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粪桶公子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2346

经过努力,我终于勉强掌握了这份工作程序,虽说清洁后院简单活,但要另外那就太惨忍睹了,光对付那惊天地泣鬼神刺激性气味就几乎要了我老命.

其实,我也想过逃跑,但经打听之后我就毅然放弃了。

我所块陆地被称为东陆,听说就这么点地方就有小小三千多国家,平均每公里地方就可能战场,平均每1小时就有上百人死于战乱。最让我瞠目结舌,有次比较战役起因,居然道目光引起

我好奇,那会怎样道目光呢?

总之,现世道太乱了,比我那世界历史上五代十国还混乱几倍。

由于战争和交通关系,每城市基本都自己自足,粮食很紧张,另方面我现城市依山傍水,易守难攻,据说还驻守了几万精英部队,所以相对和平些。

如果我离开这里,只有两种可能:被战争波及,而另种就被饿死。

所以,我再次做了正确选择:留下,继续劳作。

唉,貌似,我这身体好像只有十三、四岁,真严重发育良,仅瘦得吓人,还很矮,面黑齿黄,眼睛虽然还算,但挂这样张脸上,只能够用“突兀”形容了,简直跟非洲难民儿童有得拼嘛。

我照完镜后心都要碎了,并发誓再也照镜了。

魂穿就这点有风险。可我这身体也太那啥了嘛,这还叫穿越女猪么?

行,为了我以后钓美男计划,我定要好好保养,合理安排我日常生活,争取到十八岁时候跃成为合格美女!

就这样,觉过了半月。

我差点被繁多工作压垮时候,上天垂怜,命运转折点终于到了。

切还要从那满天繁星夜晚说起。

那天,我像往常样,夜半三更推着我夜香桶开始劳作。

路上时候,突然发现了条黑影我前面远处跳啊跳,由于天很黑,导致我离那黑影很近时候才看到他。

我当时第反应:僵尸!

我准备拔腿就跑秒,他忽然出声了,貌似还很焦急:“香囊!”

声,把我吓瘫了地上。

惊魂初定后我才看清,那名身材高挑,此时正努力想从他头顶树枝上取下样东西。

我拍拍胸口,长长舒了口气,吓死我了,差点把老娘心脏病吓出:“喂,我说有毛病,三更半夜这装僵尸,找抽啊!”

“啊……啊!”

容我解释下,前“啊”他终于够到他要东西了而发出欣喜,而后“啊”则被我吓到了。

他这吓,脚底滑,手中东西就飞出去了,于,异世界版失足成千古恨”上演了,因为他这滑,他头就毫无悬念撞上了我夜香桶,而这撞正好把桶盖撞掉,他宝贝就“扑通”声栽进桶里去了。

过程气呵成,像事先安排好了样。偶无语ing……

“怎么会这样,我香囊!”那人趴边缘手舞足蹈开始狼嚎:“她刚刚才给我,我还没有把手心里好生看两眼,我还没把偷偷枕头下,每天尽情抚摸啊,怎么就没了呢,我……”

“stop!我拜托,正常点哀悼好好!!”额神,听他这嚎我都想去撞墙了,说得我犯了多么可饶恕罪似

,他停止了哭嚎,坐起身,直勾勾盯着我。

想像下,漆黑夜晚,非正常人这么安静盯着看,什么感觉?对,就那感觉,身上凉飕飕,心里毛毛

“喂,看我干什么?”

去把它弄出!”他咬牙切齿道。

切,叫我去我就去,那我岂很没面

嘴角上翘,看我假笑:“这位哥。看这桶,再看看我,唉,想帮小人确实能力有限,好意思,好意思啊。”呵,身高够,奈我何?

“哼!”他自以为很犀利瞪了我眼,转身折了两根细长树枝,步跃上板车,捏着鼻开始桶里阵乱搅。

我当时就震惊了,他居然还真想把那东西捞上

清冷月光越过他,青石板上印出高挑黑影,夜风灌进了他宽里,更衬出他骨架般枯瘦身材。

突然觉得他身影十分眼熟。

“纪公?”我试探着唤了声。

他忙里抽空瞪了我眼,那眼神仿佛说:“敢说出去我就灭了”。

呵,这位纪我们妓院常客啊,他每次都会跟着群人喝酒,却从真正碰哪姑娘,更别说留宿了。家私下里把他当笑话讲,偷偷猜测:他八成行。

对这种仗着家里有钱就学无术花天酒地纨绔弟,我向嗤之以鼻

“呵呵,纪这半夜三更杜府外溜达,该做什么可告人事吧?”我每天都经过这里,熟悉得了。

“没事,管好嘴!”好家伙,敢威胁我。

“该对杜府小姐有什么企图吧?”继续攻击。

!……”

他反驳话还没出口,阵狂风扑面袭,伴随着“哒哒’马蹄声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惊得我又差点扑地。

抬眼看,人背后插着几面小旗帜,八百里加急快件运送使,看哪里又有战争了。

随后我发现了更恐怖事,纪公见了!

吧,这么短时间就可以闪得这么快,强人!等什么时候得向他请教二,这功夫逃命时候很有用

“啊!”声怒吼后,忽然从我夜香桶里钻出

居然纪公

我那感动啊,没想到他纨绔弟,居然可以为了捞情人送香囊而义无反顾跳进粪桶里,如此无畏精神,忠贞品质,高洁情操,我抱拳道:“为爱牺牲至此,佩服,佩服!”

“狗屁!咳咳,我被,呕,刚才那混蛋撞进,呸呸!”他边说还边呕吐着。

我嘴角抽筋。

早说,害我误会有多痴情,真要脸!

“喂,楞着干什么,过帮我啊!”他边捂着鼻调整呼吸,边奋力往外爬,奈何粪水太滑,时之间他竟然没爬出

这人今天衰到顶极致了,我要离他远点,以免被波及。

进反而退了两步。

“好夜香妹,我付钱,快过帮我!”

视而见。

“十铜板!行了吧”

听而闻。

“好,狠!十五铜板!”切,才为那点小钱委屈自己。呃,貌似十五铜板也少了。战争纷扰年代,物价飞涨啊……

口价,五十铜板!要太过分了,再多我给了!”

见好就收我做人美德,好,看上,我就仗义回!

刚往前蹭了两步,就看见群人向这边走,看样似乎才从哪里喝醉归走路都东倒西歪

好!”纪公当机立断深吸口气……缩进了粪桶里!!

我瞪了眼睛,简直敢相信!

“咦?我怎么好像听到纪少声音啊?”

“谁啊,谁?”

“纪少?可纪奉桐?”

“废话,我们这有几纪少啊?……嗝,恩,有三纪少吧?”

“哈哈,醉了,有五姓纪哥,五!!”

他们嬉闹间渐渐走远了。

“哗”声,我们可怜上演了丑男出浴粪桶版。

“呕,流年利,绝对,咳,呕,能让他们看到我这,呕……”

死要面活受罪,活该!

过……

“原全名纪奉桐啊。”

“怎么了?”

“噗哧!粪桶公啊,哈哈哈哈…………”

奉桐,奉桐,那粪桶嘛!怪得啊,怪得……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