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章.永别了,粪桶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3116

我正美滋滋的想着,忽然整大厅倏地亮起来,震耳欲聋的掌声如潮水般前仆后继的用到舞台上。

而我们的小美女丝毫没因此被吓到,华丽丽的转身留下飘逸的背影给人以无效的遐想。

小小的激动下子,猛然想起请教高人武功的事,于是赶紧抬眼望去,对面是很精致的雅间,可惜时已经是人去楼空

闪得真快,不打听下你的武功路数然后偷师而已嘛,我又不会把你怎么着至于逃得跟奔命似的?大不钱分你点辛苦费

正腹诽得嗨皮,身后传来奔跑的声响,我刚回头鼻子被撞严实,我发誓,我真的星星,好闪好华丽的!

“姐姐,结果出来……”原来是妮子。

结果?对哦,我刚才想得太投入都快忘茬。

选举暗箱操作的,没选上我该怎么安慰她才好?“啊,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要胜不骄败不馁,再接再厉争取下次的胜利……”

我超级不会安慰人,突然要我做么专业的事害我都语无伦次

“胜败乃兵家常事?”小声的重复道。

难道听不懂?对哦,里毕竟跟我那世界的古代是不样的,那我换种说法:“意思是、是失败是成功他娘亲。”

呱呱呱……头顶上只乌鸦剽悍的飞过……

着我的神情似乎点哭笑不得:“姐姐,我拿到花魁。”

“恩,不破花魁嘛,拿不到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你开点好。”我点点头,然后继续搜肠刮肚寻找脑子里为数不多的可以用来安慰人的词汇。

“我的好姐姐,我们成功,我、得、到、花、魁、!”

啥?成功?

请容许我的脑袋当机下,不是暗箱么?不是内定人的么?怎么会成功的呢?难道……我的创意么强悍的征服的人!

“你真是是花魁?”我再次确认下。

“是啊!我是花魁。”

哇咔咔咔,我是传说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才啊!!我忍不住狠狠的抱起,顺便来空中360度带人旋转。

“那颁奖典礼是不是快开始,你还不快去准备?”

“啊?什么典礼?”头雾水。

是宣布花魁然后送花、说感谢词什么的那种啊。”

“那是什么啊?”

呃,得奖都不颁奖的么?什么比赛啊,么不专业!

“打扰两位非常磁性的声音飘过来。

声音,听起来……那么点耳熟啊。

我猛回头,清来人后激动脱口而出:“皓凌!”

“……”

么觉得空气好像瞬间凝固下……场的所人貌似都因为声深情的呼唤而打动么?

还是我们先回过神,疑惑的偏过头:“姐姐认识人?”

认识的定义是什么?只要见过,知道名字算是认识吧?

于是我害羞的点点头。

姑娘,我们还真缘啊。”独孤皓凌直接无视我转向潇洒的笑,又拿出他那扇子摇啊摇的,果然够镇定,不愧是本小姐上的人。

咦,姑娘?回轮到我疑惑:“,你也认识他?”

回答我,只是朝着独孤皓凌盈盈拜:“多亏独孤公子相助,此谢过。”

人按快进么,我怎么觉得台词对不上号呢?“你谢他什么啊?”

甜甜笑,依然没甩我,直直的着我家(?)皓凌说道:“本是介平民,能得离国五皇子相助真是天赐洪福啊,自然是要好好谢过。”

哦,下我点明白,原来能跳过暗箱是因为皇子的帮助啊,我还以为是粪桶同学的功劳呢。

等等,五皇子?独孤皓凌是五皇子?

偶麦雷迪嘎嘎!感谢上帝爷爷,感谢月老伯伯,你们派帅哥嘛,还么费心为我安排么极品的帅哥,叫我怎么好意思不要呢!

“段贝珊。”帅气的五皇子深情的呼唤我。

“我、我啥吩咐?”努力吸回外流的口水,十分狗腿的凑上去。

“……”帅哥十分帅气的眯眯眼睛,喃喃地说句“算,以后的是机会再见。”

什么算,什么再见?

,他是咋知道我名字的,我曾经跟他说过么?

下还要事身,不便久留”说着慢慢收起扇子,朝我抱抱拳道:“我们后会,段贝珊。”

说完还所思的的

喂喂,帅哥你怎么,现流行玩心灵犀的游戏么?可是我们也要先多接触下才能培养出默契的吧,你话说得没头没尾的我怎么猜得出来你话里暗示啥东东啊!

虽然我用眼神极力挽留,可是人家帅哥硬是脾气的用后背对着未来的绝世大美女。

哎,张扬性是非常好的,但是太叫我么扑倒嘛。

“姐姐,明天早我要被送进宫,我们……此别过吧。”低着头,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我愣愣,今天是散伙的吉日么?怎么大家都么热衷于告别啊。

想也对,还要去救出她被冤枉的家人呢……

些失落的哦声。

察觉到我的不舍,抬起头对我笑,我瞬间被电到的感觉,也傻傻的跟着笑起来。

“跟姐姐起的段时间,或许是生最无忧无虑的时候,现忽然要分开竟真的些不舍……”她的眼睛里闪着我不知道的光芒,太过复杂我愣是没明白。

接着,她拿出只手镯轻轻为我戴上,说道:“是我从小的带身边的宝贝,现送给姐姐,姐姐可要好生保管哦。”

着她忽闪忽闪的眼睛,我傻傻的点头。

哎,天下哪不散的筵席,想到以后再没人么甜甜的叫我姐姐,心里些难过。本想再说些鼓励她的话,却不知怎么的开不口。

“姐姐想说什么?”

呼,好像能开口,但是我已经忘记想说什么

,说再多只是徒增伤感,于是我摆摆手说道:“那你多保重,皇宫不比外面,你千万要小心不要被坏人欺负。”

想电视剧里演的宫廷剧,再眼前如花似玉的,不得不叹声可惜啊。可是啥办法,我能做的也只默默地祝福她早日救出她的家人。

第二天大早坐上去帝都的马车,我人呆呆的站街边着那车扬长而去,失落感下子涌上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算是彻底清闲下来,开始的时候我还乐呵呵的满城疯跑的去瞧新鲜,但是没过多久我深刻的觉得古代人的生活真的是太规律太没创造性

当我把全城的妓院都跑熟之后,我彻底的没追求。

不过说来也奇怪,自从上次花魁选举那晚之后粪桶再也没出现我眼前,难道是生病么?古代生病可是件大事,闹不好命呜呼

想到里,我摸摸口袋,貌似储备银子不是很多呢。哎,最近的物价飞涨,估计又是哪里战事吧。

如果粪桶真的……那我不是没经济来源?

戚戚的干掉眼前碗热腾腾的阳春面,然后直奔粪桶家。

粪桶曾告诉过我他家的地址,但是每次都是他屁颠屁颠的跑来找我,所以我从来都没去过他的家。

我站他家门前,见“纪府”两大字很大很富贵的挂门前,跟下面门上那对交叉重叠的“查封”二字形成鲜明的对比。

刚才我打听过,原来粪桶他爹因卷进场官场争斗非常不幸的成牺牲品。据说件事发生好些时候,粪桶他爹直都托关系周旋着,只是墙倒众人推,最后还是被判全家流放。

来最近段时间粪桶的某些怪异举动都是因为啊,而我因为心想着的事竟然都没注意到。

全怪粪桶不好,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诉我,我跟他又不熟又没灵犀样高技术含量的能力,怎么可能从细小的表情动作中得出些嘛!

掏出口袋里的铜板数又数,愣没多出来。

难道我又要回去老老实实的做倒夜香的打杂丫头?难道我穿越过来发扬完“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之后没啥利用价值

既然粪桶不又离开,我死赖啥意义?

干脆出城去吧!

想法冒出来之后再也压不住

仔细分析下,我现身体还没怎么长开,又瘦又小又黑的,张脸更是连我自己都觉得惨不忍睹,如果配上身男装,我想应该不会劫色的危险吧。

至于劫财……到我副难民像,居然还能想到要劫我财的人,不是疯子是脑子进水

来,万事俱备,果然到我出去闯闯的时候

着手里的铜钱,我做很伟大的决定:挑出长得最好的,用绳子串起来挂我优美的脖子上。

古代交通不发达,而且流放多半是被拖去偏远的地方做苦力,估计我辈子都再也见不到粪桶吧……

枚铜钱是我用来缅怀粪桶的,正好是他给我的最后笔钱兑换来的,又正好他的名字里“桐”字。

嘿嘿,么富艺术气息的纪念品只我想得到!

永别粪桶,虽然你离开我们,但你的音容笑貌依然活我们的心中。我定会记得每逢初十五给你多少纸钱的!

下我要真正的像穿越的女猪那样,世界混得风生水起,拐几美男充实我的后宫好好的疼爱之!!

赶紧跑回去小小的收拾下行李,再用剩下的积蓄买几件男装。等切准备绪之后,我毫不犹豫的冲向城门。

正当我踌躇满志兴高采烈的奔向美好明天的时候,命运之神却残忍的挥下他无耻的镰刀!

因为我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后颈麻,眼前顿时片漆黑。

我最后到的画面是传说中的尽忠职守门卫大叔正悠然的抠着脚丫子!!

此时我脑海里浮现句话:出师未捷身先死。

呜呜呜,我不要死得么的不明不白。

英雄,侠客,骑士,随便哪,快来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