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章.失恋万岁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2603

伏案整天,将花魁选举的各项预备方案计划完毕后,恍然间发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

仿佛到现在为止,所有的努力、心血和青春,都门心思的扑在了“为他做嫁衣裳”件蠢事上了!

额的神啊,辛辛苦苦的穿过来,难道就是为了发扬“为民fu务”的雷锋精神

案上满纸狂草的计划案,的血压断的升高,内心顿时阵狂风暴雨。

此时的只想做件事——撕了它!!!

就在的情感战胜理智的瞬间,“嘭”的声巨响把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

“喂,段贝珊!”

熟悉的声音带浓浓的火药味在身后响起。

好小子,似乎曾经很“慎重”的警告过他,要连名带姓的叫吧。

哼哼,计划案,得救了,现在想撕了,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去做!

“粪桶啊,最近皮痒了是?正好老娘心……情……”

原谅,实在是没有勇气把后面的说完。

因为在转身之后,僵掉了!

眼前背对夕阳扶门而立的男,有如刀刻般分明的轮廓,两道剑眉扭成“川”字,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跳跃明黄的火焰,本就稀薄的唇紧抿,领口微敞,露出光洁的肌肤,夕阳的余辉沿月白色的长衫游-走在他身上,使他在散发出凛冽怒气的同时,又显现出种充满野性的高傲。

此时的,是瞳孔放大、下巴脱臼、口水外流、呼吸受阻、心跳停滞……

大哥,谁啊?

还没等回过神,来把拽过劲地往外拖。

恍惚间,由自主地被他拉到小酒肆,他把按下,而后猛地下将锭银子砸在桌子上。

“小二,给爷把最烈的酒全拿出来.”他怒气冲天的吼道。

店小二笑眯眯的收了钱,飞快的提抱来了几大坛酒,摆好碗筷,说了句“请慢用”又飞快的溜了。

闪得真快,愧是专业的。

时才算彻底的清醒了过来,惊魂未定地看:“……粪桶?”

是吧,他去哪整的容啊,才几天没见而已,变化也太大了吧,虽说恋爱可以使变好看,但也可能跟以前简直判若两啊!

急忙捧起他的脸,仔细的研究,对呀,是粪桶的脸没错呀。

“干嘛!”他脸恼怒的拍掉的爪子,咬牙切齿的说:“本公子现在愤怒得想杀,别惹!”说完,还狠狠的灌了两口酒。

靠,小子嚣张哦!

刚才居然会时走眼才把看成帅哥,肯定是写了天的计划案导致视力下降,加上对美男太饥渴了,才会种出现幻觉!!

此时的粪桶就像暴走的火药桶,边冒烟,边霹雳拍啦的响。

看在他如此危险的份上,忍!

“喂,发什神经啊?”将住压怒火说道。

他没甩,抱起坛子猛灌,大量的酒顺他的zui角涌了出来。

哪是在喝酒啊,简直是在自杀。

“给说清楚!”老娘也爆发了,夺过酒坛把摔在了地上。

次他没有冲乱吼,而是出乎意料的安静了下来,愣愣的看

“靠,别吓,到底怎了,说啊。”

正磨拳擦掌准备严刑逼供的时候,他毫无预兆的扑过来抱住,趴在的肩膀上开始把鼻涕把泪的哭诉:“老天对公平,的命怎的苦哇,的芸儿,忍心弃而去,芸儿啊,的……”

“STOP!!给停下来!!”

的天,是唐僧转世啊,简直连上吊的心都有了!

提取他刚才话里的关键词,想了想道:“被杜小姐甩了?”

杜小姐全名杜芸。

“呜呜,今天好容易逮到机会想亲她,她却说,呜呜呜……”

“晕,说完再哭!”

“她说,她其实,早就有婚约了,呜呜呜”

是吧,婚约?指腹为婚?”

“恩,呜呜呜,她说,可能……呜呜呜……”

愤愤平:“靠之,早说,玩弄感情,真无耻!!”

“就是嘛,次付出的真心,就样,没啦,呜呜呜呜……”

“丫的,要把鼻涕搽在身上!”用力推开他。什嘛,大男恋哭得像奔丧样。

他顺势坐起来,捞起坛酒又灌了起来。

唉,算了让他借酒消愁吧,种事是安慰两句就OK了的。

才发现四周投来异样的目光,有鄙夷、嘲笑、屑、戏虐……

怒了!

“看什看!没见过失恋的啊,小心揍得们连亲妈都认识,滚!”被嚎,周围别过头自己吃自己的。

愤怒,为了翼而飞的百两。

同时也为了粪桶。曾经还以为他是看上了杜小姐也过是看上她长得美而已,但是,段时间相处下来,才发现他虽然是有钱的富二代,却并非是学无术的

特别是他对杜小姐,为了她在短时间死背些唐诗宋词,懂的地方还遍的跑到的草屋来请教,为了她,他几乎再跟以前的些狐朋狗友起喝花酒,而是每天顶身“才子”模样游-走在各大诗会之间。

他付出的努力,都觉得感动。

杜小姐真是的,像种真心的男都已经快绝种了,居然还珍惜,穿越女猪还没遇到呢,郁闷。

粪桶发疯似的灌酒,估计没多久就倒下了,想到还要把他弄回去,更郁闷。

行,要冷静,喝杯水,压压火。

“段贝珊,说,待她错吧”粪桶shen过只爪子搭在肩上。

又叫全名,算了,忍,再喝杯水。

纪奉桐就没对谁好过!”他握拳头,骨节都泛白了。

“恩,恩……”怪了,怎水越喝越辣,“小二,破东西啊,过期了吧!”

“她根本就没有真的喜欢过,从头到尾都是在耍。”说,又摔了坛子。

丫的,还没喝完酒摔了,点都懂节省。

就失恋了次,告诉,老娘失恋了……、三……靠,反正很多啦!”怎舌头有点打结了,呵呵。

次肯定比惨痛!”

听,暴跳上桌子,怒视他:“狗P!告诉交往了两年的,却因为名字而离开了才叫惨痛!”

喉咙好干,再喝口:“口口声声说什喜欢,哈,以为只要付出就有回报,哈哈……嗝,到最后,都TMD滚蛋了!”

感觉有什在拽的裙子,扬起脚就是揣,“别……闹,嗝,还没说完呢。告诉哦,的名字叫段贝珊。”

突然,脚下踉跄,阵天旋地转后跌进了温暖的地方,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真是的,拉来陪喝酒,怎先醉啊。”

“哎呀,听说!”最讨厌说话好好听的

“好,好,

“恩”找了舒服的姿势,继续道:“的名字可是的噩梦呢,知道断背山三字在意味?哈,知道。”

“是,是,唉,小二,拿醒酒汤来。”

“是……说来,对,是断袖,就是龙阳之好的,两美男gao在起的情况,懂了吧?”

“……哧,怪喜欢被连名带姓的叫。”

“错!”乐呵呵的笑,手舞足蹈,“答错了,哈哈,之所以讨厌是因为没穿到男的身上,如果男的,会非常高兴别滴,哈哈。”

“……呵呵,样啊”看到有好几粪桶zui角在抽搐。

“别晃,头晕……”真的很晕,怎老晃呢。

shen手想稳住他,但在碰到他的脸颊后,莫名的觉得很委屈:“呜哇,为什没女变男,为什倒霉,为什没有美男啊,为什……呜呜呜”

“乖,哭啊,就是美男嘛”

切,美男?骗谁啊!赠他白眼。

“来,把喝了,明早头才会痛,乖。”

似乎有什东西抵在了唇边,很硬,气味又难闻。

要!别过头,双手努力的把东西往外推,但的力气很大,过他,眼看碗东西要靠近了,得转移他的注意:“粪桶,失恋可是生中大事,要正确对待。”

果然,他顿了顿。

“来,跟喊,失恋万岁,万岁,万万岁!失恋……唔唔”只大手捂住了的zui。

的姑奶奶,消停会吧!”

扬起脸正想反驳,却在看见他稀薄的唇安静了下来,手受控制的拂上鲜红的rou软。

好像ying桃哦。

最近还真的是没有吃到新鲜的水果呢,样可行,吃水果皮肤可是会变糟的呢。

嘿嘿,就咬口,咬完了再让粪桶付钱就是了,哈哈。

慢慢的靠近,可是ying桃却挣扎想飞走,死命的捧住:“别闹!”

感觉有的呼吸骤然间急促了起来,轻轻喷在的脸颊上,像羽毛划过样。

终于,在差0.001厘米就咬下去的时候没顶住周公的邀请,恍惚间睡了过去。

意识消失前,似乎听见了声叹息,很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