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从八世纪到九世纪的上半叶,拜占庭帝国的诸位皇帝为什么要屡次三番地发动毁坏圣像运动?

大河万里
2021/5/3 19:41:58
从八世纪到九世纪的上半叶,拜占庭帝国的诸位皇帝为什么要屡次三番地发动毁坏圣像运动?
最佳答案:

01 事出有因从头说

公元726年,罗马帝国皇帝利奥三世颁布《禁止崇拜偶像法令》,帝国官方开始对各色圣画和雕塑展开清理,该砸的砸、该抹的抹,由此拉开了轰轰烈烈的百年“破坏圣像运动”序幕。

这个事件的起因,是东西方教会关于圣像(包括雕塑和画像)的不同理解。

关于教义要较起真来,可真难死宝宝了!

《圣经·旧约》里,上帝有说:

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么形象,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

唯恐你们败坏自己,雕刻偶像……自己便被勾引敬拜侍奉它。

照说,不该立圣像。

基督教经典:《圣经》

可同样在旧约全书中,他老人家还有说:

要用金子锤出两个基路伯来,安在施恩座的两头……

二基路伯要高张翅膀,遮掩施恩座。

“基路伯”是希伯来语“天使”的意思,以上下语境看,其实就是人工打造的圣像。

照说,又可以立圣像。

长着翅膀的天使

追根溯源,基督教本是从犹太教派生出来的,犹太教的根本教义,就包括反对多神崇拜和偶像崇拜,因此,只立神龛而无神像。

照说,还是不该立圣像。

然而,任何一种宗教的传播,都不可能与当地的文化传统绝对割离,就连戒律森严的佛教,入了中华,都产出来一个“不立文字,见性成佛”的禅宗。基督教在罗马帝国多神教和神像崇拜的文化底座上生长壮大,凯旋门上偶像林立,万神殿里神仙开会。

照说,还是可以立圣像。

古罗马君士坦丁凯旋门

于是,教堂里终究还是有了圣画和塑像;

于是,今天就被利奥三世一句话,全毁了……

利奥三世这么做,是依据哪条教义呢?

02 “打砸抢”的真实目的

统一稳定的皇权,从来就不是宗教教义的研究者和遵循者,而是解释者和裁判者。

西汉宣帝主持石渠阁会议,东汉章帝主持白虎观会议,都是为了调和儒学的学术分歧,以皇权高压,统一学术思想。北周武帝主持召开天下僧道及百官大会,给三教强行排座次,裁定道一、儒二、佛三。

由皇帝召集并主持宗教大会,裁定教义、处理教务,这是自公元324年,君士坦丁一世皇帝亲召第一届普世基督教大会以来,罗马帝国的悠久传统。

君士坦丁一世铜像

从利奥三世开始,拜占庭的“打砸抢”诸帝,可不仅仅是破坏圣像那么简单,而是搭配一套组合拳:

对坚持崇拜圣像教义的宗教人员,实施人身迫害,流放甚至处死;

撤换君士坦丁堡大牧首,改为赞成“打砸抢”的“自己人”;

大幅扩展君士坦丁堡主教区的管辖范围;

取缔部分修道院,强令修士还俗;

没收教会地产,将其分封给军事贵族和作战有功的官兵;

在全国推行兵农合一的“军区制”,全面替代古罗马行省制度……

看起来非常熟悉吧?没错,在东方——

北周武帝灭佛,僧人还俗数百万;

唐武宗灭佛,铜佛像收回铸钱;

周世宗灭佛,毁掉了天下90%以上的寺院,土地全部收归国有……

统一稳定的皇权下,寺院有人有地又有钱,怀璧其罪。

拜占庭这边,情况也差不多。

教会和修道院可以接受教众捐献、遗产转交、土地赠与,可征收什一税,还有免税特权,说白了,是既开源又节流——那还能不发财吗?

以7世纪初的君士坦丁堡主教区为例,辖区内大小庄园29处,庄园内遍布房产、耕地、牧场、橄榄园、葡萄园……还有手工作坊和大批畜群,吸聚来大量农户。很多青壮年依附在教会土地上,逃脱了帝国的军役和赋税。

中世纪的君士坦丁堡远眺

据统计,当时整个拜占庭帝国有10万修道士,约占总人口的2%。与此同时,因连年战争、瘟疫肆虐,帝国兵员枯竭,在与东方波斯帝国的战争中,投入总兵力一度只有6400人。

说了人和地,再来说钱。

6世纪中叶的拉文纳教区(今意大利中北部),年收入1.2万金币;7世纪时的西西里教区,年收入4.7万金币;北非的亚历山大教区,囤积了57.6万金币的财产。于此同时,拜占庭帝国的官员,最高年薪不过数百金币,像迦太基和拉文纳两大总督区的总督,年薪只有可怜的725—800金币。

——眼红吗?不红才怪!

现在皇帝一声令下,不快去“打砸抢”,更待何时?

03罗马世界的大分裂

毫无疑问,利奥三世开启这场“打砸抢”,在世俗政权来说,其实是为了富国强兵。

按照“论文体”的表述,该当这么说:

政治上强化了中央集权;

经济上遏制了教会产业的膨胀,大幅度增加了国家的税户,充实了财政收入;

没收的土地大多落入军事贵族之手,促进了新兴封建主阶级发展,加快了拜占庭帝国封建化的步伐……

经过“军区制”改革,自由农民实际上成了屯田兵,而军事贵族和僧侣贵族则成了封建主,从此军队成为皇权的强有力支柱。

利奥三世皇帝像

739年,利奥三世在弗里基亚的阿克洛击败阿拉伯,基本解除了东方阿拉伯人的威胁;

747年、752年,君士坦丁五世在东地中海两次击退阿拉伯舰队,从此掌控了沿岸岛屿和制海权;

755年、763年,又是君士坦丁五世,两次击败保加利亚人,来自帝国西部和北部的威胁暂时消除。

又一个世纪之后,拜占庭帝国终于跨入中世纪鼎盛之世:“马其顿王朝”,虽没有之前查士丁尼时代疆域广大,但在强敌环伺的情势下,已经算是一个难得的历史高点。

马其顿王朝疆域

至于“打砸抢”的破坏圣像运动,百年间也是几度起落。

就像当年,北周崇道灭佛,隋文帝杨坚代周自立后,崇佛抑道;后来李唐代替隋朝,又改回崇道抑佛;武则天变唐为周,再次崇佛抑道……

就在武则天称帝近百年后,787年,拜占庭摄政女王伊琳娜召开尼西亚宗教会议,重又尊奉圣像。815年,皇帝利奥五世又召开宗教会议,恢复破坏圣像。再到843年,又一位摄政女王狄奥多拉颁布《尼西亚法规》,恢复尊奉圣像。持续117年的这场“打砸抢”,至此完全终结。

是因为教义解释通彻了吗?

不!

只因为皇权的真正目的,已经达到。

运动反反复复,但抢来的地可没给教会还回去,等到该分的地都分完了,继续“打砸抢”已无实际意义,反而徒增社会混乱。皇权的态度,逐渐从激进变为温和,“破坏圣像运动”自然也就终止了。

但罗马世界的大分裂,从此无法弥合。

经此一折腾,东正教的教堂内便不再有立塑像的传统。

天主教的比萨大教堂

时至今日,你用一秒钟就可以分清楚三大教派的教堂:

既有塑像,也有画像的,是天主教教堂;没有塑像、只有画像的,是东正教教堂;既没有塑像,也没有画像,就是一个十字架的,一般来说就是新教教堂。

东正教的哈尔滨圣索菲亚大教堂


新教教堂

东西方教会也渐行渐远,1054年的那次公开分裂,不过是瓜熟蒂落罢了。

在16世纪时,东部的罗马已经亡于奥斯曼土耳其,西边的神圣罗马帝国还在,当时的德意志历史学家沃尔夫,首先提出了“拜占庭帝国”的说法,从此便约定俗成这么叫了下来。

额娘

2021/5/5 18:12:19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藏咖啡

    2021/5/10 2:25:47

    前言:1449年(明朝正统十四年)土木堡之变发生,明英宗朱祁镇被瓦剌俘虏,也先兵临北京城下。在此危机关头,明朝大臣们拥戴郕王朱祁钰作了皇帝,整合京师的军事力量,号召各地勤王。最终,赢得了北京保卫战的胜利。

    打退瓦剌,取得北京保卫战的胜利,使朱祁钰获得了巨大的声誉,他的帝位是无人能够撼动的。

    (景泰帝朱祁钰画像)

    可是,1457年,朱祁钰病重,卧床不起;一些居心叵测的大臣们乘机发动了夺门之变,拥护明英宗朱祁镇复位,把朱祁钰赶下皇位,不久以后,朱祁钰就在病情好转的情况下,突然死去了。

    朱祁钰之所以落得个如此下场,主要是以下的原因造成的:

    1.朱祁钰在政治上有道德瑕疵。

    当初,大臣们拥立朱祁钰继承帝位的时候,孙太后与朱祁钰、朝廷大臣们约定,朱祁钰当皇帝可以,但是要立明英宗朱祁镇的儿子朱见深为太子。

    当时,朱祁钰是同意的。

    但是,权力的诱惑是常人所无法抗拒的。朱祁钰在坐稳了皇帝宝座以后,他反悔了。经过一番诸如贿赂大臣之类的、令人啼笑皆非的神操作之后,朱祁钰废掉了太子朱见深,改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皇太子。

    这在当时的朝廷中引起了大臣们的腹诽。

    (朱见深,就是后来的明宪宗)

    2.皇太子朱见济不幸夭折,朱祁钰后继无人。

    上天给朱祁钰开了个玩笑。当上了皇太子的朱见济很快就夭折了,而朱祁钰又没有其他的儿子,以致于自己没有了接班人,使得忠于他的大臣们失去了将来效忠的对象。

    3.朱祁钰正值壮年,却突然得了重病,卧床不起。

    眼看朱祁钰大病不起,无法处理朝政,一些大臣们就动了心思,开始为自己以后的荣华富贵作打算了。

    要知道,在封建社会里,朝廷大臣们对拥戴之功是最感兴趣的。

    4.朱祁钰用人不当,信任奸佞,却防范忠臣于谦。

    朱祁钰一直把大将石亨当做心腹亲信。在重病之中,他召见石亨,要石亨代自己去祭天。而此时的石亨已经参与了英宗复辟的密谋,这会儿又亲眼看到朱祁钰病得奄奄一息,就更坚定了发动“夺门”政变的决心。

    至于大家都认为朱祁钰非常信任于谦,其实并不是真的。朱祁钰实际上对于谦是非常猜忌的。朱祁钰一直重用石亨,就是要用石亨在军中的威望来牵制防范于谦的。

    直到“夺门之变”发生后,一开始朱祁钰竟然问道“是于谦吧”,当他知道是自己的哥哥朱祁镇复辟了,这才放了心,连声说“好”。看来朱祁钰一直都担心于谦发动政变,夺走他们朱家的江山社稷啊。

    5.明英宗虽然名声狼藉,可他在朝廷中依然存有很大的政治势力。

    在朝廷中,明英宗朱祁镇的政治势力依然存在,他们暗中一直都在活动,而且,他们还得到后宫孙太后的幕后支持。因此,大家不能简单地以为朱祁镇坐困南宫,在政治上已经不可能有丝毫作为了;其实,他一直都在等待着机会。

    我看历史,有一点儿心得:大凡能够丧权卖国之人,都是能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政治斗争高手。

    与自己这位觍颜“北狩”的哥哥比起来,朱祁钰实在是太嫩了些儿。


    综上所述,朱祁钰的下场是必然的。

  • 真人真信

    2021/5/15 7:23:15

    汉人,在宋朝达到经济巅峰后就有点飘了,看不上周边的不毛之地,顶多将其当作附属和缓冲地带。

    宋朝不是没能力收复北方,而是上至皇帝、下至平民,都享受够了安乐窝而不想收复,别说金人、蒙古人,连北方的汉人都看不起。

    明朝是一样的,汉人仍然是没有动力收复北方,一直是天子'守’国门,从没讲北方是故土,如果有南明,顶多是南宋,不可能是东汉,所以某种角度讲应该感谢清朝,只有北方少数民族才把北方也当“内地”,而清朝除了不是汉人更不姓朱外,他和明朝的关系完是东汉和西汉的关系。唯一遗憾的是明清两代没有守住缅甸、越南以及东北出海口,不过后来者连蒙古也没守住也就没脸苛责满人了。

相关问题