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猎艳计划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4005

深深呼吸,慢慢吐气,先顺行小周天,舒活筋骨,再逆行小周天,排出毒素,最后气沉丹田,稳住,要稳住……

“噗哧!”还是没忍住破功了,因为是,憋住了。

哈哈哈哈……”

“喂,说,你笑了整晚了,有完没完啊?”某人貌似也忍住了,要发飙啦。

是,哈哈,,哈哈,是,停下来,哈哈哈哈……”可是摸着良心说真心话,也想停下来,但是没法控制,是无辜滴……

虽然间断笑,但还是很有人道主义精神抽空帮那粪桶公脱离了那大桶,随后还把他带到江边让他梳洗番,现,他正污染纯净江水,而苦命,还要生火帮他烤干洗好衣服。

会如此好心?看嘛,又把人想坏了是,可是二十世纪新好少年,本着助人为快乐之本优良品质,会毫犹豫向需要帮助人伸出了有爱双手。

反正,是坚决承认是因为那五十铜板。

看来今天是没办法天亮之前赶回去了,而巨桶也被粪桶公以解气名义“地正法”了,回去后该怎解释呢?

被打劫了?

年头兵荒马乱,民聊生,也至于打劫倒夜香吧,甚至沦落到连装“黄金“桶都放过?

可能,PASS!

被撞翻了?

没法解释是被谁撞翻啊,而且相信没有谁能有恐怖神力,只撞了都没了吧。而且没有案发现场。

现实,PASS!

还是干脆点回去承认错误,并申请新桶?

唉,估计管怎掩饰她们那群吸血鬼都只会要自己解决。

但是,需要钱去买大桶来继续工作,可能会失去唯避难所,从此流落街头,饱经风霜后,再饿死次……

没有钱真是寸步难行啊。

咦,忘了,是有现成金库嘛。转过头,盯着远处正洗得起劲某人,低声奸笑。

许是察觉到“温柔”目光,粪桶公双手护住胸前,猛地下沉到水下,只露脑袋外面,警惕望着:“你想干什?”

呃,情形,怎熟悉呢?

是应该淫笑两声,再抛出那句经典台词:“嘿嘿,你再怎叫都会有人听到滴,你还是乖乖滴从了吧。”

呕!

你那“尊容”?字横眉,单眼皮小眼,鼻头宽大,嘴唇稀薄,身上除了骨头是皮,连肉都没多少,撇开你身高算,你还有可取之处

算你肯,乐意咧!

说粪桶公啊,”为了偶钱,忍了,“你深更半夜流连杜府外,该会是跟杜家小姐有关吧?”

“哼!”

哇,默认了,单纯?

好,再接再厉:“听说,杜家老爷可是出了名老顽固,要是他知道……”瞥他眼,嘿嘿,有反应,很好,“咳,知道他女儿私下跟你有来往,知道会做何感想?”

“……是付了你五十铜板封口费吗,你还想怎样?”恩,承认,时候他还是蛮有气势滴。

“呵呵,粪桶公你别误会,可没什歪念头,”挤出人畜无害笑容,无比真诚说:“只是想帮你而已。”

“帮?”

“对啊,帮你树立高大形象,把杜家小姐弄到手。”

“哼!凭你?”

“难道公没听过‘人可貌相’句话吗?”说着,微微转头,看向那遥远星空,完美45度角,看起来像像世外高人?

“怎,你脖舒服?”

算了,跟土包般见识,继续。

“纪公还能指望谁帮你呢?你那群酒肉朋友,还是勾栏院姑娘?又或许,们纪大公想凭自己实力去赢得美人芳心?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您会几样?”

猜你啥都会!

“……”意料中沉默。

们杜小姐可是城里大才女啊,她会喜欢你纨绔弟?”

“可是,她刚刚才赠了香囊。”开始动摇了。

“哦?你今晚做了什让她开心?”谅你也干出什

“从朋友那……借了首诗……”底气足了。

借?鬼才信。

“那纪公,你看首诗如何?”

恩……剽窃哪篇好呢。

有了!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柳永《蝶恋花》)

“怎样啊?”得意笑,得意笑。

“好!过……”粪桶公略带迟疑道:“是你作?”

呃,嘛……“是小女故人所作,但敢担保全天下只有人知道,放心好啦”脸皮够厚,敢冒名顶替,汗

“如果你说是真……杜老爷那……”

哈哈,革命要成功了。

“杜老爷也是介文人出生,自然是欣赏才然,为什要把杜小姐培养成佳人呢”哪知道杜老爷是啥出生,乱说猜他也知道。

“你有什条件?”

呵呵,才相处会儿了解了。那进入正题了:“出谋划策,次十铜板;诗词歌赋,每首两银;如果最后成功把杜小姐弄到手,需另付百两,怎样?”

“为什诗词歌赋贵?”

“因为全是珍品又数量有限,所以格外贵咯”谁让记得诗词少之又少,喊把价喊高点怎赚钱啊?

“那另付百两是……?”真是问题宝宝。

幸苦帮你抱得美人归,总要给点红包之类吧”你敢给,咬死你!是高露洁,保证没有蛀牙。(某:你忘了你是魂穿……)

“好!成交!”

笑眯眯伸出手:“君言……”

他看着伸出手掌,愣了愣,还是把手伸了出来:“……快马鞭!”

谁都没有想到,平凡夜里,知名江边,两默默无闻小人物击掌为盟,“啪”声,像星半点火花,坠落了茫茫草原之上,只瞬间,注定会有场燎原之火。

当然,都是后话了。

“你真办得到吗?”粪桶公确认。

“恩啊,恩啊,你放心了,切都包身上!”拍拍胸脯保证道。

“好,钱是问题,姑且相信你回”终于拍案了。

“相信准没错儿~~”

哈哈,马上变成有钱人了。

要为次敛财行动取响当当代号。

“决定了,叫猎艳计划,哈哈哈……”

穿越前辈们,等着啊,来向你们看齐了!

过,计划正式实施前,还有能忽视问题,那计划伟大策划者——继续过般艰苦劳作生活了,于是咬牙请了人,得空时候帮把手。

之所以样做是因为,觉得地方环境还错,平时除了给送饭没人再踏足后院了,可以说那片地几乎是天下,可舍得让出去。

经过番努力,“猎艳计划”风和日丽里正式启动了。

首先,们第步是:转变粪桶公落后精神风貌。

古时候,文人骚客都喜欢搞“以文会友”或“以诗会友”座谈会,古人亦是样,每过段时间都爱“绉”上两句。

今天,正好城南文人举办了“品茶会”,于是们乔装打扮混了进去,伺机而动。

此时粪桶公跟以前那是大样了:身穿袭月白色长衫,手持把白色,头上用白色丝带绑成漂亮髻,他那字横眉被硬拔成了弯月细眉,将他小咪眼衬得稍稍大了些,白净脸上始终挂着他对着镜练了三天温和式微笑。

他,整文弱书生模样,虽算上风姿卓越、温润而玉绝代形象,但比起其他文人,他好看得多了。

阵热闹寒暄后,青衫老者便宣布茶会正式开始。

聚会很早以前是定好了以“秋”为题,所以开始,拿出准备好“佳作”供他人欣赏。

们高雅粪桶公只是静静侧,以副从容淡定微笑拿着他把破扇悠哉游哉扇啊扇

他身后站得脚都酸了,于是趁别人注意时候,下面狠狠地踹了他脚。

“公,您做点什?”言下之意是:你看起来已经很“才”了,拜托要再摆POSS了。

“哦”。他终于坐直身唤来了笔墨纸砚,开始洋洋洒洒写下早备好诗:

自古逢秋悲寂寥,

言秋日胜春潮。

晴空鹤排云上,

便引诗情到碧霄。(刘禹锡《秋词》)

写好后拂拂袖,示意可以拿去交差了。

嘿,没看出来,们粪桶公还是演技派啊。

恭恭敬敬将“他“作品递了上去,有退回了原来位置,刚站好,听到上面传来声巨响,整大厅安静了下来。

抬眼瞟,原来是那青衫老者拍案而起了。

“好,好,好!老夫从未见过此等上品!好,真是好!”

废话,能好吗,那可是们中华几百年来精华。

“纪公?”青衫老者那激动啊,连脖经脉都蠕动了。

余光看到粪桶那副快飘飘然神情,吝啬又赠了他脚。他回头瞪了眼,收敛了下,上前抱拳道:“才纪奉桐,拜见方老先生”。

那方先生边打量他,边发出感叹:“错……”

靠,相牲口呢!赠他白眼。

诗可是你作?”恩,有眼光,能看出他是那块料。

“正是拙作,请问有何妥?”恩,愧是演技派,居然还敢迎上老先生疑惑目光,有前途!

“纪公诗可谓是上上乘之作,清雅脱俗颇为豪迈啊,既然今日以茶会友,恕老朽冒昧,想请公再以‘茶’为题,再作篇,可以吗?”

果然是越老越成精了,过幸好们早料到了会样,所以做了充足准备滴,嘿嘿。

只见粪桶皱微微沉吟,便走到案前,提笔写: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倦,将至醉后岂堪夸。(元稹《字至七字诗·茶》)

写完再拂拂袖,而是很恭敬将方老先生请到案前。

切,欺负弱小家伙,老娘鄙视你!!

是……杂体诗,是端木杂体诗派,真是……已经失传了几十年了,今天又让老夫见到了,天意啊”说着激动握住粪桶手,“你真是百年难得天才,以前怎没发现呢……”

亏得们之前做了点调查,才知道,世界也有人创出了杂体诗,但已失传了很久,所以才敢用首,然,还真记得其他有关于茶诗。

想知道们为什知道会出“茶”题目吗?

哈,回答是:NO,知道。

是把所有当时能想到诗都拿出来了,硬逼着他背了几天几夜才有效果。当然,是有报酬

从那天开始,粪桶美名开始流传,他也算能扶得起阿斗,加上他演技派实力,们要效果出来了,虽然还有流言蜚语漫天飞着,但们只要上层阶级打出名声OK了。

步计划,毫无阻碍情况下,圆满成功!

紧接着进入第二步,趁热打铁、狂轰滥炸、死缠烂打。

假装与杜小姐“无意邂逅”。

天,依旧风和日丽,万里……有云。

杜小姐家里有习惯,是每逢初十五她娘亲要拉上她去庙里拜拜,祈福什。经过思索,决定用那老掉牙招式“英雄救美”。

过程很俗套,但前提很关键,是必须要杜小姐落单才行。

于是们躲暗处等啊等,等到他们回去路上时才好容易逮到机会:杜小姐娘亲知道出于什原因暂时离开了,只剩下杜小姐和她两丫鬟继续赶路。

挥挥手,示意“强盗“赶快上,却半天没有反应。

低头看,喝,居然给老娘睡着了!好大狗胆,花钱请你们来睡大觉

正想拍醒他们,哪想粪桶已经爆发了。

他提着月白衫下摆,抬起脚,对准他们小PP阵猛踢。

狂汗~~~

“哎呀哟……“时间哀嚎声此起彼伏。

“谁?谁那?”马夫同学非常配合勒住了马儿,咦,们有收买他

群刚睡醒“强盗”登上了“舞台”……

“此路是开,次树是栽,要想从此过……后面是啥?”

绝倒!

“留下买路财……”他身后小弟好心提醒他。

然后是杜小姐那方惊慌想逃,被“强盗”拦了下来,“看中”了她美色,想拉回去当压寨夫人,等等。

再然后们“英勇无比”粪桶“正好路过”,于是,路见平拔刀相助。

最后,是英雄与美人“双双把家还”。

其实后来都没怎关注“舞台”了,因为总觉得有双眼睛直盯着看。早茶会时候察觉到了,只是当时人多,加上粪桶太出风头了,太没把它当回事。

没想它现又出现了,粪桶跳出去瞬间,感到了从未有过压力,像是被某种野兽盯上感觉……觉得心里毛毛,很舒服。

直到粪桶他们走远了,“强盗”们又重新聚到了身边拿钱时候那种感觉才消失。

望着身后那片树林,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