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章.我是采草大盗?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3977

“感谢诸位捧场,今晚花销都算我头上。”火凤老板,大冬天羽扇摇,不冷

她话音刚落,台立刻发出雷鸣般欢呼声。她妖娆勾了勾唇角,款步了舞台。

接着司仪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好啦,热闹看完,我拉着南欣准备回后台。

位姑娘些面熟,似乎在哪见过?”火凤老板突然从暗处移出来,拦住了我们去路。

哇塞,我们在二楼耶,位美女莫非会瞬间移动?

南欣微微欠身:“火老板怕认错人了吧?”

“哦?”火老板轻掩半面,将目光锁在了我身上。

该不会面熟指我吧?难道个身体以前认识人?如果就惨了,认识主居然还在附近饿死,只能说明个问题,眼前个人非善类

“恩,您认错人了啦。”我也急忙撇清关系,拖着南欣绕过她飞速离开现场。

火老板也并未阻拦,只在我与她擦身而过时候,在我耳边低声说了句话:“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不然会小命不保。”

我诧异抬头望向她,却看到了她戏谑眼神。

位大姐,我觉得长得比较像危险人物

懒得管她,眼最要紧南欣比赛。

从房里取了琴再回到赛场时候,已经快要轮到轮到她了。我想了想道:“实行号方案。”

南欣看顺从点点头,抱着琴上台去了。

哎,我说啥就听啥,孩子怎可以怎相信我呢?

只见南欣款步上台坐定,扫视全场之后轻轻笑开始抚琴,悠扬歌声随之而起:

如果流浪天赋我最美追逐

如果爱情游牧拥该满足

谁带我踏上孤独丝路追逐脚步

谁带我离开孤独丝路感受温度

我将眼泪流成天山上面湖让疲倦时能够扎营停驻

羌笛声胡旋舞为笑为哭爱上全部放弃我全部

爱上了之后我开始领悟陪走了段最唯美国度

爱上了之后我从来不哭

幸福我从来不在乎

旅途我只要记住梁静如《丝路》

根据我们居高临观察,发现今次评委大多满肚肥肠达官显贵,别参赛者都低着头个劲儿弹着,弹还大多哀怨小曲,哼哼,我到想知道qun油光满面眼冒桃心家伙几个通音律

选美女,不选才女,连个主题都没gao清楚。于经过我郑重思考,决定了个方案:不但弹,咱还要唱出来!

果然,引起了评委们小声议论和全场叫好声。

个效果!

事实证明我还得意得太早了。

当我们兴高采烈回到房间,看见我们精心准备女扮男装专用衣服残缺不全尸体。

哇塞,我从来不知道古时候人们行动如此迅猛。

“姐姐,?”南欣担心看着我。

脑袋急速运转着,我刚才在楼上观察时候,在台好像看到了个熟悉身影

“额,个,没事,我来想办法,先去第二场比赛吧。”

第二场赛棋,应该没问题。

来到楼我穿越过重重人qun,果然在个角落处发现了目标。

“嗨,粪桶,也在!”

没错,就我们可亲可爱粪桶公子也。为什可亲可爱呢?因为他身上穿外套从前段时间“改造”开始就月白色,正好我们需要

“咦,贝贝,会在里?”粪桶正跟他狐朋狗友们悠闲吃着小菜喝着小酒,忙里抽空回头望了我眼。

过来,我话跟说。”我朝他勾勾手。

粪桶皱了皱眉,还没开口,他狗友们就开始起哄了。

“哟,纪少,不听说喜欢杜家小姐嘛,快就又了新欢了。”

“不过个,纪少眼光也太差了吧,都看得上!”

“哈哈哈哈”

样?敢狗眼看人低,我身体才14岁还没开始发育呢,万女大十八变了之后就倾城美女了呢!

粪桶无语看了我眼,眼神好似我丢了他样!

我全身血液子就涌到头顶了,就在我准备把内心愤怒付诸行动秒,粪桶非常识时务把我拉了出去从而避免了场流血事件。

“说吧,什事?”寻了处僻静地方,粪桶双手抱xiong脸不耐问道。

我左右看了看,觉得地方还不够隐蔽,于又拖着他往更深更隐蔽巷子钻去。恩,个地方人迹罕至,还许多废弃木箱子做遮挡,很好,非常适合做某些不为人知事情。

站定,我就冲粪桶温柔笑。我发誓,自我出生以来笑得最温柔次,哪知粪桶同学丝毫不领情不说还露出了类似惊恐表情。

好吧,我承认我动机不纯,但我又不做什伤天害理事,只衣服而已,至于嘛

“没事,我只想‘借’外衣而已,”我shen手扯住他衣领,笑得人畜无害,眼神却非常犀利盯住他,我用眼神传达信息“老实点按照我说做不然就完蛋了!”

“不要,我最满意件!”粪桶视死如归巴,奋力搬开了我手死死护住xiong前,摸样活像老娘要把他怎样了似

我不爽瞪着他。

拜托,借件衣服而已,又不女人,小气干嘛。算算时间,第二场比赛就快要结束了,再磨蹭去就赶不上第三场了,我也懒得跟他再废话了,直接shen.出了我安禄山之抓,“乖哦,真急用,千万不要挣扎哦,姐姐会很温柔

月华如水,寂静夜空个小黑巷子里正在上演很纯洁幕:

再不住手,我就大叫了!”

“靠,好像现在叫得不大声样!”

还不住手!”

“少废话,再挣扎老娘就不客气了!”

“呸,好像现在很客气样!”

非暴力不合作吧!!”

“人来呀,救命人调戏良家妇男!!”

虽然我力气经过了前段时间夜夜推粪桶艰苦磨练,但由于粪桶奋力挣扎,我时半会也扒不衣服,眼看时间无多我个焦虑

我手边武器,能棒子敲晕小气粪桶就好了!

等等,武器……我直很不满意我身高,前段时间专门去鞋店定做了加厚几厘米内增高鞋子穿在脚上以掩饰我矮小海拔,尽管不知道鞋底塞了些啥东西,但貌似ting重

哼哼,说来,我内增高鞋不就现成作案凶器

想到此处,我立刻用力推将粪桶按在墙上,弯腰以最快速度脱鞋子,古代最好脱东西大概就鞋子了吧。

正当我把内增高鞋攥在手里准备给粪桶沉痛瞬间,我听到了两声惨叫。

不要看短短瞬间,其实发生了很多事。

我呆了两秒,在脑袋里将刚刚发生情景回忆了

声惨叫来自于我们熟悉粪桶同学,“————唔!”他叫得很绵长却中断得很突然像看到了鬼样声音里充满了惊恐。

听到他惨叫我条件反射直起身来。

然后我就知道了他声音中断具体原因,因为只天外飞脚正中他面部,根据当时光线和脚长度我判断个少年

————噢……”第二声,凄厉度简直堪比杀猪般嚎叫,不过提了几个调嚎叫。当然来自我头顶上哪只脚主人。

所以当我回过神时候,看到流着鼻血晕死过去粪桶,和个在地上打滚小少年。

呃,个正滚得欢畅小少年好像很痛苦样子,还直捂着面……

刚才他踢粪桶时候,我感觉我脑袋撞到了什……他捂地方……

吧,以我脑袋硬度以及瞬间我抬头猛烈程度……

上帝爷爷位小少年里伤得该多重!!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他为什叫得比粪桶还尖锐了!

“喂,,还好吧”

虽然月光微弱,他表情很狰狞,但我还看得出他成为美男潜质,所以他千万不能,残害小美男种千古罪名我担当不起

……”我正打算上前去关心伤势,却忽然感觉到股犹如千斤压力让我动惮不得,哇塞,传说中杀气!

我转了转眼珠,看到了个庞大身躯挡在我前面,黑压压片像座山样给人强烈视觉冲击。

对哦,个小少年咋出现,现在又来了个像山人,难不成……经典桥段中“打劫”?

我现在没空“被打劫”

“呃,位大哥,我身上没钱”也不得交出来,“他比较钱,管他要!”我指向粪桶。不要怪我,谁叫钱,种时候就稍微牺牲啦。

咦,粪桶呢?

我扫视整个巷子,终于在巷子口发现了鬼鬼祟祟预谋逃窜粪桶。

“死粪桶,没义气!!”居然趁乱自己先跑!

粪桶惊,加快了步伐:“贝贝,坚持住,我去找人帮忙。”

怒气值达到顶峰,用尽全身力气将刚才脱内增高鞋狠狠朝他扔过去!可惜偏了,内增高鞋砸在粪桶身旁废弃木箱子上,“咚”声响彻整个巷子,粪桶应声而倒。

哇,不吧,他胆子小,样都被吓晕了?

慢着,刚刚我奋力时候,手感好像打到了什。我疑惑回头,哈,不吧,我运气好,样都可以打中长得像座大山人。

大山闷哼声,shen手想抓我。

逃命要紧!!

我狂奔到粪桶身边,看到了我内增高鞋,现在定做双很花钱个要带走。

视线往,瞅到粪桶,毕竟他不讲义气我不能跟他学习不个也带走吧。

奇怪,鞋子怎取不来?

嗬,不看不知道,我刚丢过来鞋子竟然入木三分了!我爆发力强悍就怪不得粪桶会吓晕了,要个东西正中他脑袋……

画面定很血腥很暴力。

“啪啪”

好清脆鼓掌声。

我猛然间心跳加速,调整呼吸我缓缓抬眼。

位美男穿过街道喧嚣,正步向我走来了!

宛若雕刻出来精致五官,双如海水般蔚蓝深邃眼眸里闪烁着魅惑光芒,弧线优美zui唇边勾起抹略带玩味笑意,玉冠束发,黄衫飘动,纸扇轻轻摇着,他浑身上散发出酷似行云流水般潇洒,还股若若无王者霸气。

偶买雷迪嘎嘎,传说穿越男猪终于出场了

“姑娘真好身手,几子就打败了我两个得力手。”

,他居然在跟我说话!

“卿本佳人,奈何做采草大盗呢?”

喔,受不了,人长得帅,连声音都如此好听

呃,不对,他说啥?“说,采草大盗,我?”

!”虽然采草我向往已久事情,但件事我必须澄清!

把提起粪桶,将他毫无美感脸展示在世人面前,愤怒指控道:“我还没饥渴到连种货色都不放过地步吧!!”

美男轻摇纸扇,眯起眼睛笑:“或许姑娘品位特别吧。”

可以嘲笑我样貌却绝对不能质疑我品位!

“姑娘自己跟我去衙门,还。。。。。”他慢慢收起扇子。

我忽然间感到了丝危险。

“哈,误会了,我不采草大盗,”我竖三根手指对天发誓:“我保证我良家妇女,尚无婚配,上得厅堂得厨房暖得了chuang,绝对居家旅行必备良品……”

“……”

“不相信?我证明给看!”我提起粪桶左右开工,“醒醒,醒醒!”

不得不说,粪桶细皮嫩ròu扇起耳光来手感还真不错。

粪桶终于在我不懈努力清醒了过来,捂着张丑脸,做哀怨状:“贝贝,干嘛打我?”

懒得甩他,我侧过脸对着美男微微笑:“看嘛,我们认识。”

“……”他剑眉轻扬,好像相信了。

“主人”位小少年和大山同学从我身后冒出来,自觉地站到了美男身后。我注意到大山未尽血迹,而小少年还意无意遮着里……

“呃,个,里,没事吧。”其实我还点担心,毕竟当时没控制好力度。

“……”

哇,小美男脸红样子好正太,真想捏几

大美男轻咳几声:“次别轻敌了。”

”他们垂头丧气回答。

美男教训手帅气,啧啧。

“刚才唐突了,请姑娘见谅。”

我嘿嘿笑:“其实也没什啦,人家不介意。”

就不打扰两位了,告辞。”美男拱拱手,潇洒回头,走掉了。

样就走了,剧情不样演

“喂……还未请教公子大名!”我冲美男背景高声呼喊道。至少留名字吧,以为雷锋

走远美男顿了顿,转过身,冲我轻轻笑:“我叫独孤皓凌,记住了。”

哇塞,连名字都男猪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