样直勾勾盯着我。也是哦,哪有伦落红尘还这么开心,注意低调,要低调!我立马收敛,规规矩矩站好。

“怎么样?”

“恩?”我下意识回答,却发现根本不是对我说。我这才见除女版八戒之外还有几个,话是她对其他,此刻他们目光都停我身上做个动作——撇着嘴摇头。

什么意思

“如何处置?”

晕,又不是对我说。拜托不要用眼神交流,我是当事,有权知道事实真相!

就这样吧”

喂喂,这样是怎样,有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你叫什么名字?”

终于发现我存么。

“段贝珊……!!”

天呐,我都干些什么,居然时口快把我本名说出个让我生跌进地狱名字,我所有不幸罪魁祸首!!万能神,请让我再穿次吧,我已经不想再待这个世界

我努力找措辞挽救:“不是,我不是段贝珊,我名字叫……个……段……”虽然我极力想要说明什么,但是匆忙之间又想不到其他,脑袋里竟然片空白,该死,每次到关键时候就卡壳,救命……

女版八戒脸上挂着“我才懒得管你叫什么”表情,像赶苍蝇似摆摆手,吩咐个丫鬟将我带下去。

这就完?什么跟什么嘛。不过值得庆幸是,这里并知道我名字“深刻”含义,虽然如此,还是觉得很不爽。

房门,我跟个丫鬟身后,左再右,嘿,还别说,这个地方还挺大挺豪华,不错不错。正无限YY中,不小心撞到前面个丫鬟。“哎呀,好痛”我可爱鼻子瞬间阵亡。莫非这丫鬟是吃铁长大

“到”,丫鬟指着前面不远处间破草屋对我说:“下房已经有空房,你今后就待着吧。”

啥?

有,就是莺歌坊后院,整个院子都是你负责,若是有打理好不给你饭吃。”

啥?啥?

“对,我们莺歌坊夜香向是专处理,但是碰巧张婶回乡下去,这段时间你就稍微劳累下吧。”

…………………开玩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