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章.疑云

小说:一代妖后段贝珊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那某某 字数:3086

虽然中间出了点小插曲,但还是成功从粪桶身扒下了件月白衣衫给南欣换

知道,换男装的南欣是样的清丽脱俗,宛如一朵绽放在万花丛中的牡丹,散发出一种俯视群艳的傲气。

她只是站在台浅笑挥毫,一笔一划写得极认真,仿佛是在比赛的擂台之,而是身处在庭院深处的凉亭里,么的闲适自然。

台下些原本都已经审美疲劳的评委们在看到南欣的一刻起就眼冒金光,就足够说明的战略部署是多么的完美。

哼哼,等到“天外飞仙”一出,看谁能争锋。

南欣以高分杀进第四轮,一轮在服装抢眼,而在画的内容

由于比赛时间限,所以每一个选手都是提前画了的,幸们保管的很谨慎,没遭到惨绝人寰的荼毒。

趁着第四轮进行的空挡,赶紧将南欣换下的衣服拿去还给粪桶同学,大冬天的让只穿内衣缩在后院太久时间,还真点过意去啊。

在后院摸索了一阵终于在一个旮旯角落发现了缩成一团虾米的粪桶,连忙把衣服给穿,并双手奉一杯热气腾腾的清茶。

粪桶碎碎念的穿衣,忽然尖叫一声:“的衣服做了什么!!”

无辜的望着晴朗的夜空,也没做什么啊,因为粪桶很瘦所以衣服倒是很合身,但是南欣跟粪桶的身高差距是一点点的大,于是乎一咬牙把衣服稍微改动了一下下而已。

“段贝珊!!”

说了要连名带姓的叫!!”

仅让一个堂堂公子哥在受冻了大半天,还毁了钟爱的衣服,都没跟计较,居然还意思吼!!”粪桶瞬间升级为炸药桶,用自以为很尖锐的眼神鼓着腮帮子瞪着

仔细的想了一下,是挺牺牲的,于是决定破例原谅一次。

啦,回头请吃饭行了吧。”只请得起清汤面,嘿嘿。

粪桶对着一阵磨牙,悻悻地将怒气压下。

心里牵挂南欣,见没啥大碍就准备抬脚走人。

“喂,”粪桶忽然叫住了,问道:“帮的小姑娘是什么人啊?”

仔细的想了想,南欣从见到天起就人前人后“姐姐”“姐姐”的叫个停,于是答道:“应该可以算是妹妹吧。”

们是想夺取花魁?”粪桶的神情似一下子凝重了许多。

的预感一下子梗在心头:“是、是啊,什么对的么?”

扁扁嘴,无奈的说:“难道知道每年的花魁人选都是内定了的么?”

啥?传说中的暗箱操作?居然在么落后的古代都么先进的思想了?帝爷爷啊,怎么没想到一点呢?南欣怎么办,她拿到花魁就没办法进宫,就意味着她家里的人都要死翘翘了!

“哎,看知道啊,也现在告诉了,让个心理准备。”粪桶佯装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的肩。

“粪桶,帮帮嘛,就算拿到花魁,也要是第二或者第三名啊!”个世界除了南欣就只认识了,而仿佛又么一点点的钱财和势力,虽然帮啥忙,但是实在是想到其的办法了嘛。

绝对允许辛苦计划的场表演惨淡收场!

“……”

粪桶的臭脸瞬间沉了下,真是翻脸比翻书快啊。

“粪桶……”继续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紧锁着

哪知铁石心肠的粪桶居然为所动想要转身就走!

最自豪的就是死缠烂打的功夫,跟比耐力是吧,老娘跟拼了!

使出全力向粪桶扑过去……抱住的大腿:“粪桶啊,在只认识了,怎么可以丢下可怜的管啊”

件事,放手!”

发现,今天晚粪桶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放手”,汗呐。但是谁叫真的只跟比较熟呢,大破费一点请吃牛肉面了。

知道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牙咬死抱着松手,就算是用强的,也要达到的目的。

就别怪心狠手辣了!”

只感到腰一痛场景一下子转换成了美丽的夜空,良久之后才反应过被粪桶一脚踹翻了!

心里顿时点委屈,撇撇嘴酝酿了一下,还是没能成功的挤出眼泪。哎,现在知道为啥只能成为偶像派而非实力派了,关键时候的泪腺给力啊!

某个没良心的桶作案后居然还试图畏罪潜逃!就着四仰八叉的姿势在地滚去耍赖道:“个死粪桶,要是见死救,今天就死在面前!”

偷瞄一眼,居然头都回一下!

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抱住离最近的一根柱子:“再往前走一步,就一头撞死在里!!”

靠,但没停竟然还加速了!

老娘跟拼了:“死前一定会用的鲜血将凶手的名字写在柱子——纪、奉、桐!”

“哎,”终于舍得停下了,转过身无奈的看着道:“个叫南欣的夺夺冠,对么重要?”

心头一喜,听话粪桶就是愿意帮忙了,连忙扑去像生怕再跑了似的一般紧紧抱住:“就知道粪桶最了!”

“贝贝,要是身边了,该怎么办?”

切,说的是什么话啊,过是请帮了点小忙而已,难道离开了老娘就活下去了,拜托位大哥,擅长演琼瑶剧的。

把头放在了,偷偷翻着白眼。

抱了一会,突然觉得对劲,正想拉开点距离问问粪桶。

哪知刚刚点动作,粪桶就猛的把重新按毁了的怀抱,可怜的鼻子重重的砸在骨头的胸膛的眼前顿时一片星光灿烂。

干嘛!”鼻子被压扁了毁容了!

的声音从头顶幽幽的飘到耳边:“一会,就样让抱一会吧。”

是征求意见么?再说了,征求意见是用称述句的么!算了,看在今晚确实比较可怜的份又一次宽宏大量的原谅了。要抱就抱吧,反正夜风吹着怪冷的,而粪桶的怀抱像还挺暖和的。

就在怀里差点昏昏欲睡的时候,粪桶一把推开了,把吓了一大跳:“,到底干嘛啊?”

回答,只是往怀里塞了几张纸,些慌乱的说道:“拿着吧,至于个南欣的事,会尽力看看门路可走。”

呃,是哪跟哪啊?

回过神的时候粪桶已经溜了。

拿出塞的纸一看,借着微弱的月光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根据长期看电视剧的经验,个东西应该就是传说的中的银票了吧。

可是,无端端的给银票干嘛,莫非家真的钱到可以乱撒银票的地步?

算了,想通的事懒得再去纠结,人给钱花客气的笑纳了。

慢慢的踱回大厅,刚二楼整个暖春阁的灯忽然毫无征兆的集体灭掉了。大喜,激动的摸索到了栏杆处,凭着记忆往舞台的方向望去。

精心设计的“天外飞仙”,成败在此一举啊!

在灯灭掉之后,暖春阁小小的骚动了一下但很快又安静下了。因为,在舞台的一道光束垂直照了下,而光束中纯白色的羽毛盘旋着滑落下

正当人们心中满是疑惑的时候,伴奏轻轻响起,身穿羽衣的南欣从光束的顶端缓缓下坠,整个大厅只她的周围光包裹着,洁白的羽衣配曼妙的舞姿,一张一弛间挥舞出一股清丽娇媚的气质,像是下凡的仙子般高洁却又让人觉得无限魅惑。

哇咔咔,枉费辛辛苦苦的到处寻觅的优质鹅毛做成的件羽衣,也枉费南欣大把大把砸进去的钱财,要知道,收买暖春阁帮幕后帮忙的小姑娘还强迫她们保守秘密砸进去的钱简直是天文数字啊,都替南欣心痛。

一切进行的还算顺利。

正当满心感慨的时候,一股莫名的压迫感顷刻间从四面八方汇集而,几乎压得大气都敢喘。

感觉,跟次在山很像,但是次感觉更强烈,犹如置身在深渊之中,种切骨的寒意让住打了一个冷战。

试过,在下着狂风暴雨的时候被人丢进咆哮的海里?

反正试过,过,现在貌似正在免费体验种感觉。

置身于惊涛骇浪之中苦苦挣扎却得。

滋味,一个字形容之:累。

可怜的寒毛正一根一根的迎风立正站直。

现在才知道果然精神折磨远比肉体折磨得更伤人,是非常的道理的。但是比较疑惑的是,为何被折磨的是?难道是看长得比较善良?

顶住前方袭的猎猎寒气,强压下噌噌外冒的鸡皮疙瘩,凭着如雷达般敏锐的直觉开始寻找股压力的源。

像是自……对面?

虽然算是找到发源地了,但是现在黑灯瞎火的,鬼才看得清对面是什么情形。

俗话说的:输人输阵。怎么能在一开始就么轻易的认输了对吧。

至少也要象征性的反抗一下再认输。

咬咬牙挽起袖子,挥了挥的小粉拳,然后伸出食指用力指向压迫感的源,然后……缓缓张开五指、画圈、握拳,翘起拇指逆时针旋转一百八十度,猛力向下!

手势的意思是:BS!!哼,本事明着啊!

通过本人的实践事实证明,世界的恶人们果然都是欺善怕恶之辈,过就是小小的示了一下威而已,明的煞气立刻就烟消云散了。

过很奇怪啊,么黑对面的人看得清楚么?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武功?

哇塞,原练武功可以治近视!

简直是广大受近视困扰的同学们的福音啊。

一定要向对面位高人请教一下,把套武功记录下装订成册后集中出版,到时候大把大把的钞票还是乖乖的流进了的口袋么,说定还能挤进全球富豪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