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穿越的真相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2649

闻言,啧啧笑:“决定不再装傻充愣?”

没好气一眼,这不都很明显事嘛。

记得到这个世界一个看到一匹臭马,第二个看到那个极度类似女版猪八老鸨,一开始还以为遇到口贩子看姿色不错卖到妓院,现在看完全不回事。

“喂,你干嘛把丢到青楼去?”想这事点愤愤然。

“那时还不确定你要找那个。”两手一摊,满脸无辜相。

就算不你要找,好歹也个未成年少女吧,心肠还真不一般黑!不过,照这样说话,以前那些被窥视不好感觉估计就派在监视吧?

暗暗松口气。

“那你现在把已经确定?”

“确定。”

一双魅眼笑成弯月,好不春风得意样子,就、就……忍不住想喷鼻血!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

肚子吧,要不然等会该贫血

“段贝珊,”忽然唤道,环在腰上手不自觉紧。

方才平和气氛一下子消失不见,一股十分不好预感感袭

都没听见,继续吃。

可不管如何不配合还用力扳过脑袋,于不得不就这样一边努力吞咽一边以高难度姿势仰视那绝世无双容颜。

卿炎垂下眼睑深深一会儿,密长睫毛将眼中暗涌尽数挡去,以至于从这个角度看上去点不真切。

在吃饭。”嘴里还塞得满满饭菜呢。

看着唇角轻轻扬,修长手温柔刮过鼓着腮帮子,带着几分玩味道:“你怎就不问,那个带你这时空?”

心咯噔一下。

不回答,也不恼,指尖沿着脸颊慢慢滑倒颈部:“你怎就不问,为什现在才将你抓回?”

脖子处微麻感觉像电流穿过一般,刚想开口,却不慎被饭粒呛一下,“咳、咳咳……”

胀红脸,急急抓桌上水一饮而尽。

好不容易缓过时候,才发觉慢慢将头靠,悦耳声音忽而在耳边低低,戏谑中带着几分凛冽:“难道你也不好奇,究竟谁?”

唇轻挨着耳朵,说话时候呼出一股暖暖风,感觉些痒,伸手去挠挠。

反问那一连串问题本一直很想知道,可,现在不知道为什,心底个声音在抗拒,总觉得那些答案背后真实无法承受……

“那个,卿炎,吃饱。”

小小一下,这次没再为难,当顺利怀中跳出,脚一沾地就迫不及待想要逃离。

跨出房门瞬间身后那低沉慵懒声音又再次响:“段贝珊,你和那个叫纪奉桐关系?”

疑惑回头,怎会忽然提那个消失许久粪桶

只见卿炎微微眯着眼,状似鉴赏捏着一枚串在链子上铜钱。

下意识摸摸脖子,空

吞口水,小心翼翼斟酌道:“那就一枚普通铜钱,哈哈,因为买不贵重首饰嘛,觉得它长得还算可爱便将就着戴着玩而已。”

卿炎不置可否一笑,缓缓将手合

再张开手时候,那枚可怜铜钱就已经变成寸寸粉末,沿着掌缝散落下

“好内功!”狗腿鼓掌,虽然些不舍那枚纪念粪桶铜钱,但相比之下还跑路比较要紧,“英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一饭之恩不劳您记挂于心,就此别过,拜拜!”

事实证明太天真

还没跑出两步,就被从后面拎,回头就对上卿炎狭长眸子,暗紫色流光中隐隐闪着某种危险讯号。

立马焉,唉,祸躲不过啊。

卿炎像再也懒得跟废话一般,直接拎着快步走到门外。别看小院里安静得跟个鬼宅似,外面却站黑压压一片,居然一点声响也没,都武林高手啊。

一个天旋地转,被扔进一旁马车里。

“哎哟!”揉着被撞疼屁股,哀怨看着随后跟进罪魁祸首。

卿炎隔着车窗低声对外吩咐几句后便径直走到软塌处,摆一个看很舒服姿势躺

粗略打量一下,啧啧,这马车虽小但五脏俱全,连书柜、矮桌之类,桌上水果看很美味,正好没吃饱……

悄悄瞟卿炎一眼,哦耶,正在假寐中。

在第二个苹果做出贡献时,马车开始动

偷偷掀帘子往外瞅瞅,咦,怎车外一个影都没,刚刚不很多

“此去需隐藏行踪,那些跟着不方便。”

吓得一抖,颤巍巍转过头。

卿炎不知何时侧过身将那举世无双俊颜对着,虽然眼睛仍没睁开,但上扬唇角已然昭示此刻心情。

气结,看穿心就真意思嘛?

“段贝珊,你怕?”扬眉,言语中透着些许疑惑。

定神,决定实话实说:“呃,或许因为一点都不解你吧,会对未知事物产生恐惧心理。”

倏地张开眼睛,暗紫色瞳孔流转出犀利锋芒,机械撇过头,努力将目光定格在斜前方矮桌上。

许久,才听缓缓道:“可以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事。”

总觉得在说“你想”两个字时候加重语气。

轻轻嗯一下。

“在这个时空,每隔几百年就会一个特殊出现,那就具十分强大力量,可以洞察世间一切,甚至掌控一切,知道其存在称作‘大祭司’。”

“像现今这样乱世光景已经在这个世界里持续近千年,所都在想尽办法让其终结。终于前不久,在大祭司不懈努力下终于找到解救方法:从另一个时空借一个灵魂,利用她让历史前进。”

倒吸一口凉气:“让历史前进?不知道自己能耐?”

卿炎换姿势,看目光渐渐不再那寒彻:“因为你本身就这个世界中‘异类’,存在就意味着会打乱原本既定命数,不需要多大能耐,在你们那个世界随便‘借’一个就可以。”

“随便借一个?”

啊,怎?”

耸拉下脑袋万分憋屈:“六十亿分之一机率啊,一般倒霉!”

卿炎呵呵笑,笑着笑着竟越发不可收拾,最后干脆放声大笑

看着,一阵心惊胆战。

这事真好笑嘛?

“那你呢,究竟,怎会知道得这清楚?”赶紧转移话题。

?”卿炎好容易止住笑,“崎国国君,以及最大杀手组织‘阎火’,”说着愉悦眨眨眼,“还哦,唯一使命守护你安全。”

不由自主瞪大眼睛。

一种难以言喻幸福感霎时间涌满全身每个细胞,伟大神明啊,就知道你让穿越绝对会为准备一个绝世美男,安排一场旷世之恋!

“嘿嘿~~”忍不住笑出声

卿炎看不住傻笑,也不再说话,闭上眼睛继续养神去

接连赶两三天路,终于在第三天傍晚到达地。

帘子那一刻看周围,马车好像停在一个类似行馆地方。

卿炎似笑非笑看着横尸在车上道:“事要出去一趟,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无力点点头,由着迎出侍女将抬下马车。

天晓得古受得这种颠簸式交通工具,这几天下感觉五脏六腑都像移位一样,痛得呲牙咧嘴,而卿炎却像个没事一样神清气爽,看着就叫泄气。

晚饭洗漱一并跳过,直接一头扑向久违床,一把裹上香喷喷柔软软被子,差点激动得热泪盈眶,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

似乎才躺下没过多久,迷迷糊糊间感觉手边坐

卿炎这快就回

努力撑开眼皮,尽量让自己吐字清楚:“要睡觉,天塌都不许叫。”

翻个身,继续跟周公约会。

“段贝珊姑娘。”

干嘛在“段贝珊”后面加上“姑娘”两个字……

猛然从床上弹,抓上上下下仔细打量。

犹如精心雕琢轮廓,星海般深邃双瞳,扑面而刚毅气息……视线往下,却没看到意想中那样东西。

“你在找这个?”说着拿出一柄纸扇在眼前晃晃。

居然……

“独孤皓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